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4章 初次治疗(下)
章节列表
第4章 初次治疗(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时间,二楼的走廊上变得奇怪起来。一方面是林新月站在门前,紧紧盯着,连双脚也不时地来回搓动,再加上脸上那绷紧的神情,紧张的样子表露无遗。而反观杨瑞,依靠着窗台,望着外面,确实一脸惬意。实际上,他能够这么放松,完全是因为对方若凝的信任。自从他见过方若凝以来,还从来没有见她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

这种奇怪的状态维持了一会儿后,一辆从山脚下窜出来的跑车突然吸引住了杨瑞的目光。这辆火红色的跑车在绿荫中地公路上极速盘旋,格外惹人注意。杨瑞一直盯着它从山脚下一路向上,直到最后小时在视线里,这才收回目光,嘴中喃喃道:“奇怪,难道真的是他们?”

“啪嗒——”

还在他考虑的时候,身后突然一声轻响,杨瑞还没回过头去,就听到林新月满是担心的声音:“方……若凝,我姐姐她怎么样?”

“经过我的初步治疗,她的心脏衰竭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抑制,请放心。”见到杨瑞回过头来,方若凝冲杨瑞笑了笑,点头示意一切正常。

“真的?”林新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小到大,她们的父亲也不知道带林霓裳看了多少有名的医生,拜访过多少家有名的医院,所得到的最好结果也不过是能够延缓发作时间,而现在却听到了这个好消息,一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以后继续接受我的治疗,相信可以在1年内彻底根治。”方若凝又追加了一句。

林新月不由有些疑神疑鬼起来,她探头望了望房里面。林霓裳正安静的躺在临时铺好的床上,夏日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她的脸上,反射出一层朦胧的光线,显得格外安详。林新月可以清晰的看到,林霓裳的脸上已经有了以前几乎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红润,而且现在的呼吸十分平稳,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经常会突然喘气的状态。看到这个样子,可由不得林新月不信了。

她怔怔地看了半晌,这才突然回想起来,转过身,一把抓住方若凝的手,激动地道:“若凝,求求你了,一定要治好我姐姐,只要你能治好她,你们想要什么,我都会让爸爸给你们,真的,求你们了。”

杨瑞本来有些好笑的看着林新月的表情,突然听到她这么说,顿时有些不快。脸色微微一沉,把方若凝拉到自己身旁,道:“林小姐,我们可并不是想贪图什么才来的,既然你姐姐已经好了,那我们就此告辞。”

说完也不去看林新月,拉着方若凝转身就向楼梯走去。

林新月说这句话本来就只是一时冲动,刚一说完就觉得后悔莫及,可是杨瑞竟没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就下楼去了,不由让她又羞又急。本来想张口叫回他们解释一下,可话到了嘴边最终却还是没说出来,等到终于下定决心想喊的时候,杨瑞和方若凝却已经消失在了楼梯口。林新月跺了跺脚嘟囔道:“哼,反正你们和我一个学校的,以后不怕找不到你们。”回头看看还在沉睡的林霓裳,干脆就打消了念头,转身进门开始看护姐姐了。

而杨瑞这边其实也在后悔,他毕竟是个18岁还没有满的少年,而且家境一直都还不错,听到林新月那个明显居高临下的话,自然会有些生气。可刚刚生气没多久,他就想了起来,自己就这样走了,那以后要是还要给林霓裳治疗,可就不太好办了。自己赌气事小,耽误了林霓裳的病情事大。可要让他转过头又是在觉得拉不下面子。

“哼,反正一个学校了,以后不怕没机会碰面。”杨瑞回头看了看,却起了与林新月不谋而合的念头。

两人直出了林家的大门,一路走到路口,这里一边向下,从这里可以坐路由专线回到BJ市内,而另一边则一路向上,直通向山上的另外一处风景区。

“刚才那个是不是他们呢?”杨瑞站在路口踌躇,刚才的那个火红色跑车让他很有些挂念。本来想也上山探探究竟,可想到自己今天本来的目的是去BJ理工大学找侯天成的,现在就已经接近正午,如果再上趟山,恐怕就没有什么时间让他到处跑了。而且,即使上了山,也未必能够找得到他想找的人,考虑了一会儿,只好作罢。

“若凝,我们回去吧,倒要看看猴子这家伙到底怎么了。”杨瑞一指山下,带头走过去。

两人一路回到市内,直接来到BJ理工大学,因为侯天成并没有手机,而且更是连自己在哪个专业都没有说,所以两人找起来格外麻烦。幸好,还知道他所在的是金融系,两人把这个系本届的新生问了个遍,总算在一个宿舍楼里找到了他所在的地方。

杨瑞点点头,方若凝便伸手敲了敲门。

“笃笃——”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一张疑惑的脸。

“你好,请问侯天成是住在这个宿舍吗?”方若凝连忙问道。

那人盯着方若凝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杨瑞不满地坑了一声,这才连连点头,同时让开进去的道路。

“在,在,你们是他的朋友,来得正好,我们正愁没办法通知他的朋友或者家人呢。”

“嗯?”杨瑞不由一惊,也不等那人让开,伸手一推就冲了进去。

刚一进门,一股刺鼻的药味就冲进了杨瑞的鼻子,他顺着味道望去,却见宿舍靠近窗户的下铺上,一个满头包着白布的人躺在上面一动不动。杨瑞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看出来这个人居然就是侯天成。

