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7章 二次救治(上)
章节列表
第7章 二次救治(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吱——”

轿车轮胎于地面的摩擦声在BJ协和医院的大门前响起,车门打开,林新月一马当先,拉着方若凝就向住院部的方向赶去,杨瑞只来得及说了声等等,连忙跟了上去。

以林新月家的情况,林霓裳自然住在高级病房,一路上看护非常严格,如果不是认得林新月这位小姐,杨瑞几人早就被拦着问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林新月带着两人七转八转,最后停在一个诺大的病房门前。这个时候,她倒不着急了,反而先在病房门前停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这才推门而入。

“爸,姐姐好点儿没?”

病房足有100平米大,设备极为齐全,无论是病床还是周围的辅助设施都是比较豪华,病床边上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那里,林新月见到后,先小声向他打了个招呼。

那男人回过头看到后面的杨瑞和方若凝,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竖起一根手指头,示意几人噤声。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床上静静躺着的林霓裳,轻轻叹了口气,向门外指了指,几人隧一起出了门去。

“刚才有医生来给霓裳注射了点儿药,让她睡着,可不要吵到她了。小月,你跑到哪里去了,还有,这两位是……”

来到一个离病房较远的角落后,林新月的父亲才开口道。

“他们是我同学,他叫杨瑞,她叫方若凝。”林新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哦……”林新月的父亲点点头。“我叫林啸庭,是小月的父亲。”

“林叔叔好。”杨瑞和方若凝忙打个招呼。

“坐吧。”林啸庭挥手示意两人坐下。“你们是小月的同学?是大学同学吗?”

“是的。”

“可是……小月可还没有去上过课呢,怎么会和你们这么熟?”林啸庭面带疑问。

“爸,我实话说了吧,他们就是上回来给姐姐治病的那两个同学。”林新月突然插口道。

“什么?”林啸庭霍地站起,刚才还非常平和的审核瞬间转为惊怒。“原来就是你们害了霓裳,现在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想干什么?”

杨瑞大为愕然,道:“害了她?我们怎么害了她?”

“还说不是你们害的,霓裳以前虽然也经常犯病,但没有一次会像这次这么严重,还不都是因为你们上次凭着几首三脚猫的功夫瞎治疗惹出来的?”

“林叔叔……”

“不要叫我叔叔,我告诉你们,要是这次霓裳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决不会放过你们。”林啸庭越说越生气了。

杨瑞不由闭嘴,看了看林新月,却发现她也是一脸茫然。本来杨瑞还指望她来说几句话,但现在见到这副样子,显然是不可能指望了,不由有些发怒。瞥了一眼远处的病房,点点头道:“这次是我们来错了,再见。”说罢拉着方若凝就走。

“杨瑞,若凝……”林新月见两个人居然就这么走了,不由喊了一声,然而刚一出声,就被林啸庭给抓了回去。

“喊什么喊,难道你真想让这两个家伙害死你姐姐吗?”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这两个还是你们同学?如果霓裳这次好不了,我绝绕不了他们。”

林新月眼看两人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走廊转交处,想起这最后一个希望也破灭了,不由心中一急,眼泪夺眶而出。

※ ※ ※

杨瑞向医院外面大步急奔,越走越气,自己这么好心地跑来想为林霓裳治病,却没来由的被骂了一顿,还莫明其妙地背上了害死林霓裳的罪名,实在是让他郁闷满腹。

一路走到医院门外,杨瑞都是气鼓鼓的一句话都不说,方若凝却突然开口道:“杨瑞,真的要走吗?”

杨瑞立即转过头,怒道:“不走干什么?继续留在这里挨骂?”

方若凝确是对他的怒气视若无睹,不缓不慢地道:“我刚才观察过,如果不能在明天中午12点前对林霓裳再进行一次治疗,那么她就完全没有任何康复的可能,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恐怕不到1个星期就会死亡。”

“什么?”杨瑞登时一呆,死亡?谁说她对林霓裳的病情非常了解,但如果真的把那个总是带着淡淡笑容的女孩和死亡联系在一起,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样?治疗吗?”

杨瑞立在当地,怔怔地想了好一会儿,突然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骂道:“杨瑞,你个白痴,不就是骂了你几句嘛,那可是条人命啊,白痴!”

