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6章 军训轶事(下)
章节列表
第6章 军训轶事(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一天,因为各种基本的训练都结束了,教官们开始教一种拳法。虽然在杨瑞看来,这种拳法远没有方若凝给自己的格斗术精妙,但他练了这么久的格斗术,对这些东西已经非常有兴趣了,本着学习补充的念头,这个拳法练得也很起劲。

本以为今天的时间就会在不断的出拳中度过,谁知道就在离杨瑞不远的地方突然响起一阵惊呼,随机杨瑞就见地面上一个黑影越来越大,他不及细想,忙退开两步。

“砰——”

一个巨大的物体正好砸在杨瑞刚才站立的地方,发出一声巨响。

正值9月干燥的时候,没几根草的操场上遍是尘土,这一下砸下来,顿时扬起漫天的灰尘。还没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拉,就见灰尘中一条人影猛地窜出,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冲了出去。

杨瑞顺着他跑去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方若凝独自立在操场正中,旁边围着一圈脸上满是惊愕的学生。

还没等杨瑞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条人影就已经冲到了方若凝面前,凌空跃起,足有近两米高,一爪伸出,似乎想抓住方若凝。

方若凝屹立原地,微微仰头,看着扑下来的那人,突然向右挪动一步,那人身在空中,却还是灵活无比,随即身子一折,仍然继续抓向方若凝。方若凝却突然又向前猛进一步,身子正好到了那人的身下,然后右手猛地探出,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旋即转身,弓背。

“砰——”

真是一个完美的过肩摔。

这一下因为那人从上面下冲,再加上方若凝顺势加的力道,砸在地面的冲击力着实不轻。那人躺在灰尘里,半天不能动弹。

操场上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晌,地上那人才哼哼了一声,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几个教官立即跑到那人面前,去查探他的情况。杨瑞这边的负责教官也跑了过去,杨瑞趁机跟着跑到方若凝身边,向她询问情况。

原来,刚才教官教完拳法后,就让他们两两对练。结果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就让方若凝和现在躺在地上的这个家伙分成一组。谁知道这个家伙确是个十足的色狼,居然想趁着互相练拳的机会骚扰方若凝。在练拳的过程中,他有好几次都想趁机在方若凝身上乱摸,却被方若凝快速地躲了过去。

“奇怪……若凝,如果你都躲过去了,怎么最后又把他给打出来了?”杨瑞有些纳闷。如果没有什么特殊原因,方若凝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打人的。

“因为他说了很过分的话。”

“什么话?”

“他说你没用。”

杨瑞登时一愣:“嗯?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了?”

“他……”

方若凝刚想回答,教官们却已经把那个人给扶了起来,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精神还很不错。

“方若凝同学是吧,告诉我,怎么回事?”一个教官走过来,表情严肃地道。

方若凝刚想张口回答,杨瑞一把拉住她,接口道:“教官,这个问题应该去问他。”说罢指指那人。

“哦?”教官回头看看那人。“到底怎么回事?”

那人在方若凝和杨瑞脸上来回看了几圈,勉强笑了笑道:“没什么……教官,我们闹着玩呢,没什么,真没什么,你说是吧?”最后一句话,却是对杨瑞说的。

杨瑞看了看周围围观的众多同学,抽动下嘴角,道:“嗯,没什么,若凝,你说是吧。”

方若凝也点点头:“是。”

教官不禁皱起眉头,刚才两个人打得那么凶狠,没事情才见鬼了。可是既然双方都说没关系,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点点头道,让周围一挥手:“行了行了,这里没什么事了,都散了吧。你们3个留下。”

待一众同学不清不愿的离开后,教官把手一招,带着三人到了教学楼旁边的一个僻静角落。

先是严厉地看了三人一眼,教官突然伸手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轻轻一拍,坚硬的花岗岩石上立即出现一个薄薄的掌印。

“哼!”教官也不多说话,又瞪了三人一眼,转身离开。

这一下意思非常明白,杨瑞和那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震惊。只不过,这其中的内容可不同。杨瑞只是单纯地惊讶教官居然也是武林中人,而那人则不是这么简单。他本来只是从被人学到一些武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今天先是被方若凝轻松击退,随机又看到教官居然如此轻松地在花岗岩上留下掌印,心中的震惊远比表现出来的更为夸张。

两人互相瞪了一会儿,那人突然反应过来,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杨瑞莫名其妙地怔了一会儿,向方若凝点点头,方若凝伸手在岩石上一抹,表面立即变为平平整整的,看不出刚才的半分掌印痕迹。

“走吧。”杨瑞一拉方若凝,回到军训的队伍中。

两人刚一离开,教学楼转角处,一条人影飘了过来,低头在岩石上看了一眼,脸上惊讶之色一闪而过。

“她的功力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 ※ ※

有了教官的警告后,军训接下来的日子就平静得多了。见识过方若凝的实力后,也再没有什么人敢来找她的麻烦,杨瑞的担心也从来没有出现。

很快,一个月的军训到了最后一天。军训最后照例是由学校来检验学生们的训练成果,其实也就是走走过场,一堆学生围着操场走了一圈正步,再加上练一遍军拳,就算检验完毕。而这些东西,早已经被监督着排练了好几天之久,等到真正演练的时候,虽然不可能想那些仪仗队那样标准整齐,倒也是似模似样,足以呼弄过前来视察的领导们。

等到军训完毕,教官们宣布马上就要离开返回部队的时候,同学们反倒有些舍不得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教官们的硬气早就征服了各个学生,虽然严厉,但是他们同样也非常珍惜这些同学。而且,时间长了,也就没人再认为这些教官们是故意整人,明白他们是为了自己好,倒让这些在家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小皇帝们觉得新奇,反而更加亲近。

