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7章 二次救治(下)
章节列表
第7章 二次救治(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下午决定要给林霓裳治病后,杨瑞心知不能通过正常的途径,便让方若凝记住了病房的方位,晚上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潜了进来。由于杨瑞武功现在已经略有小成,加上方若凝在旁辅助,自然不会被任何人发觉,轻松地进入病房内。

见方若凝走到林霓裳身旁准备开始治疗,杨瑞轻轻来到熟睡的林新月身旁,伸出一根手指在她背上一点,林新月顿时身子一软,瘫了下来。杨瑞忙伸手接住,把她抱到旁边的加速看守卧床上去,放好,拉过被子盖上。

转头发现方若凝手上红光已经开始冒了出来,杨瑞连忙来到窗户旁,把几层窗帘全部拉了起来。托高级病房的福,这些窗帘的遮光性非常棒,方若凝手上的光几乎完全透不出去。随即他又找到一块座垫压在门上玻璃处,一切准备功夫这才做好。

杨瑞冲方若凝点点头,方若凝立即把双手按上林霓裳的胸部,顿时,红光大作。杨瑞紧张地跑到窗户边和门边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多少光芒透出,安下心来,静静地看着方若凝给林霓裳治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不知道多长时间后,杨瑞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距离他们来到病房快1个小时了。来之前方若凝就已经告诉过他,因为有了的一次的经验,这次治疗只需要1个小时左右就可以了。再抬头看看,方若凝手中的红光已经比开始的时候弱得多了,他心知这次治疗马上就要结束,不由松了一口气。

“嗒——嗒——”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走廊上突然想起一阵脚步声,虽然已经十分轻缓,但此刻听在杨瑞的耳朵里,却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他身子一闪,来到门前,伸手掀开帘子一角向外看去。却见一个护士正打开一件病房门向里面看了两眼,然后再轻轻关上。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值班的护士查房来了。杨瑞回头看了一下方若凝,指指外面,方若凝却摇摇头,看来治疗正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不得。

杨瑞低头想了想,向方若凝摆摆手示意她继续,随即站在门后。

很快,护士就查到了这个房间。杨瑞看着门闩一转,大门轻轻滑开,一个带着白色护士帽的脑袋伸了进来。

“对不起了。”杨瑞在心里喊一声,立即手起落下,护士还没看清楚房内的情形,就被杨瑞击中脖子,随即闷哼,身子软倒。杨瑞依样画葫芦,把她抱住,然后和林新月放在一起。放下后,还不放心的伸手探了一下护士的呼吸,发掘她的呼吸仍然平稳,放下心来。

刚才他点昏林新月的时候用的是今天现学的点穴术,因为林新月熟睡不动,自然没有什么关系。而对付还是清醒状态的护士,自然没有把握,只能使用教官教给他的方法击中对方脖子致昏,可毕竟也是第一次,自然有些不放心。

解决了这些事情后,方若凝继续专心地治疗起来,很快,这次治疗就结束了。杨瑞长出一口气,拉着方若凝从窗口跳出去,几个纵跃,瞬息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 ※ ※

第二天一早,杨瑞只觉得一阵摇晃,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那胡子拉碴的脸。

“快起来了小羊,今天可是第一天上课,你还不起来,想迟到不成?”

杨瑞很是发了一会儿呆,才渐渐想起是怎么回事,一看床头的时间,立即发出一声尖叫,手忙脚乱地爬起床来,只在5分钟内就完成了洗漱事宜,随即和几个室友一起赶往教室。

大学里毕竟没有像以前那样,上来老师就所一堆废话,只是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几句就开始讲课起来。杨瑞只听了几句,就觉得脑袋重了起来。昨天他和方若凝去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是凌晨2点,等一切搞定回到寝室更是近4点,回去的时候还被几个室友嘲笑了一番,等到7点多起床,中间也不过3个小时。而今天又正好是刚刚军训完一个月的第一天,身体自然疲惫的厉害。他的头点了几下,最后终于支撑不足,软倒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正好在黑板上讲解完转过身来的老师一眼瞅见,不由脸色一变,没想到今天第一天上课就有人在睡觉,这分明是对他权威的直接挑战。低头扫了一眼第一天带上的点名本,和刚才众人的自我介绍对照了一下,一个名字浮上心头。

