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8章 黑豹酒吧(下)
章节列表
第28章 黑豹酒吧(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黑豹酒吧是XF市最为著名的酒吧,集各种娱乐于一体,再加上里面环境舒适,地段也好,背后又有极强的靠山,所以生意一直都很火暴。当然,里面的价格自然也是不菲。

侯天成为自己能在这里找到一份工作感到由衷的高兴,尽管这份工作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服务生,但在黑豹酒吧里,即使是普通的服务生一个月光基本工资也有1200块,在这个中等城市里,已经算是不错的收入。而且侯天成的父母两人加起来,一个月的收入也未免能超过他。更何况,在这里面当服务生,会有大把的机会得到小费。如果碰到比较大方的客人,得到的小费更是十分可观。一个月下来,通常小费累积的收入还会比工资高出不少。这样两相一加,只需要做两个月,他就可以积攒出大学头年学费的大部分,也就可以给自己家里减少许多负担。

当然,如果他肯“牺牲”的话,何止是第一年的学费,即使是4年全部的学费想挣出来都不算困难。

“凭你的样貌很身材,我相信你只要干,肯定能挣得比我还多。”这句话,是他在酒吧最熟的人--新杰对他说的,而新杰一个月的收入……最低也是5位数。

不过侯天成仍然坚定地拒绝了,他也不是笨蛋,自然明白新杰让他去干什么。不过这种出卖男人自尊的事情,即使是一贯大大咧咧的侯天成,却也是绝对不肯干的。况且,他连自己在酒吧里工作都不敢告诉家里古板的老爸,更别说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还去做了那种事会有什么后果了。

不管怎么说,他仍然能够凭借自己的合法工作挣得这么多钱,是让他非常高兴的。当然,这份工作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是了。酒吧里的客人各式各样,什么古怪的人都有。有一次,他就碰到一个蛮横的客人,他只是不小心碰了他一下,就被他踢了一脚,可是为了工作,他却根本连个愤怒的眼神都不敢回过去,只能唯唯诺诺地道歉。而且,要不是领班还算照顾他,这件事情还没那么容易就解决。还有一次,他去招待一个男性客人,居然被那人趁其不备摸了两把下面,等他敢怒不敢言的回到柜台后,却被告知那人是个BL,实在是让他以后想起来就毛骨悚然。还有一次……

“喂,天成,想什么呢?快把这杯饮料给19号桌的客人送去。”领班的话突然把侯天成从回忆中惊醒。

“啊,19号桌,知道了。”侯天成连忙利落地端起托盘,向19号桌走去。

走了两步,他的目光落在托盘里的东西上。刚才领班说的时候他没注意,现在一看,却发现这居然真的是一杯不折不扣的饮料,而且是外面超市里随便就可以买到的橙汁。

“真是,跑到这里面来喝橙汁,钱多得没地方花了吗?”侯天成禁不住嘟囔道。

虽然橙汁可以算是黑豹酒吧里最便宜的饮品,但小小的一杯仍然需要10块钱,有同样的钱,在超市里却可以买两大罐,也难怪侯天成奇怪。不过在酒吧干久了,他见的奇怪事情也多了,这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这是您点的澄汁,请慢……靠,杨瑞,怎么是你小子?”待侯天成走到19号桌前,放好澄汁,熟练的服务语言还没说完,就一眼看清楚了眼前这人的面容。

“啧啧,居然对客人说脏话,你这个服务员态度真差劲,小心我投诉哦。”杨瑞看着侯天成嘿嘿一笑。他到了黑豹酒吧后正看到侯天成在忙,就先找了个位置坐下,随手点了一杯最便宜的澄汁,却没想到正好是侯天成给送了过来。

“NND,对你小子还用客气什么。说吧,怎么突然跑来了?也不怕你爸妈知道。”侯天成撇撇嘴道。

杨瑞不慌不忙地吸了口澄汁,这才道:“我爸妈又不像你爸妈那么古板,他们知道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倒是你,要是你爸妈知道你居然在市里最著名的娱乐场所做服务生,不知道会怎么惩戒你呢。”

侯天成闻言立即紧张起来:“靠,你小子可别乱说,被他们知道我就死定了。我都是骗他们我在一个公司做实习生,你可别拆穿啊。”

杨瑞摇摇头,笑道:“公司当实习生?哪个公司会请还不到18岁的实习生?而且还给那么高的工资?欺负你爸妈不了解情况吗?”