杨瑞则是直接去找到了那天劝架的教官,那天后,他经常会去找教官向他请教武艺,教官见他勤奋爱学,也就并不藏私,几乎把自己所学倾心教授。而杨瑞本来在方若凝的改造下使得体内内力小有成就,再加上勤练格斗术,基础非常牢靠,只是欠缺人指点罢了。现在有教官这么个好老师,自然是突飞猛进,其进度让教官也是大为吃惊,认为杨瑞是个好苗子,更是大力教导。这样两方都加倍努力下,杨瑞现在的武艺已经远非刚到大学的时候可比。只是他一直没有和除了教官外的人交手过,对这些也无法确定罢了。

“教官,要是您能一直待在这里多好。”杨瑞叹息着对教官道。

教官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也不用可惜,我现在能教给你的也都教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勤修苦练,自然会有长进。再说了,其实真要说起功夫来,我未必有你表妹厉害,你可以向她请教。”

“若凝?”杨瑞不由苦笑,他不是没想过让若凝指点,可惜她再怎么厉害,终究还是个机器人,哪里能够像教官这样手把手的一个一个细节地教导,通常她就是丢给他一堆关于练功方面的知识,剩下的还得杨瑞自己摸索。

“呵呵,其实以你现在的功夫,已经算是非常厉害了,不用心急,练功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现在有了这样的基础,以后只要认真苦练,一定能够成为真正的高手。”

“希望吧。”杨瑞耸耸肩接受了教官的安慰。

互相聊了几句后,教官们离去的时间终于到了,杨瑞只得和教官依依惜别,看着教官在车上挥手渐渐远去,再想到自己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和他见面,竟然发觉自己鼻头有些发酸。

“杨瑞,你的心情非常不稳定,是因为别愁吗?”方若凝突然问道。

杨瑞看着教官坐的车消失在转角,这才转过身道:“没错,若凝,这就是别愁了。当互相之间有感情的人别理时,都会出现这样的情绪。”顿了一顿,又加了一句:“若凝,你试着想一下,如果你现在突然要和我离开,会有什么感觉?”

方若凝怔怔地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杨瑞只有无奈地叹口气,果然还是急不得。

刚准备带着方若凝到食堂吃饭,身后突然又有人喊了杨瑞一声,回过头去,居然是林新月。

自从上回从她家离开后,林新月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们,杨瑞差点儿都快把她们姐妹两个给忘掉了,怎么今天又突然出现?

“杨瑞,若凝,你们好。”林新月一路小跑过来,短短不到50米的距离,额头上已经有不少汗珠出现。

“嗯,你好。有什么事情吗?”杨瑞微微点头。本来开始他还想以后继续让方若凝帮林霓裳治疗,但是因为她们一直没有来联系,杨瑞自己也不好去找她们。另外对于这一点,他心里也有些生气,现在自然没给什么好脸色。

林新月的目光在方若凝和杨瑞的脸上来回晃了几下,表情很是踯躅,好半晌才道:“这个……若凝,我想……我想……请你再去帮我姐姐治疗一下。”好不容易说完这句,她的表情立即转为期待。“可以吗?”

杨瑞有些莫明其妙,对于治疗林霓裳,他早就说过了会帮忙的,虽然林新月一直没来找他让他有些生气,但也不至于会拿这个来开玩笑,林新月大可以直率地开口,何必支支吾吾的。

见杨瑞冲自己点点头,方若凝也点头道:“当然可以。”

“那太好了。”林新月立即雀跃,伸手拉过方若凝的手就向校门跑。“快点儿去吧,姐姐又发作了。”

“那为什么不早点儿来找我们?”杨瑞跟在后面吼道。

“路上再说吧。”

……

等出了校门坐上林家的车,林新月才慢慢给杨瑞解释。

原来,经过上次治疗后,林霓裳的病情大为好转,一直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复发,但为了保险起见,两人还是待在家里,本想等到林霓裳彻底没问题回到学校后就找杨瑞道谢,并请方若凝继续代为治疗。谁知道她们的父亲突然从外地回来,听说林霓裳是被方若凝治好的,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暴跳如雷,把两人臭骂了一顿。而林霓裳一时激动下和他吵了几句,心脏病却又突然发作,林新月本来还想找方若凝治疗,却被她父亲骂了回去,并坚持送林霓裳住进了BJ市最著名的医院。

然而林霓裳患病这么多年,直到现在都没有治疗的办法,这一次又怎么会例外,而且这一次林霓裳的病情特别严重,住进医院好几天了居然都没有任何好转。她父亲更是迁怒于杨瑞和方若凝两人,说是如果不是他们乱治疗,林霓裳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那你现在叫我们过去怎么办?”听完林新月的叙述,杨瑞不由呆住。

“可是我知道只有若凝能够救我姐姐,那些医生都是笨蛋,一个个说得自己很厉害,现在却连半点办法都没有。”林新月急道。

杨瑞只有默然,顿了一会儿,道:“那么你姐姐现在情况如何?”

林新月脸色黯然道:“虽然医生一直说没事,但姐姐已经在里面躺了很多天了,我很担心。”

“这样啊。”杨瑞点点头,转过头去用询问的眼神看了方若凝一眼,方若凝立即点点头,杨瑞这才放心,道:“还是让若凝看看吧。”

林新月的眼睛里冒出几缕亮光,瞪着方若凝道:“若凝,这一次就靠你了,你可一定要救我姐姐。”

“好。”

“不管如何,先去了再说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