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9章 分头行动(上)
章节列表
第19章 分头行动(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秦书圆猛地睁开眼睛,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在床上躺着发了一会儿怔,她才从刚醒来的呆滞中慢慢恢复。眨了眨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半点儿睡意都没有了,只好叹一口气,爬了起来。
倒上一杯开水捧着,走到窗户边。窗外路灯的昏黄光芒透了进来,洒在她的脸上,泛起一层朦胧的光冕。
秦书圆呆呆地看着窗外寂静无声的城市,心里却是按捺不住的焦躁。这股焦躁似乎从身体各处拥挤而来,全没半点儿头绪。
“呼,还是没法忘掉啊。”秦书圆微微叹息,嘴角掠过一丝苦笑。
刚才,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靠山村这次在泥石流事件中死去的95个人的鬼魂前来找她,怪她没有为她们申冤,就在她恐惧得想要张口大声辩白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可是现在醒了,秦书圆却还是感觉和在梦中差不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烧灼着她,让她片刻不能安心。
作为一个经常会接触到第一手新闻的聪明人,秦书圆自然可以一眼看出这次的泥石流事件里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大得能够让那些专家们缄口不言,还强大到能够实行****。从台长办公室出来后,秦书圆就发现现在几乎已经找不到任何对泥石流事件有置疑的声音了。无论报纸还是电视,总结泥石流的原因无非就是两个字——意外。
“砰——”
秦书圆一拳砸在墙上,怒火不自觉地就涌上了胸膛。
什么叫意外?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意外的事情。任何事情之所以能够出现,总是会有一定的成因。现在这些人居然想用这个词来解释一切,分明是想隐瞒某些东西。
“闺女,还是你们记者好啊,要不是你们来了,我们被人打死了都没人知道啊。”昨天下午离开YC县的时候,那个拉着她的手激动地说着感激话的老大娘的面容突然在脑海涌现。当时,她因为节目组能够赶到那里去帮助她申冤而显得多么高兴啊。
新闻工作者,就是要把事实报道给大众知道——这一条一直是秦书圆的座右铭。老大娘的感激她并不在意,因为她只是报道事实而已,获得了别人的感激也只是额外的奖赏。而现在……她却不能把这次泥石流的真相给报道出来,这实在是让她有着一股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可是秦书圆虽然是热门节目的主持人,但毕竟不是什么有实权的人物,她无法对那些专家实施影响,让他们把自己的疑惑说出来,所以,她虽然有意追查真相,但却因为根本找不到突破口,无法取得进展。
想着泥石流的事情,秦书圆突然又想起了杨瑞和方若凝这两个人来。他们两个也算泥石流事件的见证者,想里找他们帮忙,他们肯定会愿意。可惜,方若凝虽然有武功,却不能在这方面帮上她的忙。至于杨瑞就更不行……对了,杨瑞不是说他父亲是地质学家吗?
秦书圆顿时兴奋起来。她之所以没有任何进展,就是因为无法得到一切确实的分析。而现在如果有杨瑞父亲这个地质学家的分析帮忙,说不定就能找到突破口呢。
如果不是现在还在半夜,秦书圆几乎就要忍不住立即给杨瑞打电话。这件事情困扰了她一整天,只要有任何进展,她就别提多高兴了。
“呜——”
窗外的道路上,突然有一辆轿车以至少超过100公里的时速穿过,带起的风声震得窗户都微微抖动起来。
“无聊的飙车族。”秦书圆皱了皱眉头,转身走到电脑前坐下。既然想去请教,当然得先准备好资料,所以在这之前,得先上网搜索一番。
※ ※ ※
驾车在路上狂奔而过的余华自然没有刚才还有人骂她“无聊”,此刻她的精神除了留出一小部分留意路面的情况外,剩下的几乎都放在了车后座的杨向东身上。
即使是被放到车上这样一路颠簸回来,杨向东依然睡得死死的,要不是方若凝解释过这是为了他更好的恢复而故意弄的话,余华现在肯定无法保证握着方向盘的手的稳定性。但是这样也不能让她彻底安心,杨向东这次惹到了什么人,她虽然还没半点头绪,但只需要估计一下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路数。余华因为有家族在背后的支持,再加上以前在商场也久经事故,倒也不怕。只是杨向东和杨瑞可从来没经过这种事情,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她不敢再想下去,只是猛一踩油门,时速表上的指针瞬间又向右划过一格。
杨瑞被轿车的突然加速弄得向后一倒,头部正好撞在后窗上,忍不住怨道:“老妈,开慢点儿。”
余华却充耳不闻,驾着轿车在市区里七拐八拐,没几分钟就在自家的楼下刹住。
一下车,面色发白的杨瑞差点儿软在地上,他不由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坐余华开的车。另一边,方若凝却已经把杨向东背起,然后搀着杨瑞向楼上走去。
等进了家门,余华不放心地让方若凝对杨向东再做了一次检查,确认没什么事后这才放下心来。
“若凝,老爸大概什么时候醒?”杨瑞问道。
“大概8点左右就可以了。”
“嗯。”杨瑞点点头,向余华道:“妈,你也一晚上没睡觉,我们先去休息吧,等老爸醒了我们再来问问究竟。”
“我……”余华本想说“我在这等”,可是却突然觉得眼前一阵发黑,立即知道自己确实也太过劳累,只好点点头应许下来:“好吧,我们先休息。小瑞,你在山上找了一夜,也好好休息吧。若凝,等他一醒就叫醒我们。”
“是。”
几小时候过后。
“杨瑞,醒醒,干爹醒了。”杨瑞被一个动听的声音从睡梦中吵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却是方若凝在叫他。
“怎么?若凝?哦,你刚才说老爸醒了?”杨瑞先是呆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
“是的。”方若凝点点头。
“那太好了。”杨瑞从床上一跃而起,也顾不得洗脸刷牙,直接冲进了杨向东休息的房间。
一进房门,就在杨向东靠坐在床上,正端一碗汤喝着。余华就坐在他旁边,静静地看着。
“老爸,你总算醒了。”杨瑞兴奋地叫了一声。“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余华冲他摆摆手道:“等你爸喝完汤再说,他现在精神可不好。”
杨向东却放下碗,笑道:“我哪里精神不好,有了若凝的治疗,再加上睡了那么久,我精神好得很。”
余华白他一眼:“你别逞能了,快喝汤。”
杨向东嘿嘿一笑,闷头喝汤。
等他喝完,余华和杨瑞立即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倒也不催。杨向东的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两转,笑道:“看你们的样子,似乎很想知道我昨天碰上了什么事是吗?”
“废话。”杨瑞嘟囔道。
杨向东摸摸下巴,沉吟道:“昨天的事情比较复杂,你们慢慢听我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