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章 冤家重聚(下)
章节列表
第3章 冤家重聚(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待杨瑞两人走远,宿舍楼的阴影中突然又掉下一个人影。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人影喃喃道:“那个女孩居然能从6层楼的高处跳下来还毫无损伤,中间还没有借一点儿力,这个轻功也太厉害了吧。看来爸爸说得没错,即使是大学校园里,也同样是藏龙卧虎。哼,不过我也不差,说不定那女孩就只是轻功厉害呢?希望以后有机会的时候能和他们较量较量吧。”

※ ※ ※

现在是报名的第三天了,校园里的人流比起前一天略微少了一些,但仍然把个诺大的校园挤得满满堂堂,杨瑞和方若凝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后,发现在里面走动实在太过困难,而且总是要面对周围无数男性投到方若凝身上的火辣辣的目光,以及送给他的毫不掩饰的挑衅的眼神,实在是辛苦。

杨瑞想了一下后,拉着方若凝向校门口走去。正好今天没事,他准备去看看目前应该在BJ理工大学的侯天成。按说昨天他就应该给他打来电话的,结果却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他禁不住有些担心。

好不容易穿梭来到了学校门口,外面的人流却丝毫也不见少,杨瑞站在路旁拦了好一会儿都还没拦到出租车。正当他考虑要不要去挤公交车的时候,一俩银灰色轿车在他身前缓缓停下。

“奔驰?总不会跑来当出租车吧。”杨瑞刚准备让开两步的时候,却正好和从车后门下来的人打了个照面。

“**狂!”

“刁蛮女!”

从车上下来的,赫然就是林新月,她同样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个地方遇上杨瑞,激动之下立即指着杨瑞喊了出来。

“小月,怎么这么没礼貌。”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车内传出,随即林霓裳也从车里下来。“咦?你们不是上回帮我们抓住抢劫犯的那两个人吗?怎么也会来到这儿来的?”

上回抓抢劫犯的时候,林霓裳温柔细语的模样就给杨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着她,杨瑞的表情可要好多了。

“呵呵,我们现在是BJ大学的新生,昨天才来报道的。”杨瑞笑着解释道。

“什么?你这个**狂居然能考进BJ大学?骗人的吧?”林新月立即惊道。

“小月,别这么没礼貌。”虽然拿话斥责了林新月,但林霓裳却想起上回在衣店里杨瑞指着她胸口的那一幕,脸上禁不住红了一下。“对不起,我妹妹就是这么口没遮拦的,你们别见怪,说起来,上回你们帮的大忙我们还没谢过呢。”

杨瑞连忙摆摆手道:“没什么,那是小意思罢了,你不必这么客气。”

“哼,又不是你抓住的人,你得意什么?”林新月却在一旁嘟起了嘴,她指指方若凝道:“要谢也应该谢她,谢你这个**狂,我才不干呢。”

杨瑞忍不住怒目瞪了林新月一眼,林新月却不甘示弱,反而挺了挺胸,和杨瑞对视起来。

“小月!”林霓裳突然加重语气喊了一声。

林新月回头一看,发现林霓裳脸上已经有了些微怒气,只得吐吐舌头,冲杨瑞扮个鬼脸,然后别过脸去。

林霓裳摇摇头,实在有些无奈,转向杨瑞道:“对了,我们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

“哦,我叫杨瑞,她是我表妹,叫方若凝。”杨瑞连忙答道。

“呵呵,都是好名字,我叫林霓裳,她是妹妹,叫……”

“姐,不许告诉他我的名字。”还没等林霓裳说完,林新月立即别过脸打断了她的话。

“她叫林新月,也是BJ大学这一届的新生。”林霓裳却不理她,径直说了下去。“其实我也是BJ大学的学生,只不过比你们要高一届。”

“哦,林学姐。”杨瑞赶紧道。

“又一个狗皮膏药。”林新月在一旁嘟囔道。

杨瑞眉毛一扬:“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狗皮膏药,和那些男生一样讨厌,我姐一对你们好点儿就全贴上来了。”林新月毫不示弱地大声道。

“小月,你再这么没礼貌我要生气了。”林霓裳突然急促地喘了几口气。

林新月一见之下登时急了起来,不敢再多说,伸手扶住林霓裳,瞪了杨瑞一眼:“哼,都怪你,惹我姐生气。”

杨瑞顿时哭笑不得,但看到林霓裳急速喘气的样子,又有些奇怪,问道:“你姐姐这是怎么了?”

林新月狠狠地瞪他一眼,先掏出一瓶药,取出一颗给林霓裳吞下,然后扶着她坐回车里,这才怒道:“你还好意思说,都怪你了。我姐姐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情绪一激动就会发作,都怪你惹她生气。姐姐要是有意外,我一定饶不了你。”

“先天性心脏病?”杨瑞心中一紧,没空理会林新月的话,转头询问方若凝:“若凝,怎么样?你有办法吗?”

方若凝走到车旁,伸手抓起林霓裳的手腕,过了一会儿道:“这是先天性的心脏功能衰竭,想要根治的话非常困难。”

林新月蹲下来握住林霓裳的手,脸上尽是苦涩:“要是能根治就好了,医生说姐姐可能活不了多久,我……我却帮不了她。”她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

林霓裳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道:“人的生命本来就有限,活不了多久也没什么,只要我活得够有意义就行了。”

杨瑞沉默了半晌,向方若凝问道:“若凝,你刚才是说非常困难?这么说还是有希望?”

“是的。”

“啊?”两姐妹同时惊讶地抬起头望向方若凝。

“那需要怎么做?”

方若凝左右看看,答道:“这里没有足够的条件,而且如果想要根治的话,需要很长时间。”

“要什么条件,你只管说,我保证能给你弄到。”林新月兴奋地道。

“我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这样可以不影响到病人。”

“安静的环境?那简单啊。”林新月立即向前排的司机喊道:“赵伯,快,送我们回家去。”吩咐完,又赶紧拉着方若凝让她坐进车去,可是方若凝却不为所动。

林新月楞了一下,看看杨瑞,哼了一声后,还是让他做个邀请的姿势:“你也请吧。”

杨瑞自然不和他计较,点点头示意方若凝坐进去。

林霓裳却道:“小月,今天可是你报到的日子,现在回去,时间长了会耽误你报到的。”

“报什么到,它有你的身体重要吗?”说完盯着方若凝看了一会儿。“希望你不是在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方若凝平静地答道。

“那就好,开车。”

油门发动,轿车迅速带着几个人飞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