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7章 再次邀请(下)
章节列表
第37章 再次邀请(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向前推两个小时。

BJ某著名的游乐园内,方若凝静静地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前面同寝室的女生和一堆男孩子在一起嘻笑,心里却在计算着时间。

“从这里去约定地点,无意外的话需用时27分钟——30分钟,约定时间为19时30分,最晚需要19时整出发。为防止意外,最好于18时30分出发。现在时间为14时26分38秒,还有4小时3分22秒。”

“方若凝,你怎么坐在这里啊,他们准备去玩过山车了,你去不去?”一个男孩子突然出现在方若凝旁边。

“胡成,人文科学系二年级学生,21岁,身高184厘米,体重84公斤……”方若凝扫了对方一眼,资料立即一窜窜地冒了出来。

“对不起,我不想去。”方若凝摇摇头回答。

“为什么?”胡成讶道。对于面前的方若凝,他在学校的时候就早有耳闻,今天跟着来一看,才发现她竟然比传闻中的更加漂亮,而且气质更是自己最欣赏的哪一类。几乎实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下定决定一定要把方若凝追到手,刚才他已经试图很多次来献殷勤,不过总在方若凝不冷不淡的回答中碰了一鼻子灰。当然,对于已经久经情场的他来说,这些都是小意思罢了。

“因为我的钱不够。”方若凝答道。“如果去坐过山车的话,那么这项花费将侵占我买书的预算,同样会超过杨瑞给我的生活费。”

听到这话,胡成禁不住呆了半晌,这年头,哪里还有女孩子要这么计算花费的。而且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承认自己已经没钱,还是在异性面前,则更是几乎不可能。

可是方若凝说出这话的时候,却全然没有半点儿尴尬的意思,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让人生不起半点儿别的想法。

“那……我请你吧,怎么样?赏个脸?”胡成赶紧抓住这为数不多的机会。

“不,杨瑞说过,不要轻易接受别人的请客,因为我往往会还不起。”

方若凝的回答几乎让胡成噎住,他皱皱眉头道:“杨瑞?是不是你那个表哥?他管你也管得太严了吧。对了,你刚才还说生活费是他给你的,那他未免也太抠门了,都不给你出来玩的钱。”对于杨瑞,胡成也是早有耳闻,身为如此美女的方若凝的表哥,这个家伙以前还总是和校花林霓裳以及林霓裳那同样漂亮的妹妹经常走在一起,在全校男生的眼里,他早就已经是如同公敌一样的人物。

“请不要说他的坏话。”方若凝转头第一次正面看向胡成,表情认真。

“这……好吧,不说他。我请你去玩你总要答应吧,大家好不容易出来聚一次,你总这样一个人待着似乎不太好吧。”顿了顿,胡成又补充道:“你也不用担心欠我什么,只不过坐一次过山车的钱而已,我压根就不会放在眼里。”

“请问你的钱是哪里来的?自己挣的吗?”方若凝突然盯着胡成道。

“这个……我还在上学,哪里去挣钱。”胡成尴尬地道。

“那就请不要拿着父母给的钱说不放在眼里。”方若凝瞥了他一眼,站起身。“至于刚才被你看不起的杨瑞,这个时候应该正在进行家教。”说罢,她便径直走过去,跟上已经准备转战过山车的同学们。

今天的这个情况,起因在于和方若凝同寝室的一个女生,她的男朋友是大二的一个师兄,两人来往密切后,两人所在的宿舍也渐渐互相熟悉起来,终于在今天由两人提议,来一次寝室联谊,而约定的地点就是这个游乐场。

方若凝虽然一早就跟着同学们赶了过来,但对于这些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情形,却一直都投入不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很不喜欢同宿舍的这些同学们今天所表现出来的形象,而对面这些大二的男生,给于她的感觉更是不佳。

“以正常的审美观来看,这些人应该是各有特色,很优秀的一群人了。可是……我偏偏不喜欢。”方若凝有些迷茫,又一次,她无法通过自己精确的计算和分析来决定自己的行为,而是单纯的倚靠直觉……对,直觉。这个以前和她绝缘的词,此刻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她的想法中。“这应该是人类独有的东西吧。如果杨瑞知道的话,应该会很高兴。”

“喂,若凝,你在做什么呢?快过来。”前面的柳宁已经在用力招手催着方若凝了。现在在的这群人里面,唯一还能让方若凝有好感的,就只剩下这个柳宁了。虽然一大部分是因为两人最熟悉,但最重要的,却仍然是因为两人都和杨瑞很熟悉。更直接的,两人甚至一会儿还要一起去和杨瑞吃晚饭。

“若凝,我怎么看你今天一直不太高兴的样子?”见方若凝走过来,柳宁低声道。

“因为我不知道这个聚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互相交流,可他们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方若凝轻轻皱起眉头。

“哈哈,若凝,你还真是单纯啊。这又不是什么交朋友的聚会,实际上根本就是个找配偶的聚会。”柳宁抿嘴一笑。“你没看到吗?这些男生个个像发春一样的在这里卖弄,就是想要认识美女嘛。不信你自己数数,你今天已经被搭讪过多少次了?”

