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3章 所谓圣诞(下)
章节列表
第13章 所谓圣诞(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此时晚饭刚过,暮色却早已经淹没掉整个大地。两人所在的是一条比较僻静的道路,街灯早已经不那么明亮。昏暗的灯光下,水泥街道一片浊黄,只余路旁小树林中还没有化去的冬雪反射出道道白光,在地面形成一道光晕,把个小树林也映衬得多了几分神秘。

杨瑞摸了摸树林旁的座椅,确定已经被打扫干净后,便与方若凝一齐坐下。

BJ的天空,早已经因为污染和沙尘而阴沉得看不到一颗星星,杨瑞盯了半晌,不由怀念起在小夜山顶看到的那满天星斗,更加怀念起和同学间朝夕相处的日子来。

“唉……”杨瑞轻轻叹了一口气,低下头来,迎上方若凝询问的目光,道:“若凝,要问为什么要有节日,就要说到人类之间的感情了。”

“又是感情吗?”

“是的。如果说节日的具体由来,我可从来没有考据过这些,所以也没办法解释給你听。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我有自己的想法,倒是可以让你参考下。”

“嗯。”方若凝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呵呵,节日么,如果简单点儿说,无非就是人们为了互相联络感情而创立的名目罢了。你刚才也问过,平常的日子有那么多,为什么人们非要集中在节日里来联系。这个恰恰是为什么有节日了。正因为平常的日子太多,如果每天每时每刻大家都要互相联系来增进感情,那无疑是非常累人的一件事情。感情这个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它却是有限度的。一个人的感情再浓烈,他终究还是有用尽的那一天。所以呢,平常的日子,大家也都是普普通通地过罢了。可是矛盾的是,人们又不会满足于一直就这么平淡地活下去,感情积攒得久了,也是需要寻找一个发泄的途径。当然了,我们总不能无缘无故地跑到大街上去发泄,那样会被人说是发春的。别问我发春是什么意思,回去你上网查吧。正因为这样,节日这种东西就出现了,有了节日后,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发春了……”说到这里,杨瑞自己也忍俊不禁,笑了笑接道:“另外呢,人类的感情又分很多很多种,所以节日也有很多很多种。春节,这个中国最大的节日代表着合家团圆,家庭,自然也是人们最重要的部分,同是代表着亲情。情人节,顾名思义,是情人之间的节日,代表着爱情。重阳节,老人的节日,这时亲情的细分了。另外还有很多节日,具体的意思你也可以去查。总之,节日就是一个名目而已,虽然日子和一年365天里的哪一天都没区别,但是在人们眼里,却是大不相同。怎么样若凝,懂了吗?”

方若凝低头想了半天,还是摇摇头:“不懂。”

杨瑞哈哈一笑,道:“不懂就不懂吧,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种东西,也是见仁见智了。你现在毕竟还对人类的感情不太了解,等到了一定时候,你自然就会懂的。”

“嗯。”方若凝眼中一道细微的红光闪过,随即恢复平静。

杨瑞左右看看,道:“那我们回去吧,不早了。”刚一站起身,猛地又停住,轻声道:“若凝,你听到了吗?刚才似乎有个女孩子的叫声。好像是在喊救命?”

方若凝点点头:“是的,我们要不要去救她?”

“废话,当然要救。”杨瑞怒道。“快,你确认一下方向,我们追过去。”

“这个方向。”方若凝手指向小树林的深处。

“快去。”杨瑞也不多话,当先向那个方向窜去。

两人身形奇快,一会儿功夫就已经穿过了小树林,刚一出来,一条白色的带子横在眼前,却是护城河。方若凝停了一下,猛地窜前两步,伸手在河边的栏杆上一撑,便跳了下去。杨瑞还未及呼叫,就听到下面几声闷响,遂即方若凝的声音传了上来。

“安全了,下来吧。”

杨瑞来到河边趴在栏杆上一看,发现靠近河岸的堤边是几个阶梯,正通向跨河的拱桥中间的桥洞处,方若凝就站在桥洞边向他招手。

杨瑞也翻身下去,来到桥洞边向里望去。

就着河面反衬的灯光,杨瑞勉强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形。长约10米,宽约4米的桥洞里,3个年轻男子瘫倒在地上,个个缩成一团,看起来很是痛苦,看样子是被方若凝在瞬间击倒。桥洞的另一头,一个雪白的“东西”缩在那里,杨瑞定了定神才看清楚那原来是个女孩子。

