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8章 父女相认(上)
章节列表
第38章 父女相认(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事起突然,即便是以方若凝绝对远超人类的反应和速度,仍然只来得及伸手隔开左边一人,刚想要拉开薛品言让他躲开右边那人的攻击,却发觉薛品言竟然身子向右一倾,直直地把自己送到了刀口上去。

“唔——”

薛品言一声闷哼,踉跄地退开两步。

两个偷袭的人也不是什么高手,薛品言刚刚中刀,方若凝已经击晕左边这个人,身形一晃,随即又一掌切下,右边的人也步上同伴后尘。

解决完两人,方若凝立即蹲下身查看薛品言的情况。

“刀口不深,并没有伤到主要器官,伤势严重度低。”只是伸手探了一下,方若凝便迅速得出结论。“不过……”这个伤势,如果让方若凝自己处理,可以很快就止住血,并在短时间内就让伤口愈合,一切如初。但是这样一来势必会显示她的超级能力,这一点是杨瑞不允许的。

“我送你去医院吧。”方若凝低下身把薛品言扶起来。刀口虽然不深,但血却一直止不住从薛品言使劲捂住的手缝中渗透出来,看起来很是吓人。

“不……不行……不能去医院。”薛品言的声音虽然因为伤势而显得虚弱,但语气却是无比坚定。

“为什么?不去医院的话,你这个伤势可能会有问题。”方若凝愕然道。

“不行,要是去医院的话肯定会被那些狗仔队知道,要是经过他们一传播,到最后就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了。”薛品言咬咬牙,吸一口气,突然蹲下来从路旁的一小块土地中挖出一块泥土,然后掀开衣服,对准伤口的地方按了上去。

“你做什么?这样伤口很容易感染,会更严重的。”方若凝讶道。

只见薛品言虽然因为这个刺激疼得呲牙咧嘴,但却仍然忍住不吭声,过了一会儿,伤口的血竟让真的止住了。

“嘿嘿,还是土方法有用。”疼痛让薛品言的脸变得煞白,这个本因能够引起众多小女生尖叫的笑容也变得无比诡异。“若凝,帮个忙好吗?送我回我住的宾馆。”

方若凝点点头,回头看一下晕倒在地上的两个人,道:“这两个呢?要不要报警?”

“不。”薛品言摇摇头,伸出脚一脚一个把两人手中的刀子踢进了旁边的下水道,还在地上抹了抹,让自己溅到地上的血迹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让他们躺在这里吧。”

虽然对于薛品言为什么会这么做不理解,但是方若凝除了在杨瑞面前会问各种问题外,在别人面前都是尽量保持着观察的态度,于是也就不多话,扶着薛品言出了巷子。

幸好今天薛品言为了一个人出来,进行过一番乔装打扮,把身上的衣服重新摆弄一番后,倒也让外人看不出身上有伤来。两人一路打车过来,顺顺利利地就到了薛品言所住的宾馆。

因为薛品言的伤势,在进入宾馆的时候,方若凝不得不贴近搀扶着。在外人看来,两人的姿势无疑却是非常的亲密。

而这个情形,恰恰被杨瑞看到。

“若凝怎么会合薛品言走这么近?”一股不知名的情绪陡然从杨瑞心中冒起,这股情绪夹杂着愤怒、伤心种种复杂的感情,一时间让杨瑞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难道若凝真的被他骗了?”

“嘿,杨大哥,你在看什么?怎么冰激淋都掉地上了?”

陡然间一只手在杨瑞眼前晃了晃,李佳的声音随即响起。

“嗯?哦……”被李佳这么一打扰,杨瑞总算回过神来。“刚才一下没拿稳,我再去买吧。”

“不用了,我现在好渴,还是去喝水好了。”李佳笑道。“对了杨大哥,你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表情那么可怕。”

“可怕?”杨瑞不自觉地摸摸脸。“没什么,只是突然响起一件事情,有些失控罢了。”

