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4章 兴师问罪(中)
章节列表
第14章 兴师问罪(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杨瑞。”远处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叫声,杨瑞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林霓裳正在从大厅另一头走出来。

听着硬币掉在地上弹起的叮叮声,杨瑞扫了一眼却没看到,只好先迎上林霓裳。

“怎么样?”杨瑞指指房间的方向。

“已经看好了。”林霓裳笑着看看旅馆左右,压低声音道:“杨瑞,我准备把她接到我们家里去住一晚上,你看怎么样?”

“去你们家?为什么?”杨瑞一愣。

“这……”林霓裳迟疑了一下道:“旅馆人多嘴杂的,她刚刚经过那个……如果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旅馆这种地方,我怕她会有些问题。”

“有什么问题?”杨瑞还是不明白,不过林霓裳的决定,他自然是赞同的,毕竟她也是女孩子,要比他了解女孩子的心理,于是也不多问,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好,我马上就去给她买一套衣服穿上,一会儿你和若凝一起跟我们到我家去吧,今天晚上就在我家睡好了。”

“去你家睡?那怎么方便。”杨瑞一怔,连连摆手。“你爸这些天又不在家,你们全是女孩子,我一个男孩子跑去做什么。”

林霓裳抿嘴一笑:“你还真是……大家这么熟悉的朋友,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走吧,正好过两天也是若凝给我复查的日子,干脆提前几天去好了。再说你也很久没去我家玩了,就当我现在邀请你去好吗?”

林霓裳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杨瑞自然没什么好推辞的,只好点头答应。

“那好,在这里等一下,一会儿我带着衣服回来你就去退房间吧。”林霓裳交代一句,扬扬手走出旅馆。

看着林霓裳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夜色里,杨瑞发起呆来。

“1,2,3……天,我要和4个女孩子住在同一间屋子里啊。”杨瑞不由得浮想翩翩,脑袋中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也冒了出来,想着想着,某些少儿不宜的镜头也冒了出来……

“呸呸……杨瑞,你真是混蛋。”意识到自己脑袋里的龌龊,杨瑞连忙摇摇头,把各种杂七杂八的念头全部抛开。“还是想想正事吧,对了,刚才的硬币呢?”

这一回过神来,杨瑞想起刚才掷出的硬币,在地上找了半天,终于在沙发靠敲的一边角落里找到了。可是刚一看到硬币,杨瑞登时怔住。

这枚有可能决定杨瑞命运的硬币,竟然不偏不倚地被两块地板中间的缝隙夹住,稳稳地立了起来。

“老天爷,你这是在耍我吗?”

※ ※ ※

林霓裳的动作很快,只不过20分钟,她就带着大包小包走进了旅馆的大门。看见杨瑞还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发呆,便向他笑笑,再冲前台指指,示意他去退房。杨瑞这才离开自己P股半天没离开的沙发,走到前台结账去了。

手续办好,林霓裳几人也从房间走了出来。方若凝的背上正背着那个女孩,看样子还在熟睡中。

见杨瑞露出疑问的目光,林霓裳解释道:“还是让她睡着吧,她毕竟受了惊吓。”

杨瑞点点头,领头走出旅馆,步入停在旅馆外等候的出租车。

第一次杨瑞去过的林家别墅,可是距离市区与学校非常远,为了林家两姐妹上学方便,林啸庭干脆就在市内距离学校近的地方又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給两人住。平实上课期间,两姐妹便在这里居住。这么晚的时候,几个人自然也不可能回别墅,自然一路开往了这个公寓。

“我们出去吧。”看着方若凝把那个女孩放在床上并铺盖好,林霓裳低声说了一句,带着林新月和方若凝退出了房间,并随手关上门。

杨瑞自然是被丢弃在客厅的沙发上,见几人退出来,望了过去。

林霓裳笑笑道:“好了,等明天她醒过来,我和她交流一下,尽量让她不要留下心理阴影吧。”

杨瑞伸出大拇指表示赞扬:“霓裳你还是心理学家,真厉害。”

“我姐姐当然厉害了。”林新月得意地耸耸鼻子,那样子倒像是在夸她一样。她来到沙发边推了杨瑞一把:“过去点。”随即挨着杨瑞坐下。可是刚一坐下,突然夸张地叫了一声,捏着鼻子指向杨瑞道:“哇,你几天没洗澡了?身上这是什么味道啊。”

杨瑞纳闷地举起袖子闻了闻,果然闻到一股怪味,歪头想了想,这才想起自己今天晚上为了救这个女孩,先是极速狂奔过,然后又钻了桥洞,那可是污秽堆积的地方,身上有怪味也不稀奇。只是自己成天在男生宿舍这种味道只有更浓的地方代惯了,也没觉察出来。可是林新月自然不一样,鼻子比他敏感多了。

“快给我滚去洗澡,不然今天晚上我才不让你睡我的床。”林新月皱了皱眉头就把他向浴室的方向推。

“等等……”杨瑞一怔,诧异地看向林新月。“你刚才说什么?我今天晚上睡你的床?”