杨瑞左右看看,走到那个女孩子身旁蹲了下来。

“你……”才蹲下来说了一个字,杨瑞才因为靠近而看清楚,这个女孩身上竟让没有任何衣物。杨瑞惊得连忙站起来,背转身去招呼方若凝过来。

“若凝,去把这件衣服给她披上。”杨瑞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吩咐方若凝道。

“好。”

这一下事情显而易见,杨瑞扫了一眼地上的3个男子,忍不住一人踢了一脚,同时呸了一声,怒道:“败类。”

“好了。”身后方若凝的声音响起。

杨瑞回过头一看,发现自己还真没看错,对方确实还只能算是个女孩子。微光下显出的脸庞明显稚气未脱,顶多也就是一个高中生模样。

杨瑞叹了一口气,柔声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我打110?”

“不……不要……”那女孩急忙摆手,颤声求道。“他们……他们还没把我怎么样,你们就来了,而且……我不想让别人知道。”

“我就知道。”杨瑞在心里嗤了一声,也懒得和她说什么不能纵容坏人,道:“这3个人你认不认识?想怎么处理?”

“我……他们……他们是我同学。”女孩渐渐地能够清晰说话了。“本来只是因为快过圣诞节,怕家里到时候不放我们出来,所以趁着今天出来玩的,没想到……没想到……”话还未完,女孩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MD,还是同学。”杨瑞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刚才和方若凝倾谈时的好心情顿时破坏怡尽。同是厌恶地看了女孩一眼,心想你既然会合这帮家伙混在一齐,平时只怕自己也不检点吧。“圣诞?真TM操蛋。”

“杨瑞,怎么办?”方若凝突然问道:“她现在体温已经远低于正常范围,再这样下午只怕会有危险。”

“嗯?”杨瑞一愣,这才想起女孩身上只有自己的一件大衣,而BJ的冬夜,温度可是低得可怕。想了想,他掏出钱包递给方若凝:“若凝,刚才我们说话那附近好像有一家小旅馆,你带她去开个房间,让她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一会儿我就过去。”

“好。“方若凝接过钱包,却先蹲下来在3个家伙身上点了点,这才扶着女孩走了出去。

方若凝和女孩刚一离开,3个家伙陆续醒了过来,刚一醒就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只有一个杨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咦?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啊,我怎么动不了了,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小子,块放开我们,不然让你好看。”

杨瑞冷笑地看着几个人大呼小叫,过了好一会儿见他们好没住嘴,便一人踢了一脚,这下3个家伙老实了许多。

“哼,我说你们3个,想强奸自己女同学也要找个好地方吧,冰天雪地的,这个桥洞里很刺激么?”

3个家伙自然知道自己事情败露,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本来我是想把你们交给警察的……”说到这里,杨瑞故意顿了一顿,发现几个人居然脸有喜色,顿时知道是怎么回事,冷哼一声,转口道:“不过她不愿意,既然她已经不追究了,我也懒得管你们,咱们就此拜拜吧。”说罢转身就走。

方若凝刚才点的那几下,杨瑞看在眼里,自然这几个人至少有大半天都动不了。因为那个女孩自己怕报警,而且女孩并没有真的被他们得逞,杨瑞也不想自己去做什么,干脆就留这几个家伙在这里受冻一晚上好了。以现在的温度,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躺上一晚上,那滋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怎么样。

“喂,你别走,快放了我们,不然我们一定让你没好果子吃。”

“就是,告诉你,我们的大哥可是余正风,你出去打听打听,不想死的话就识相点儿放了我们。”

“什么?”杨瑞旋风般转过身来,来到说话的人旁。“你说是谁?”

那人还以为杨瑞怕了,忍不住得意起来。“你想不到吧,我们的老大可是余正风,那可是BJ地面上的头脸人物,我劝你赶紧放了我们,那我们还可以不计较。”

“余——正——风。”杨瑞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吐出这3个字来。怔了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道:“表哥啊表哥,想不到我们会这样见面。”

“喂,快放了我们啊,冷死了。”3个家伙兀自叫嚣着。

杨瑞猛地心头火起,喝道:“叫个屁,你们不是很喜欢这里吗?我让你们喜欢个够。”说罢上前动手,把3个人的裤袋全部解开,所有的裤子都扒了下来。

“哈哈,你们刚才是不是就想这样,我成全你们。”虽然光芒太弱导致看不清楚3个家伙的脸色,但只从他们颤抖的身躯和在寒风中萎缩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某部位,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恐惧来,杨瑞不由哈哈大笑。“你们在这里慢慢享受吧。”

说罢转身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