侯天成的父母都是市区边上的农民,也都是很老实忠厚的人,自然也没有侯天成的谎言有所怀疑。

“你管那么多,反正他们不知道就行了。”侯天成瞪他一眼道。其实他拿的工资并没有就这样直接交给他父母,他也怕他们怀疑,所以就先存了起来,等到需要交学费的时候,他就可以对父母少报点儿,然后自己添上就行了。

杨瑞瞥了一眼侯天成,看到他那紧张的样子,不由失笑道:“放心好了,我们哥们儿,怎么会出卖你?”

侯天成这才松懈下来,笑着一拳砸在杨瑞胸口道:“这才对嘛。咦?”说完又在杨瑞胸口捶了两拳,诧异地道:“你这小子,这些天去参加了特种兵训练营啊,怎么现在肌肉这么发达?”

杨瑞咧嘴一笑:“没错,告诉你吧,我现在已经是中国特种兵大队一级战士了,你以后可少和我动手动脚,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侯天成立即冲他伸出个中指:“得了吧,给你点儿阳光你就灿烂。好了,领班在叫我,不和你扯了。我大概11点的时候会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那时候我们俩在好好聊聊吧。”说罢匆匆离开。

杨瑞自然知道他不可能不工作来陪自己,反正他也是找侯天成聚聚,也不必急于一刻。等他离开后,杨瑞便一边叼着吸管,一边感兴趣地打量着酒吧里的情况。

在靠近他右手边的座位上,是两个穿着整齐的青年男性,从他们的衣着打扮上,一眼就可以看出两人是某公司的白领职员。两人正一人端着一杯鸡尾酒,互相絮絮叨叨,看他们脸上那烦恼的样子,可能是在互相倾诉工作中的苦难吧。

靠近他左手边的座位上,则只有一个看起来大概30多岁的女性。即使在酒吧阴暗的灯光下,也能清楚地看到她脸上泛起的阵阵红潮, 而她面前的桌子上,也摆满了酒瓶。即使酒瓶并不大,但综合起来量却也不小。这个女子显然是醉了,就那么伏在桌子上,嘴唇不断的蠕动着,也不知道在自言自语着什么。从她身上华贵的衣着来看,应该是个有钱人,至于为什么会跑到这个酒吧来喝酒--应该还有浇愁的意思,那就不为人知了。

再远一些地方,则有几张桌子围在一起,7、8个大概20出头的年轻男女正在一起高声谈笑。洋溢而出的青春气息,可与刚才那两桌截然不同。

这桌年轻人桌子后方,有一个门通向酒吧内部,不时可以看到一对对男女相拥进出。至于里面是干什么的……杨瑞脸一红,不再猜想下去。

再过去就是吧台,一个大概25、6岁的调酒师正甩着手上的调酒杯,在空中不断翻滚,他背后酒柜上的灯光照下来,反射出一道道眩目的光芒。

吧台过去,设置和这边也差不多,只不过人稍微多些,其中男女老少俱都齐备,不过却没发现年纪非常小的人,看来这个酒吧还是做了一些限制的。

“嘭--”

正当杨瑞准备转过头观察另一面的情况时,酒吧一个角落里突然响起一声玻璃杯摔在地面的脆响。杨瑞立即回头望去,只看了两眼,立即觉得义愤填膺,怒火上涌下,腾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