这下冷静下来,杨瑞立刻暗骂自己愚蠢。方若凝又不是普通的小女孩,怎么可能会因为薛品言的外表和身份而被迷住,自己实在多虑了。

可是……自己刚才的情绪。

“不是吧……”杨瑞怔怔地看着宾馆的入口,喃喃自语。

“不是什么?杨大哥,你今天好奇怪啊。”李佳更加奇怪了。

杨瑞皱皱眉,试图摆脱自己心中这股不知名的情绪,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成功。想了想,只好道:“李佳,今天我恐怕不能继续陪你了。实在对不起,有些事情,我必须马上弄清楚才行。”

李佳好奇地盯着杨瑞啃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嗯,没关系,反正也快吃晚饭了,我也要立即回家。”

杨瑞讪讪一笑道:“对不起了,本来还说好好陪你玩玩的。”

“没关系了。”李佳耸耸肩道。“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倒是你啊杨大哥,你刚才的表情……无论什么事情,想开些好吗?”

“嗯?”杨瑞一愣,定睛看了看李佳,却发现她一脸担心,不由失笑道:“没关系,我真没什么。唔……你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好。”李佳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女孩子,冲杨瑞摆摆手,伸手招停了一辆出租车,随即绝尘而去。

“呼……”眼瞅着李佳坐的车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杨瑞转头扫了一眼刚才薛品言和方若您进去的宾馆,长出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去看看吧。”

整整衣服,杨瑞便向宾馆大踏步走了过去。

那么这个时候,薛品言和方若凝又在做什么呢?

其实两人一直到进入薛品言所住的房间值钱都没什么意外,而当方若凝关上门后,薛品言却一阵抽搐,直直地软了下去,如果不是方若凝反应够快把他接住,恐怕他那张让无数女孩子兴奋尖叫的帅气脸庞就要和宾馆房间的地面来次亲密接触。

待方若凝小心翼翼地把他摆在床上后,洁白的床单立即染上一片血红,却是他刚才使用土方法止住血的伤口终于还是忍不住裂了开来。

“若凝……若凝小姐,帮我把我的……我的皮箱拿过来。”薛品言努力睁开眼睛,指了指放在墙角的一个箱子。

“对,就是那个,打开它,在衣服下面,有一个工具包,帮我拿过来。”

果然,皮箱的下层竟然别有洞天,一个非常精致的黑色工具包躺在里面。方若凝依言拿到薛品言前面,他已经坐了起来。结果工具包后,按了两下,工具包弹开,里面竟然出现一排密密麻麻但却摆放整齐的医用工具。

“嘿嘿,想要我的命,也不是那么容易。”薛品言呲着牙一笑,熟练地从工具包里拿出各种工具,开始处理起伤口。

即便是以方若凝这种拥有绝对先进和完美的急救手段的眼光来看,薛品言的所有动作都称得上优秀,如果不是知道他身份的人,恐怕真的会以为他是一个专业的外科医生。

不一会儿,伤口已经被他处理完毕,盖上衣服后,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外,恐怕任谁也看不出他是个受伤的人。

“若凝,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收拾完工具后,正好迎上方若凝的目光,薛品言笑道。

方若凝定睛看着他熟练地收拾好工具,轻轻点头。

薛品言稍微移动一下身子,让自己背靠着床躺得更舒服些,这才道:“其实,我也不是生来就是明星的。小时候……”

完全不像一个受伤的人,薛品言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无非就是告诉方若凝,他以前是立志做一个外科医生,只不过后来被星探看中才进入演艺圈发展。至于为什么会被人刺杀……

“……演艺圈的黑暗,可能超出你的想象,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薛品言以一句话做结。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邀请我去出演?”方若凝反问道。

薛品言一愣,随即笑道:“这个你放心,这次的人都是我接触过的,都还不错,而且有我在,也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方若凝微微一笑,站起身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没有问题了,那么我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嗯?你就这么走了?”薛品言愕然道。

“嗯,晚上已经和杨瑞约好了要一起吃饭,现在时间快到了,我该走了。”

“可是……”薛品言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

“没什么……”薛品言摇摇头,勉强笑道:“那好吧,我确实也没什么问题了,一会儿我的经纪人也会过来,有人照顾我的,你先走好了。”

“那好,再见。”方若凝竟然丝毫不做停顿,说一声再见立即打开门走了出去。

薛品言怔怔地看着重新关上的门,好半晌才喃喃道:“方若凝啊方若凝,你还是女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