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2章 两封请柬(下)
章节列表
第12章 两封请柬(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先生请慢用。”

看着漂亮的服务员把燕窝粥放好离开,杨瑞重新坐直身子。

顺手摸到真皮沙发上的狐皮椅垫,顺滑的感觉再次从指尖流过。就着水晶吊灯的亮光看了一眼对面笑意盈盈的西装男,杨瑞突然觉得,这顿午餐恐怕不是那么好吃。

“来,先吃,别客气。”西装男也不多话,伸手示意杨瑞开吃。

杨瑞等了一下,看见他也低头开始喝粥,似乎没有要说话的想法,只好低头闷声喝粥。

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刚才在食堂为了等方若凝来,他确实也没吃几口饭,加上早饭照例没吃,现在确实已经饿得厉害。这一张口,顿时便没有停下,直到吃得不能再饱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这时西装男早已经停下来看着杨瑞,见他吃完并擦干净嘴,才缓缓道:“杨兄弟猜得没错,我这次来找你,和刘洪生一样,是为了请你到我们家做客。这时请柬。”说罢递过来一封异常华丽的请柬。

杨瑞接过来一看,无非就是让杨瑞在什么时间到哪里去。只不过……

“12月20号……咦?不就是阴历十一月初一?”杨瑞讶道。“那不是和刘洪生请我去武馆做客在同一天?”

西装男笑笑点头:“没错。”

“那怎么行,我又不能分为两个人。”杨瑞不禁有些奇怪。“你们不能换个时间吗?”

西装男微微摇头:“对不起,这时我们家老爷子的意思,我没权利更改。”

杨瑞呆了半晌,道:“那……我中午去武馆,晚上去你家?”话一出口他自己就觉得很蠢,刘洪生是什么人,这么盛意邀请自己,怎么可能让自己随便就走了。而这个西装男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可是用脚想也知道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怎么可能接受这个提议。

果然,西装男又摇摇头:“那也不行,老爷子晚上从不见客。”

杨瑞不禁有些发怒。

“这可是你们请我,又不是我自己想去。”

当然,这话他没说出口。

西装男看看杨瑞的脸色,笑了笑道:“好吧,我也不打哑谜了,杨兄弟,你把刘洪生给你的请柬和我给你的请柬放在一起看看。”

杨瑞依言把两个请柬放在一起,仔细看了看,却没有任何发现,刚想询问,西装男又道:“注意看右下角。”

“右下角?”杨瑞又仔细看了看,发现两封请柬虽然样式、笔迹、颜色等等都不相同,但是在右下角,却都有一个特殊的标志。刘洪生給的请柬右下角是一个门牌模样的标志,上面的花纹缠绕,显得十分古朴。正中一个大大的字——蔡。而西装男给的请柬右下角却是团白色云彩,背景是天空的湛蓝,倒是有几分艺术气息。

“这是什么意思?”杨瑞抬头问道。

西装男道:“杨兄弟果然是涉入武林不深。刘洪生给你的那个请柬右下角的标志,在武林中号称蔡王令,以前只要这个蔡王令一出,必定是大事发生,想不到蔡屈那老头子这回请你就动用了这个东西,还真是郑重其事。”

“蔡屈?”杨瑞更是惊讶。“你是说,这个是蔡屈的标志?”

“没错。”西装男一副戏谑的笑容。“刘洪生,正是蔡屈的关门弟子。”

杨瑞愣了愣,又去看西装男给的请柬,下面那团云彩似乎也活了过来,在杨瑞面前变成一个人的形象。

杨瑞抬头盯着西装男,吞了吞口水,艰难地道:“你……你是不是姓云?”

西装男大笑点头:“没错,在下姓云名宏。”

“云天生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父。”

※ ※ ※

“砰……”杨瑞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一动不动。两封请柬就散落在床头,也正在他的眼皮子下面。

“去死吧。”杨瑞手一挥,两封请柬飞了出去。

呆了半晌,他猛地坐了起来,起身又捡起两封请柬,拿在手里顶着。

“真是……我到底去哪儿呢?”