他连忙跑到床边,细细看两眼,发现他呼吸均匀,这才放下心来。

“若凝,来看看。”杨瑞轻声把方若凝叫了过来。

方若凝也不用杨瑞吩咐,伸手按上侯天成的胳膊,过了一会儿回头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失血过多,身体非常虚弱。”

“失血过多?”杨瑞皱皱眉头,示意方若凝帮侯天成治疗一下,自己则拉过刚才给他们开门的男生。

谁知一问这个男生,他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侯天成出门后,直到晚上12点后才回来,而一回来就已经是这样包着白布了。几个室友本想问清楚怎么回事,结果被他拉住,并不让他们去报告学校,然后就这样一直到了现在。

“……就是这样。幸好你们现在来了,不然他到现在还没有醒,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呢。”

“嗯……那谢谢你们的照顾。”杨瑞点点头,回头看一眼侯天成。此刻方若凝已经治疗完毕,在杨瑞的提醒下,并没有让他醒来,但脸色好了不少。

见杨瑞望过来,方若凝道:“他没多大问题,现在就是需要休息。”

“好。”

杨瑞也来到床前坐下,耐心等待起来。

这样过了几个小时,夕阳的最后一缕光芒消失的时候,侯天成突然哼了一声睁开眼来。

“咦?杨瑞?若凝?你们怎么来了。啊……”一见到窗前多了两个人,侯天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挣扎着爬起来。

“行了,你好好给我躺着。”杨瑞伸手一把把他按了下去。“还说我们为什么会来?如果不是来了,还不知道你成了这副德性。”

“嘿……这不是不想让你们担心么。反正也没多大回事,我身体这么壮,很快就好了。”侯天成干笑两声道。

“好个屁。”杨瑞微怒道。“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头上包得跟木乃伊似的,那有那么容易好。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侯天成摸摸脑袋,嘿嘿一笑:“也没什么,被人用酒瓶子砸了。”

杨瑞一惊,道:“为什么?”

“这个……”

原来,侯天成昨天道学校报到后,把杂事处理完了有些无聊,便到学校外面到处走走,无意间发现一个酒吧正在招聘服务员。工作时间为晚上8点到12点,侯天成觉得正合适,便进去应聘。谁知一下就中了,而且当天晚上就上班。

本来侯天成还为自己这么快就找到一个打工的地方而高兴,哪直到天有不测风云,昨天晚上突然有两拨人在酒吧里打起架来,杨瑞一个不小心,就被其中一人用酒瓶子砸中了脑袋。当时酒吧里一片混乱,侯天成只好自己摸到了附近的诊所去随便包扎了一下。等回到宿舍的时候,再也支持不住,只给室友交代了几句就躺了下来,结果就这么一下子躺到现在。

“他奶奶的,真倒霉,第一天上班,还连一分钱都没挣到呢,结果先被打了。说起来,北京这边的医药费还真贵,我不过包扎了一下就花了好几百,看来头两个月要紧张了。”说道后面,侯天成不由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杨瑞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你这个家伙,想要找工作和我说一声就好了,我就让老妈给你安排一个工作,不比在酒吧里当服务生好多了。”

听到杨瑞这话,侯天成神色一黯,低下头默然不语。

杨瑞陡然一惊,立即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句。他和侯天成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对他非常了解。因为家境不好,侯天成在杨瑞面前一直有些自卑,而这种自卑到了最后就变成了自傲。他从来也不接受杨瑞的人和帮助,而反过来总是在自己能帮得上的地方帮杨瑞。比如说……帮他打架。这样时间一长,侯天成倒是非常像杨瑞的大哥一样。杨瑞对这种情况也心知肚明,所以一直习惯这样,平时也很注意不刺激侯天成,只是今天看见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忘了顾忌。

“呃……猴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对了,你还没吃饭吧,想吃点儿什么?我去给你买。”杨瑞想了半天,冒出这一句话来。

话音刚落,侯天成的肚子突然咕地叫了一声,两人一愣,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怪异的气氛这才被消解。

“嗯,确实饿了,我们去吃饭吧。”侯天成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谁知道刚一动身子,脑袋就是一昏,差点儿摔了下来。

杨瑞连忙把他扶回去,道:“好了,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去买东西。”

侯天成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确实起不来,忍不住皱起眉头:“这可不行,今天晚上还要上班呢。总不能第二天就矿工吧。”

“上什么班,就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得了,你把地方告诉我,我去帮你请个假,你们老板该不会要求昨天脑袋刚被打破的家伙还要去上班吧?真要这样,那在那里待着也是找死。”

侯天成又动了两下,只好宣布放弃。“那好吧,你去帮我请个假,一定要说清楚。酒吧的位置很好找,你从南门出去,然后左转……”

“行了,你少担心了,睡你的觉,我们一会儿就回来。若凝,我们走。”听完侯天成叙述完位置,杨瑞拉起方若凝就向外走。

等出了宿舍的门,为了节约时间,杨瑞便和方若凝分头行动。因为方若凝更了解该给侯天成买什么东西,所以由她去买食物和药品,而杨瑞则直奔酒吧。

“好吧,若凝,你应该记得回去的路,一会儿卖完东西你就直接回去,我可能没那么快,你就不用等我了,不然猴子会饿死。”

“是。”

“OK,那就走了。”

杨瑞挥挥手,向酒吧的方向跑去。

身后的方若凝看着杨瑞跑去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左右望了一圈,这才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快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