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3章 水落石出(上)
章节列表
第23章 水落石出(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秦书圆赶到小夜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一个下属在这里等她,其他人早就到了小夜山里面去。
听这个下属解释了一下,她立即了解,这个重大事件却是矿难。只是在小夜山生态保护圈里,除了杨向东告诉她的那个金矿,哪里还会有别的矿区。想到这个事件肯定和他们正在追查的势力有关,她立即心急火燎地在下属的带领下以高速赶到了出事地点。
然而从进了生态保护圈后就开始仔细注意周围的秦书圆,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杨向东所说的巡逻的人自然会因为出事后大批人赶来而逃走,就连那些杨向东曾经被囚禁的木屋都彻底消失了。一直走到发生矿难的地方,根本连一点儿异常之处都没发现。
“哼!动作倒挺快。”这一点自然很容易想明白,想必那些人知道矿难这件事根本遮掩不住,所以就赶紧消灭了一切可以消灭的证据,这样外界即使会对这个生态保护圈里为什么会有金矿而怀疑,但却因为没有证据,追查不下去。
对于这些重大的事情,媒体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秦书圆赶到现场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了好几家她认识的媒体,她的助手小王就在堵住矿洞的石头面前忙乎着。
秦书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便吩咐助手们开工。然而这次她却只是简单地进行了一下报道就下令收工,让那些已经习惯了她对时事追究到底的下属们惊诧莫名。
其实秦书圆知道,这个矿洞已经被堵住,他们在这里也查不出来什么,根本毫无意义,还不如回去联系杨向东和余华两人,拿出资料来进行深度报告。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这些人的恶行公布于众。”离开矿洞的时候,秦书圆捏了捏拳头发誓。
※ ※ ※
就在杨瑞心急地想不顾一切闯进去的时候,方若凝却突然抱着一堆东西出现在他面前。
“若凝。”杨瑞不由惊喜地叫了一声。虽然对方若凝的能力有着足够的信心,但他仍然担心得要死,见到她平安归来,还是按捺不住地流露出兴奋。
方若凝露出一个微笑,把抱着的东西向前举了一下道:“任务完成。”
杨瑞回头瞅瞅别墅,里面还没有任何异常,于是拉起方若凝,立即逃之夭夭。
※ ※ ※
“铃——”
“铃——”
杨向东和余华的手机突然同时响了起来,两人对望一眼,各自走开几步,接通电话。
打给杨向东的,却是杨瑞,他只是询问他现在在哪里,杨向东告诉他和余华在一起的地点后,他便说马上过来。还没等杨向东告戒他尽量留在家的时候,杨瑞便一把挂断了电话。
另一头,和余华通话的却是秦书圆,她简单地说了一下刚才看到的情况。听到去了后并没有发现什么能够当作证据的东西,但秦书圆的声音里却没有半点儿失望,只说等她回来后一起商议。
杨向东和余华自然只好耐心地等待。
过了近一个小时,两个急促的脚步声同时在房外响起。
“书圆姐。”
“小瑞。”
同时发出惊奇声音的,自然是匆匆赶来的秦书圆和杨瑞。两人从不同地点出发,中间经过不同的耽搁后,竟然同时出现在这里。
听到两人的声音,杨向东便一把拉开门,让两人和随后的方若凝一起进来。
“小瑞,你不好好待在家里,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待几人一坐下,余华立即斥道。
杨瑞嘿嘿一笑,向方若凝一招手,把她背上的背包取了下来。
“老妈,你看过这里面的东西再来骂我吧。”
“你搞什么鬼?”余华莫名其妙地接过背包打开,里面一大堆的文件赫然在目。余华抬头看向杨瑞,却见这小子正一脸得意洋洋。心中一动,立即拿出几份文件翻了起来。
“啊!”才翻了几下,余华就禁不住惊讶地叫了一声,随即便以更快的速度翻起其它文件来,等翻到最后,她抬起头,盯着杨瑞沉声问道:“小瑞,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杨瑞耸耸肩:“从刘建生的家里弄的,怎么样?有用吗?”