“8人,28人次。”方若凝肯定地回答。

“你记得倒清楚。”柳宁微微一愣。“你看,这里总共就8个男生,却个个都跑来和你搭讪,你以为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长得漂亮啊。”说罢还摆出一副自怨自艾地模样道:“可怜我,都没人理的。”

“5人,19人次。”方若凝突然笑道。“你也是很受欢迎的哦。”

“好你个方若凝,居然连这个都记着,想死是不是。”被方若凝一口揭穿,柳宁恼羞成怒地用手去挠方若凝的痒,两个人不一会儿便笑闹一片。

很可惜,两个美女一起嬉闹的情形并没有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太长时间,就被一声惊叫给抢了过去。

“薛品言!”

“薛品言?”方若凝愕然回头,就看见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一身休闲运动装的年轻男子从另一边翻过栏杆跳了过来。仔细一看,可不正是薛品言。

“嘘——”薛品言伸出食指比在嘴唇上。“各位先生小姐,请小声好吗?我只是来找个朋友,可不想造成混乱哦。”

“朋友?”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到了方若凝身上,那天薛品言在大众书局签售的情况一经放出,众人便都知道原来方若凝还和薛品言认识。

“嘿,若凝小姐,又见面了。”似乎是没有跟随一身轻松的缘故,薛品言今天的说话语气也非常轻松。

“嗯,你好。”方若凝点点头打个招呼。“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薛品言耸耸肩笑道:“若凝小姐,你要相信,只要我想找,还真没有找不到的人。”

“哦。”对于薛品言这句话,方若凝没有半点儿特别的反应。“那么,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看看四周,薛品言止住话头。“这里似乎不方便说,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我慢慢告诉你好了。”

“对不起,我现在和朋友在一起,不方便走开。”方若凝摇摇头。“另外,晚上我还有事情,并没有太多时间。”

“不耗费你多少时间的。”薛品言笑笑冲四周围过来看着自己的众人道:“各位同学,实在不好意思,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找方若凝谈,你们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大多数的女生,在薛品言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失去了判断力,哪里还懂得拒绝,只会连连点头,而刚才还神采飞扬的众位男学生,则因为面对薛品言时的自惭形秽更是无话可说。所以,没人反对。

“你看,大家都没意见,若凝小姐,就赏个脸吧,很快的。”见方若凝似乎还是没什么表情,薛品言想了想,悄声加了一句:“这件事,可也是和你表哥有关。”

“和杨瑞有关?”方若凝睁大一丝眼睛。“那好吧,我去。”

和柳宁交代了一下自己晚上可能一个人去后,方若凝便和薛品言潜出游乐场,来到一个僻静的茶馆。

“请我们出演?”方若凝讶道。

“没错。”薛品言点点头。“这部戏里缺一个女主角和一个男配角,而男配角恰好是女主角的表哥,这样一来,由你和杨瑞分别来扮演就很适合。”

原来,薛品言要和方若凝谈的事情,竟然是想请她和杨瑞两人在他最近接拍的一部戏里面出任两个角色,而让方若凝担任的,竟然是最为重要的女主角。

“可是,我们两个都没有演过戏。”如果不算上余蕾的那两部小短剧,说杨瑞和方若凝从来没拍过戏倒不是虚言。

“那有什么。”薛品言耸耸肩,无所谓地道:“这是偶像剧,不需要什么演技的。说实话我以前除了拍MTV外,也从来没面对过镜头,还不是一样被选作男主角。”顿了顿,又道:“其实会来找你做女主角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和你熟悉的缘故。你还记得你在我那次签售会上也上了镜头吗?这部戏的导演看到你出场的时候几乎是立即敲定了要你作为女主角,你要知道,他可向来是以挑角出名的,我能当上男主角也很是费了一番力气。”

“演戏吗?”方若凝外头想了想,道:“我无法给你明确的答复,我想我得先和杨瑞商量下才行。”

“呵呵,没关系,反正也不是急在这一天两天,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尽快想好,尽早告诉我你们的决定。呃……如果方便的话,下个周二前答复我最好了。”

“应该没问题。”方若凝点头道。

“那好,就是这个事情。你看,很简单吧。”薛品言往往天色,道:“现在还早,如果若凝小姐你肯赏脸的话,不如陪我去看场电影?今天有刚上映的《蜘蛛侠3》,有兴趣吗?”

“不了,谢谢好意。”照例,方若凝摇头拒绝。

薛品言苦笑道:“若凝小姐,你还真是不给我一点儿机会呢。”说罢无奈地摇摇头。“算了,我相信终有一天能够邀请到你的。既然这样,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真的希望你能够答应出演。”

方若凝笑道:“如果杨瑞同意的话,你的愿望就可以实现。”

“又是杨瑞……”薛品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朝外走。从这个茶馆要回到游乐场,中间还需穿过一条小巷,而薛品言的车也停在另一头,两人便钻了进去。

“这部戏其实挺有意思的,虽然剧情是个很普通的言情剧,但是很多小地方很好玩……”薛品言一边走着一边向方若凝讲解着这部戏的内容,看来他非常希望方若凝能够同意他的请求。

“嗯……嗯……”方若凝则随口应付着。在没有杨瑞的意见前,她自然是不会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女主角来到一个山顶上,对面就是……”

“小心!”

就在这时,从薛品言身旁擦身而过的两人突然一人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薛品言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