“杨瑞……”

被列入黑名单而浑然不知的杨瑞一直睡到上午第三节课才被腰间传来的一下刺痛惊醒过来。他皱皱眉头睁开眼睛,向刺痛传来的方向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笑脸。

“你……林新月?”杨瑞吃惊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是我。”林新月笑眯眯地应道。“杨瑞,谢谢你。”

“谢我?为什么?”杨瑞莫明其妙地道。

“行了,就不要隐瞒了。”林新月稍微凑近了些,在杨瑞耳旁悄声道:“姐姐今天早上就醒了,现在精神好得很。哼哼,昨天晚上是你和若凝到了病房来吧,我才不信那些废柴医生能在一晚上把我姐姐治好呢。”

“废柴医生……”想到BJ市最著名医院的最权威的一群医师被称为废柴,杨瑞不由苦笑。这可怨不得他们,林霓裳的病,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医生能够医治的。当然,他不好说什么,只得点点头:“不管那么多,你姐姐醒过来了就好。”

“承认了?”林新月微微一笑。

杨瑞耸耸肩:“我想我没必要对你隐瞒吧,实话说,这是做给你那个老古板父亲做的。”对于昨天林啸庭的态度,杨瑞仍然微有怨言。

林新月有些尴尬地道:“对不起了,我爸他……以前因为一件事情被刺激过,所以从来都对非正规医院的人治疗别人非常反感。”说到这里,林新月的脸色有些黯然。

杨瑞的脑袋里立即浮现出林新月家书房内挂着的那幅和她们两姐妹很像的画像来,难道……当然,他知趣的没有开口问。

“好了不说这些了,杨瑞,今天晚上有事情吗?我爸爸想请你和若凝吃个晚饭,顺便……赔罪。”林新月道。

“赔罪?”

“是啊,姐姐一醒,我和她就像爸爸说了你和若凝上回治疗的事情,这回有实例作证,再加上姐姐的说明,爸爸就相信了,想起昨天对你那么恶劣的态度,他很抱歉,所以想特地请你和若凝吃饭道歉。”说道这里,林新月突然嘟起嘴。“爸爸也真是,我说了那么多他都不信,姐姐只说了几句她就信了。”

看到林新月这副样子,杨瑞不由失笑,想不到她还吃起自己姐姐的醋来了。嘴里却道:“我想就不必了吧,林叔叔也是不了解,算不上什么大错,不必道歉。”

“晚上可不只是道歉,同时还要道谢,还要求你事情呢,不管怎么说,你和若凝一定要去。下午放学后不要走,我回来找你的。”说完这些,林新月起身离开,几下离开教室。

杨瑞顿了一下,想起自己还没她的联系方式,刚准备追问,老师突然走了进来,宣布最后一堂课开始。

“怪不得她急着走。”杨瑞只得重新坐下来。林新月并不是他们班的学生,看来也只是趁着上课的间隙来和他说一下而已。“她既然能够这样找到我,想必是有什么方法,晚上也不用担心找不到。”

“嘿,小羊,那个女孩是谁?怎么这么漂亮?”杨瑞刚一坐稳,另一边的钱满溢凑了过来问。

“是啊是啊,虽然还比不上若凝,但也是非常漂亮了,你小子什么时候和别人勾搭上的?”既然有钱满溢,自然少不了另一头色狼顾风。

杨瑞左右看看,笑道:“我要是说我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你们信不信?”

“切——”两人同时向他比个中指。

杨瑞笑笑不理他们,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其实他说的也是实话,虽然和林新月接触的也不算少,但除了知道她的名字,还知道她家很有钱外,对她其它的了解还真是不多。

“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想那么多。”杨瑞打了个哈欠,沉沉睡去。

自然,他又一次被记入了黑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