下午云宏虽然并没有说太多话,但是意思很明白。现在蔡云两家都想拉拢杨瑞,云天生甚至不顾自己被方若凝打伤的仇,只要他肯去,立即冰释前嫌,并且杨瑞可以立即成为云家的高层人物,可以动用云家很大一部分的资产。光从云宏表面上海宏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就可以知道这份资产绝不小。

可是杨瑞打心眼里讨厌。钱财这些,从小在外公家长大的他根本就见识得多了,拿这些是不可能打动他的。不过云宏的口气里除了拉拢,还有几分威胁的意思。想必只要杨瑞一个不如他们意,麻烦就会接踵而来。

至于蔡屈那方面,想想也知道和云家的要求没什么区别。

“烦……”杨瑞皱眉看着两封请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两家的邀请非要安排在同一天,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他们要的就是杨瑞投靠一家,而绝不能脚踩两边船。

“靠,我只不过是个学生,至于你们大动干戈吗?”杨瑞自言自语道。

“怎么了?”宿舍门突然被推开,方若凝走了进来。“杨瑞,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病了?”说罢伸手探上杨瑞的额头。

“脑电波混乱,其它一切正常。杨瑞,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吗?”方若凝问道。

“没什么。”杨瑞叹了口气。看着方若凝一时不知道改说什么。蔡云两家之所以这么想拉拢他,最大的因素自然不是因为他自己,而肯定是方若凝。那天方若凝一掌就击退了云天生,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太过强大。两家自然而然就起了拉拢之心。可是这却怪不得别人,要不是杨瑞自己想要給候天成报仇引出了蔡屈和云天生两人,并且因为太年轻气盛导致自己陷入生命危险,方若凝也不会在两人面前表现出来这么惊人的实力。

“不,你的脑电波十分混乱,一定是有心事。”方若凝却异常坚定地道。

“若凝,你还是……”杨瑞刚想说“你还是不要问了”,突然又觉得不妥,如果连方若凝他都不能吐露心事,那么还能有什么人去让他倾诉。

想到这里,他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給方若凝听。

“嗯,我知道了。你是担心他们会找你的麻烦?”听完后,方若凝想了一阵,直截了当地问道。

“对。”杨瑞点点头。

“我觉得这一点不用担心。”方若凝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保护你的安全是我的职责。根据我的分析,他们还不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所以你不需要烦恼。”

“说得简单,可是……”杨瑞苦笑,在方若凝的保护下,他确实不需要担心这些,可是这毕竟是件麻烦的事情。“可是……很烦啊。”

“如果只是心烦的话,不想它就好了。”

杨瑞更是苦笑:“哪有这么容易……”

方若凝突然伸出手揽住杨瑞,把他的头贴在自己胸口。柔声道:“这样好多了吗?”

杨瑞一个措手不及,脸直接贴在了方若凝胸前的两团突起,只感觉异常柔软,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他立即满脸通红,连忙直起身推开方若凝,道:“若凝,你这是从哪里学到的?“

“宿舍里的同学最近在看一部电视剧,里面的男主角烦恼的时候,女主角总会这样子,然后男主角就好多了。”方若凝伸手摸了一下杨瑞的额头,道:“脑电波混乱度下降,看来这样很好,来,继续吧。”说罢伸手还想去抱杨瑞。

“行了行了,我好多了。”杨瑞连忙躲开。看着方若凝,突然觉得一股暖意涌了上来,禁不住笑道:“若凝,正常情况下是男孩子抱住女孩子嘛,来,让我抱抱你,补偿一下。”

“好。”方若凝自然不推辞,迎上去被杨瑞一把抱住。

“唉,感觉真好。”抱住方若凝柔软的身躯,杨瑞舒服得长出一口气。“要是学校的那帮家伙看见,非得妒嫉死不可。”他不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不过话说回来,若凝的手感真不错……”

“杨瑞,你有性冲动了,请问……”

“别别……我没事,真的没事……”

我们得承认,杨瑞毕竟是个年轻气盛……呃,外带血气方刚的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