“胡闹!”谁知余华却不答他这个问题,反而先骂了他一句。“你这样做,知不知道有多危险?万一被发现,你的小命可能就保不住了。 ”
杨瑞本来还想靠这些文件好好地接受一番表扬的,想不到却反被骂了一顿,只得无奈地摸摸鼻子道:“老妈,有若凝和我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危险,再说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嘛。”
余华瞪他一眼,还想说什么,旁边的秦书圆却抢先道:“余阿姨,杨瑞也是为了帮我们啊。文件给我看下好吗?”
秦书圆开口,余华自然不好再说什么,把文件分别递给杨向东和秦书圆。
两人翻看后的反应和余华一模一样,秦书圆拿着文件的手都禁不住微微抖动起来。
“太好了,有了这些东西,我们不仅可以追究矿难的问题,还能彻底铲除刘建生这个恶棍了。”
“没错,现在我们就有足够的把握了。”杨向东也附和道。
杨瑞拿来的这些东西,全都是从刘建生别墅里的暗柜中拿来的绝密东西,一但泄露,则他几乎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也难怪几个人这么激动。
“力量是足够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怎么把这些东西慢慢放出来。”余华道。“这次的矿难事件就是契机,书圆,剩下的事情,主要就靠你了。”
“嗯。”秦书圆重重地点头。
※ ※ ※
当天晚上,所有XF市收看《时事追踪》的观众便在电视上看到秦书圆对今天发生的矿难事件的报道。其实开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矿难本身是个很简单的事情,原因不外是矿洞安全工作不到位,从而引发了大面积的塌方。可是节目到了后面,秦书圆却突然话锋一转,扯到了前几天的泥石流事件上来。
“……根据地质学家的分析,前几天发生的泥石流事件,正是因为小夜山内部的地质遭到了破坏才会引发的。而从今天的矿难事件,我们不难看出,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矿洞。可以说,完全是这个矿洞害死了那100多名群众。但是,却有几个问题,为什么在小夜山生态保护圈里,会出现这么一个矿洞?这个矿洞,到底是不是合法的呢?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最后的两个问题,顿时在XF市引起了轩然大波。很简单的问题,一个政府划分的生态保护圈里,又怎么会出现一个矿洞?再想下去,这一定就是政府的失职。如果矿洞是私自开的,那么政府居然不知道,未免太匪夷所思了。而如果是经过官方承认的,合法的,那这确实是明显的不合规定。最起码,矿业局里面肯定有人徇私舞弊。
徇私舞弊?话题一扯到这个群众最不能容忍的地方,就不再是群情激愤这么简单了。至少,市政府的百姓热线此刻就快被打爆掉。接线生的眉头,和方随闰方市长皱得几乎一个模样。
这个刘建生,居然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方随闰现在在脑袋里把刘建生骂了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来回在办公室了踱着步子,无论如何也冷静不下来。
下午一接到事情报告后他就偷偷去见过刘建生,当时刘建生还拍着胸脯向他保证绝对不会有问题,可是晚上《时事追踪》一播出来,最后那两个问题却立即让人的枪口都掉转到了市政府的头上,偏偏这两个问题他根本就无法做答。
“刘建生啊刘建生,这回可被你害死了。”方随闰又踱了两圈,转身抓起电话,拨通了刘建生的号码。
“喂,我是方随闰,叫刘建生接电话。”这个时候,市长大人的语调自然也客气不起来。
“对不起,刘董不在。”
“什么?不在?”方随闰顿时勃然大怒。“告诉他,是我方随闰找他。”
“对不起,方市长,刘董确实不在。”
方随闰一把扔下电话,继续转了两圈,叫来自己的贴身秘书。
“小王,你去给电视台打个电话。”方随闰沉着脸吩咐。
“是。”王秘书答应一声,匆匆走了出去。他跟了方随闰这么久,自然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方随闰满意地点点头,回到椅子上坐好。结果P股刚一落座,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我是方随闰,你是哪位?”市长大人此刻的心情虽然不怎么好,可接这个电话的时候却还是小心翼翼。因为他知道能直接打通这个电话的,可都不是一般人物。
“啊?什么?”听完电话那头的内容后,方市长却张大嘴,双目圆睁,半晌后,才砰的一声软倒在椅子上。
“完了,这下完了……”刚才还满布威严的脸上,此刻却已经是一片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