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5章 打破对峙(上)
章节列表
第5章 打破对峙(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风月酒吧也算是BJ市内的老牌酒吧了,在BJ理工大学附近也有好几年的历史,虽然也是初来乍到的侯天成给的路线并不算准确,但杨瑞稍微一打听,还是立即得知了具体位置。

刚刚一进酒吧的大门,杨瑞便觉得非常不对劲,呆了一下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酒吧里竟然是非常的安静,没有一点儿杨瑞想象中的喧闹。这就是在非常奇怪了,按说酒吧虽然风格各有不同,有得宁静,有的喧闹,但即便是宁静的,也不可能静到眼前这个酒吧的地步。连杨瑞脚下运动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杨瑞左右一望,不由皱起眉头。

酒吧一进大门就是一条直道,通向吧台。而通道两边,则是两片桌椅掺杂的地方。现在,在这个平时理该是高朋满座呼呼喝喝的地方,却被两拨人挤满,而且以通道为界分成两边,正互相大眼瞪小眼,个个满脸杀气。

见到门口又进来一个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转了过来,全部投在杨瑞身上。

出了小学的时候因为当了三好学生上台演讲外,杨瑞还从来没有什么时候被这么多人注视着,不由口干舌燥,心里紧张起来。这一紧张,甚至练脚都有些不稳。他定了定神,刚准备稳住脚步继续向吧台走去的时候,突然左右两边各有一道凌厉的目光犹如实质般的射了过来。杨瑞只觉得汗毛直竖,心脏顿时都跳得快了几倍。

就在此时,杨瑞体内内息突然自动运转起来,瞬息间便流遍全身,这股异样的感觉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呼……”杨瑞忍不住喘了一口气,身子松软下来。

“咦?”

“咦?”

左右两边同时响起两声惊讶的轻呼,如果是在平时,这样大小的声音,杨瑞绝对是听不到的,然而此时内息运转下,杨瑞听得清清楚楚。他自然明白这两声惊呼是来自刚才那两道目光的主人,可是此刻却绝对不宜有什么表示。

杨瑞稳定了一下心神,继续向内走去。这一回,因为刚才那两道目光的缘故,杨瑞一时忘了周围目光的凝聚,步子反而自如起来。

很快,他就来到吧台旁边,随即被引到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这个时候,那两道一直刺在他背上的目光才收了回去。

“先生,请问要点儿什么?”

杨瑞伸手擦掉额头上的几滴冷汗,迎上服务员的笑脸,道:“给我来一杯白开水就好。还有,能不能把你们的领班叫来,我有事情找他。”

“白开水一杯。”服务员笑道。“请问您找我们的领班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侯天成的朋友,他因为受伤今天来不了,所以托我来帮他请个假。”

“侯天成?”服务员呆了一下,随即答道:“请您稍等。”

看着服务员匆匆离去,杨瑞别过头开始打量在大厅中间对峙的两拨人来。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光从表面就可以判断出来的小混混,但其中仍然有许多气度不错的人存在,再来想起刚来那两道目光,却也并不像是杨瑞开始想象的那样是两拨小混混火拼那么简单。

“不过这帮家伙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的干什么,像是要打架却也不开打,这么看着能看死人吗?”杨瑞有些奇怪。他的目光在人群中不断游离,突然,被一个人吸引住了目光。“咦?这个家伙,莫非就是……”

“先生,白开水一杯送到。”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杨瑞背后响起。

杨瑞连忙回过头,却发现送白开水来的不是刚才那个服务员。

“您好,我就是这里的领班林原声,您是侯天成的朋友?他现在怎么样了?伤势还好吗?”

“还算好,没挂掉。”昨天侯天成在酒吧里被打伤,让杨瑞对这个酒吧也不满起来,连带着,对这个领班也没什么好脸色。

“那就好。”领班的脸色却没什么变化,他笑道:“也不说什么请假不请假了,他是为了保护酒吧财务受伤的,应该算是工伤。请你帮我转告给他,让他好好休息,什么时候好了就再回来上班。这几天的休息,我同样给你计入工资。”

“哦?”见领班如此厚道,杨瑞顿时对他大为改观,脸色不由好多了。“呵呵,那么就好,我的任务完成了。”本想就此告辞,可以转头,杨瑞又看到了刚才吸引著他目光的那人,沉吟了一下,偷偷指着那人问道:“那个……那边的那两拨人,是不是就是昨天在这里闹事的人?”

领班望了望,却微笑不语。

见领班不答,杨瑞干脆就道:“你也别和我隐瞒了,那边那个刀疤脸就是昨天把酒瓶子砸在侯天成头上的家伙吧?他可都和我说了。”

领班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杨瑞一眼,道:“呵呵,看来你和侯天成的关系很好。”说罢立即起身。“先生,您要的白开水已经送到,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告辞了。如果还有想要的,请随时招呼服务员。我先告辞了。”然后也不等杨瑞张口,转身离开。

见领班居然这样就离开,杨瑞也是一怔,回头看一眼看两拨人,皱起眉头。

“看来这些人来历并不简单啊,不过……既然碰上了,就帮猴子报仇好了。”

杨瑞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身子突然一软,滑下椅子来。随即就这么蹲在地上,然后贴着墙角满满移动。不一会儿,便来到其中一拨人的后面。

杨瑞看了看对面那个刀疤脸,右手一伸,抓起准备好的酒瓶子,内息运转,手臂一挥,酒瓶顿时急速飞出。

“蓬——”

这个酒瓶却并不是直接飞向刀疤脸,而是稍微偏了一点儿,正砸在他旁边的地上,加注了内力地酒瓶撞击到坚硬的大理石地面,顿时碎成无数碎片。

本来还只是瞪眼睛地众人立即勃然变色,尤其是那个刀疤脸,他低头看看地面上细小的酒瓶碎片,心中也是一凉。仅从酒瓶的碎裂程度就可以看出,这上面灌注了多么大的力道,如果正好砸在他的头上,后果如何,压根不用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