“废话,不然你睡地板?”林新月没好气地道。“快去洗澡,洗干净点儿,要是我明天发现自己被子上也有这种怪味,我非杀了你不可。”

杨瑞摸摸鼻子,心想自己还是不要冒这个险的好,指指沙发道:“我睡沙发就好了嘛。”

“客厅的空调坏了,还没修好。”林霓裳接口道。“再说这个沙发并不是那种可以翻作床做的类型,这么冷的天,你睡一晚上的话我怕会生病。”

“那你还叫我也过来……”杨瑞有些奇怪的看看林霓裳,却没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异样的神色,只好在林新月的推攘下进了浴室。

洗到一半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敲响,林霓裳的声音穿透塑钢门传了进来。

“杨瑞,我和小月还有若凝先去睡了,我找了一套我爸爸留在这里的衣服,他买来后还没有穿过,就给你好了,我就放在外面,一会儿你洗完换上。你的衣服有点儿脏了,就留在这里明天我们帮你洗了吧。”

杨瑞本来尴尬得要命,可是听完林霓裳的这一番话,不期然地竟想到了以前在家的时候,难得父母都在家,杨向东去洗澡,余华就会这样在浴室门外嘱咐一下。想到这里,他不由有些出神了。

“杨瑞?杨瑞?”没听到杨瑞的回答,林霓裳提高了声音,用力敲了敲门。

“啊,我知道了,你们先去睡吧。”杨瑞连忙回答。

“嗯。”听着林霓裳的脚步声走远,杨瑞摸摸脑袋,暗道:“霓裳还真是做妻子的好人选呢。”

有着林新月的“威胁”,杨瑞多洗了两遍才走出来。轻轻拉开浴室的门,客厅里果然没有了林霓裳等人的踪影,只余下一盏台灯散发出昏暗的光芒。杨瑞迅速地取过门外凳子上放置的一套衣物,入手就是一股柔顺的感觉,心想林啸庭还真是奢侈,连内衣这些都要买这么好的,反观自己虽然家境不错,却还从来没有买过太贵的衣服呢。

当然,杨瑞也只是心理稍微愤愤一下,真要是让父母带着他去买特别贵的衣服,他自己还未必会愿意呢。

穿好衣服,杨瑞顺手关掉客厅的台灯,耳朵里响起林霓裳几人在房间里聊天的声响。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以他现在的耳力,也不过听到“杨瑞”“柳宁”等等几个名词。

“女孩子们还真是八卦得厉害。”杨瑞苦笑一声,推开林新月的房间门走了进去。

出乎杨瑞的意料,林新月的房间却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冲满各种稀奇古怪东西的小东西的地方,反而非常得整洁简单。除了粉红色的被单桃色的棉被娃娃头的枕头,以及床脚一个大大的布娃娃外,别的地方并没什么让杨瑞觉得别扭的地方。尤其是电脑桌上除了一台显示器外别无它物,更是让杨瑞这个什么东西都朝电脑桌上扔的家伙自惭形秽。

有人说一个人的房间摆设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内心,这句话杨瑞也是同意的。观察了一会儿林新月的房间,他不由对林新月有了不少改观。以前他就认为她是一个典型的千金小姐,虽然谈不上骄横,但多少有几分娇气让他不是很喜欢,不过现在看来,她内心里其实并不是这个样子。虽然床上的那部分显示出了她作为小女孩的一面,可是其它的房间布置缺让杨瑞觉得她应该是个有原则有内涵的女孩。电脑桌上白色的键盘键位一尘不染,更是显出了她的细心和认真。

“或许我应该重新看看她了。”杨瑞点点头,一眼瞥见床头的时钟,时针已经指向了12点,再想起明天还有早课,立即所有想法全无,连忙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

躺了进去,触目却全是小女孩特有的粉红可爱眼色,再闻闻被窝里那一缕缕特殊的香气,杨瑞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一只羊,阿弥陀佛,两只羊,阿弥陀佛,三只羊,阿……一百零三只羊,阿……FUCK!不行,还是出绝招吧。经济学作为社会科学的主要分支之一,是研究一定经济制度下稀缺资源如何配置和利用,以提高效率,进而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的学问。这里用“学问”而没用“科学”二字,是因为至今关于经济学是不是一门科学尚存在争议。现代西方主流经济学大体上可以分为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两大部分,二者都采用数量分……”

终于,在伟大的催眠绝学——《经济学概论》的帮助下,杨瑞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