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0章 死亡边缘(上)
章节列表
第30章 死亡边缘(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咦?孙心莹,你怎么过来了?”侯天成诧异地喊出了女孩的名字。

孙心莹看看侯天成道:“我是来道谢的,他是你的朋友吗?”

“对,他叫杨瑞,是我从小开始的朋友,你就不用那么客气了。杨瑞,她叫孙心莹,我的同事,你刚才救了别人,认识吧?”

“你好。”杨瑞伸出手和孙心莹握了握:“刚才只是小事情而已,你不用客气。”

孙心莹微微摇头:“不,这对我来说可不是小事情。”说罢郑重地向弯腰向杨瑞鞠了一个躬,“谢谢。”

见到孙心莹这么正式的道谢,杨瑞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好一会儿才支吾道:“不……不用谢。呃……你先坐下吧。”

“好。”孙心莹答应一声,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杨……杨瑞,听那人说他是公安局长的儿子,因为我让你得罪了他,一定会给你带来麻烦的,真是对不起。”

杨瑞哈哈一笑道:“不用自责,我就是想教训他,不关你的事。再说就算他爸是公安局长又怎么样?难道他还能下令让警察来抓我不成?”

孙心莹仍然满脸担心:“可是这也说不定啊,万一……”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酒吧大门处传来一声巨响,所有人立即闻声望去,就见好几个身穿警服的大汉鱼贯而入。

杨瑞三人顿时傻眼。

“不会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吧。”杨瑞喃喃道。

事实证明,杨瑞的乌鸦嘴功力不低,几个警察进门后左右望了一眼,就直奔杨瑞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喂,你们哪个是叫杨瑞的?跟我们走一趟。”当头一个满脸横肉的大声道。

杨瑞站起身道:“是我,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指指自己道:“废话,没看我们是警察嘛,叫你跟就跟我们走,那么多废话干吗?”说罢伸手就要来拽杨瑞。

杨瑞轻轻躲过他的手,道:“穿警服的可未必是警察,你们有证件吗?还有,来找我是要干什么?什么名义?如果是抓人,有没有逮捕令?”

那人一呆,随即大怒道:“靠,老子是警察,叫你走就走,说这么多废话,当心老子告你妨碍公务。”

杨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说,亏你还知道什么妨碍公务,难道不知道警察带人走也需要理由的吗?你说是公务,那么公务是什么?”

那人怒火大起,抬起手就想打杨瑞,却被另一个人给拉住在他耳朵旁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人这才放缓表情,向杨瑞道:“其实是有一件案子和你有关,我们需要请你到局子里协助调查,怎么样?跟我们走一趟吧?”

杨瑞不禁在心中冷笑,练了内功后,他的听力提升了很多,刚才另一个人悄悄说的话分明是“先找个协助调查的名义把他带回去,等回去了想怎么想那还不是随便”,显然如果跟他们回去后,会有什么事情等待着他也是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得出来的。

杨瑞突然感觉衣服被人拽了两下,回头一看,却看见侯天成和孙心莹同时向他摇头。杨瑞冲他们微微摇头示意没关系,随即回头道:“好吧,既然是和办案有关,我当然要协助。”

对方却也没料到他这么好说话,楞了一下后才大喜着挥手让几个手下跟上来把杨瑞围住,似乎怕他跑了一样。

杨瑞回头向侯天成使个眼色,见他点点头,这才放心地跟着几个警察向门外走去。

孙心莹见杨瑞被警察带走,着急地就想站起来,却被侯天成一把按下来,她不禁急道:“你不是他朋友嘛,他现在被警察带走了,你不担心吗?那些警察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杨瑞这回一定会吃亏的。”

侯天成却微微一笑:“嘿嘿,吃亏?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孙心莹愕然看着一脸神秘笑容的侯天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 ※

一随几个警察出了酒吧大门,他们的动作就立即不客气起来,几个人把杨瑞望中间一夹,挟持着他一头钻进旁边的一俩警车里。刚一上车,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就一拳打在杨瑞小腹上,其中的力道之大,几乎让杨瑞怀疑他想直接谋杀了自己。如果不是他现在的抗击打能力特别强,恐怕这一拳就会把他打晕过去。

为了迷惑对方,杨瑞虽然并不觉得多疼,但仍然使劲弓起腰,做出一副疼痛得难以承受的样子。那人一拳打完,却没继续,吩咐了一声后,警车立即加速离开。

借着路灯的照射,杨瑞勉强分辨出他们是在向着市外开去,他不禁暗暗担心起来。这些人该不会是想找个野外无人的地方杀了他吧?不过一转念又觉得这不可能,现在这些人显然是因为刚才他教训了那个公安局长的“公子”而来的,他们就算再怎么胆大妄为,想来也不至于为这区区一件小事就敢来杀人。想到这里,他就放下心来,只要这些人不敢动枪,他有足够的自信保全自己。

警车果然一路冲出市区,走了一阵,突然转想一条小路。看到这个小路,杨瑞更加放心下来。这条路就指通向一个地方,那就是XF市郊区的一个拘留所,既然他们只是带他到那里去,看来也不可能是准备做什么过火的事情。而且只是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那么他们的行为自然也不可能获得了什么批准,所以才要这么隐蔽。

在小路上颠簸了一阵,警车才在一栋破旧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几个警察使劲把杨瑞推了下来,然后便押着他进到里面去。

拘留所里面已经破旧得不成样子了,而且看样子也没别的犯人在这里面关押,有可能是快要被废弃掉了。现在里面只有一个小室有灯光透出,几个警察就押着杨瑞向那个小室走去。

一进入小室,杨瑞第一眼便看到了一个熟人——就是才分别没多久的公安局长的“公子”。

“小子,这么快就见面了,咱们算有缘分吧。”或许是现在处于上风,“公子”阁下的心情不错,见到杨瑞后并没有暴怒则冲上来拳打脚踢,反而在椅子上翘着腿说着这句充满得意洋洋意味的话。

杨瑞微微一笑道:“实在对不起,我不觉得自己会和一个白痴有什么缘分。”

简单的一句话立即戳破了“公子”阁下悠然的表象,他从椅子上直接跳到杨瑞面前,大怒着抬起手就准备给杨瑞来一个耳光。

杨瑞头微微一偏,就避过了“公子”阁下的手,随即腰一挺,右腿猛地抬起,膝盖顿时重重地撞到“公子”阁下的小腹。这一下力道十足,“公子”阁下被一撞之下,立即飞出好几米远,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才撞到墙角后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