这一巴掌却一点儿也不小,刚一打完,杨瑞的脸暇就肿了起来,方若凝忙伸手贴在他的脸上想为他治疗。

杨瑞却拉住方若凝的手,道:“若凝,就让他这样吧。”

“为什么?”

“这是我给自己的教训。我居然仅仅是为了被骂几句就想放弃去救治一条生命,就是该打。若凝,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你也一定要提醒我,如果我真的不让你去治疗而导致最后林霓裳死了,那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杨瑞认真地道。

“是。”方若凝点点头,旋即又加了一句。“这个原因……适合上次泥石流时救人一样吗?”

“嗯?”杨瑞想了想,“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

“被埋在泥石流里的那些人,我根本不认识,如果没有救过来,我也不会后悔,毕竟这不是我自己的错误。”杨瑞略微想了想,开始给方若凝做解释。“而如果这次我没有让你去救林霓裳,那么就纯粹是因为我的自私造成的,就算是不认识的人,我必然也会内疚,何况……林霓裳和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

“内疚吗?”方若凝仰着头,似乎在思考,好一会儿,她才点点头:“我想,我懂了。”

“你懂了?真的懂了?”这回轮到杨瑞奇怪了。

“嗯。”方若凝点头道。“让我举个例子,你看看对不对。如果说你现在因为人类正常的生理原因死掉了,我不会内疚。而如果你是因为我的失误,没有把你保护好让你死掉,我是不是就该内疚?”

“这个……没错。”虽然方若凝举的例子实在让杨瑞非常不舒服,但这次她说得却是非常正确,杨瑞不由有些高兴。“呵呵,若凝,你真的成长了,现在已经能够分析人类的感情了呢。”

方若凝微微一笑:“可惜离我完全掌握还差得远呢,还有很多很多人类的感情,我都不懂。”

杨瑞哈哈一笑:“没关系,反正以后时间还长着呢,不怕没机会让你理解。”顿了一顿,又道:“现在,还是让我们考虑一下怎么去给林霓裳治疗吧,她爸爸对我们这么深恶痛绝,而且林霓裳现在也在医院里,无论是她爸爸还是医生都不可能让我们去帮她治疗的,那么……”杨瑞左右看了看,突然嘿嘿一笑。“那我们就不要正大光明的了……”

※ ※ ※

“知了……知了……”

夜空中,知了的叫声远远地飘荡开去,把已进深夜的BJ协和医院住院部更是映衬得格外宁静。这样就是在这个费用极度昂贵的住院部才能有这样的环境,不然想要在BJ市内找到这种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知了更早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生物,休想能够听到如此清脆的叫声。

负责巡查高级病房的护士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11点,伸手在开关上一按,这一块的灯光登时转为夜晚照明,只有非常昏暗仅供人看到大致情况的光亮照着走廊,让她走回值班室。灯光从走廊的窗户撒到外面,距离的拉长下,等落到地面的时候,更是仅仅剩了不比半弦月的月光明亮不了多少的光芒。

突然间,两条黑影从楼旁的树丛中窜了出来,随即以奇快无比的速度穿过楼房和树丛之间的近10米空间,瞬息间就到了楼房墙角的阴暗角落。

“几楼?”一个黑影突然轻轻地询问。

“301室,从这里上去正好。”另一个黑影答道。

“好,上去。”

随即就见两条黑影在地上一顿,突然就已经出现在二楼地窗户上,再用脚轻轻一点,就已经趴在了三楼某病房的窗户上。

这个病房里的人早已经睡了过去,被窗帘当得严严实实的房间里看不到一点点儿光亮。两条黑影贴着玻璃看了一会儿,又是先前的那条黑影问道:“怎么样?”

另外一条黑影点点头:“都睡着了。”

“那好,行动吧。”

“是。”

回答的黑影身后在玻璃上轻轻一按,就听“喀”的一声轻响,窗户随即滑开,两条黑影身子一纵,已经出现在病房内。

病房里只有两个女孩,一个躺在病床上,另一个则趴在病床边,都睡得非常熟,压根就没有觉察到已经进来了两个人。

先前的黑影看了看,突然笑道:“这两姐妹虽然性格一点儿都不一样,睡着后的表情倒是非常像。”又向另一条黑影道:“若凝,事不宜迟,你开始帮林霓裳治疗吧,我来把风。”

“是。”

这两条黑影,自然就是杨瑞和方若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