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0章 武艺比试(下)
章节列表
第20章 武艺比试(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若凝小心!”杨瑞突然喊了一声。柳传雄这一拳刚一击出,躲在足有4、5米之外的杨瑞就觉得一股劲气扑面而来,可见这一拳实在非同小可,这才忍不住喊了出来。
谁知杨瑞话音刚落,就见眼前一道蓝色的人影一闪,随即就听见“喀嚓”一声脆响,柳传雄的身子向前跌出几步,然后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再看方若凝,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好整以暇地回头看着地上的柳传雄。
杨瑞呆了几秒后,这才反应过来,跑过去问道:“若凝,你怎么样?”
“我没什么。”方若凝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摇摇头道。
“那就好,那他呢?”见柳传雄居然还没起来,杨瑞不由暗暗心惊。“你不会把他杀死了吧?”
“我没事。”还没等方若凝回答,地上的柳传雄却先闷声回答。他动了动身子,用左手撑地,重新站了起来。这时杨瑞就看见他的右胳膊耷拉下来左右摇摆,明显是肩关节脱臼了。
“啊,若凝,你快帮他治治。”杨瑞一惊之下连忙喊道。虽然对方**他们很讨厌,但还不至于让他受这样的伤。
“不用了。”柳传雄却摆摆手阻止了方若凝,然后用左手捏住右胳膊,摆了两下,随即猛地一使劲。
“喀——”一声脆响,柳传雄的胳膊总算恢复了原状。
杨瑞不由咋舌,这人居然能够自己把胳膊重新安上,还面不改……哦,还是出了不少冷汗,但即使这样,也已经很厉害了。
柳传雄此刻却全然没有感受到杨瑞心中对他的佩服,他现在满脑袋的都是沮丧。刚才他那一拳击出,本以为速度已经够快,方若凝避无可避,哪料到方若凝却能在拳头及她身体的前一刻硬声欺身撞进了他的怀里,并以快到让他根本看都看不清楚的手法一下卸下他的右胳膊。这么复杂的一套动作,她居然能够在自己面前轻松地施展出来,实在是让柳传雄涌起了无以言表的挫败感。刚才他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就是因为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喂,你……是你输了吧?”过了一会儿,杨瑞轻轻问道。
柳传雄楞了一下,随即颓然点头:“是,我输得心服口服。你们放心,我以后绝不会在找你们麻烦。”他仰起头看看天空,突然长叹一口气:“唉,我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很少手的高手,哪想到强中自有强中手。”又低头看看方若凝,露出一丝苦笑,“想不到连一个根本还没成年的小姑娘都比我厉害这么多,想起来,我还真是够狂妄自大的。”
“其实你也不算弱了,若凝可是机器人呢。”杨瑞忍了忍,总算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好吧,今天冒昧打搅,给你们造成了不便,我在这里道歉。既然心愿已了,我就此告别。”柳传雄供了拱手,转过身去,只几步便离开小巷,片刻后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巷瞬间恢复了平静,如果不是地上还残留的几个脚印,杨瑞几乎以为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他呆了半晌,这才拉着方若凝一起离开。
※ ※ ※
越来越近的皮鞋踏在大理石上的清脆声音把秦书圆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她把望向窗户外面的脸扭转过来,就见一个大概40多岁的中年男子正好走到桌子身旁。
“秦小姐?”杨向东一眼便认出这个端坐在凳子上的女子就是本市电视台的明星人物——秦书圆,但出于礼貌,他还是问了一句。
秦书圆楞了一下,随即醒悟,赶紧站了起来,微笑道:“我就是秦书圆,您应该就是杨瑞的父亲吧?”
杨向东点点头:“对,不知道秦小姐找我想问些什么呢?”
秦书圆一楞,她没想到杨向东居然会这么开门见山,不过她毕竟是什么场面都经过的人,伸手向对面的椅子做了个请的姿势:“先坐下来再谈吧。杨伯父应该还没有吃午饭吧,请您随便点。”
“杨伯父?”杨向东坐下来摸摸自己的脸,苦笑道:“我有显得那么老吗?”
秦书圆一呆,随即忍俊不禁道:“我比杨瑞也大不了几岁,又和他是朋友,叫您伯父是应该的。杨伯父,您要是不嫌弃,就直接叫我书圆吧,叫什么秦小姐太见外了。”
不愧为著名的主持人啊。杨向东微微点头,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似乎也只好勉为其难了。好吧,书圆,我来之前已经吃过午饭了,就不用你费心,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问好了。你既然是小瑞的朋友,那我肯定知无不言。”
秦书圆却先不说,叫来服务员,在征得杨向东的同意后点了两杯咖啡,这才笑道:“是这样的,我听杨瑞说您是地质学家,正好我有一些关于地质方面的问题,所以就冒昧地来请教您了。”
“呵呵,什么地质学家,只是对地质方面的东西比较熟罢了。你也别老是‘您’啊‘你的’,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就问吧。”
“那好。”秦书圆想斟酌了一下,道:“您应该对泥石流现象比较了解吧?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泥石流现象的地方却突然因为一次暴雨出现了这个现象,通常是因为什么原因?”
“通常来说,泥石流的生成是因为地质被破坏……咦?”杨向东先是条件反射似地回答,突然又醒悟过来,盯着秦书圆道:“你……是在问这次小夜山泥石流灾害的事情吧?”
“我……”
秦书圆刚想分辨,却被杨向东挥手打断:“不用掩饰了,我不认为时事追踪的主持人会没什么原因地跑来问别人关于泥石流的事情。不过我比较奇怪,你们栏目也报道过这次事件,按说有专家会对这次事件进行分析,难道你还不知道原因吗?”
秦书圆露出一丝苦笑:“如果有能让我满意的答案的话,那我也不用来找您了。”
“哦?”杨向东向后一靠,认真地看着秦书圆。直觉的,他认为秦书圆也觉察到了这次泥石流事件的不对劲,所以才会通过杨瑞来找他问这方面的情况。那么……该不该对她说实话呢?
“那些专家……”秦书圆咬了咬牙,一想起那些人前后不一的神态,她就忍不住生气。
“嗯?那些专家怎么了?难道他们得出的就是后来媒体统一的那种解释?”杨向东道。
“对,可是这个原因却根本说不通,小夜山的历史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现在突然出现一起,里面一定有特别的原因。偏偏他们却都只说这是意外,我怎么都不相信。”
看着秦书圆生气的面容,杨向东禁不住笑了笑。毕竟还是年轻人啊,沉不住气。不过这样也好,这次就可以知道她的真实心意了。
“那么我告诉你,这次的事件,绝对不是意外,你会怎么想?”杨向东终于还是决定向秦书圆透露一些,毕竟她可是电视台的著名人物,应该能够对查出真相有些帮助。
“我同意。这个不是意外。”秦书圆回答得斩钉截铁。“不过您说告诉我真实的原因吗?”
杨向东想了想,答道:“可以肯定的是,小夜山的内部岩石地质遭到了极大的破坏,这才造成了地表松动,最终在种种原因的结合下,造成了这次的泥石流事件。”
“地质被破坏?为什么会被破坏?”秦书圆好奇地问。
杨向东看看左右,凑前一些,压低声音道:“因为……小夜山下面有金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