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1章 如此兄弟(下)
章节列表
第31章 如此兄弟(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书评区真热闹……好久没有这样的景象了,欣慰ing……

————————

真正让杨瑞在意的,是余正风和余正行突然在晚上也回到了家里。

其实余正风本身就是北京分公司的经理,回来并不奇怪,而余正行这些年却是一直在留在美国负责那边的业务,会在同一时间和余正风一起到家,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正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事先通知一声?”也难怪余万雷会质问一下。

“爷爷,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余正行虽然已经快三十岁,可外表仍然显得非常年轻,听到余万雷的质问,笑嘻嘻地上去给他拜了个年,然后才向杨瑞打招呼。

“哼,你既然敢偷偷跑回来,那边都安排好了?”余万雷仍然面色不豫。

“放心了爷爷,如果不都安排妥当,我怎么敢回来呢。”也许是余万雷的这种语气早已经习惯,余正行并没有多紧张。

随便应付了几句后,他们便借口要和杨瑞叙叙,拉着杨瑞赶紧离开余万雷身边。

“小瑞,在爷爷身边待了两天,好玩么?”余正风首先冲杨瑞挤挤眼。

“这个……”看着两人面对余万雷时的样子,杨瑞有些好笑,但同时也非常理解,毕竟自己刚开始和他们也是一样的感觉。“我还好了。我又不像你们,只要学习好就行了。”

“学习好?”余正风嗤了一声道:“我就不信老爷子没和你说以后公司还要靠你,要多注意之类的话。”

杨瑞耸耸肩:“这还真的没有,就是昨天晚上找我谈了一下,不过我说我更喜欢搞地质,他就没说什么了。”

余正风叹一口气,用力拍拍杨瑞的肩膀道:“小瑞,你还真以为老爷子会放过你么?等着吧,以后有你好受的。”

“这个我还不着急考虑吧……”虽然明白余正风说的是实情,杨瑞仍然不想去承认。

余正风和余正行对望一眼,一人拉过杨瑞的一条肩膀就往外走。

“喂,干什么?胁持人么?”

“少废话,你小子好不容易来一趟,自然得陪我们出去玩。”余正风恶狠狠地道。

“总得回去和外公说一声吧,你们不怕挨骂?”

“傻瓜,回去说才会挨骂,快走吧。”

……

仍然是上次的夜总会,仍然是上次的陪客,仍然是上次的……女人。

“嘿,杨瑞,你什么时候回北京了?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当沈心在霓虹灯下摇曳生姿地走过来时,第一个便向杨瑞打起了招呼。

这一声招呼立即引来了旁边众人的一阵起哄,而沈心自然而然地就坐到了杨瑞身边。

“前天刚回来的,一回来就去外公家,压根就没在市里待。”一边打量着沈心,杨瑞一边解释道。相比较年前见到她,沈心现在脸上的愁苦少了许多,身上的打扮虽然因为在夜总会内并无不同,但细心观察下,也能看出较之从前要精致许多。

“哦,就是你这两个表哥家喽?”沈心一把搂住杨瑞,几乎是习惯性地贴了上来。

杨瑞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胳膊上所触碰到的柔软,不由尴尬地挪开少许,点点头道:“嗯,没错。这不,到晚上就被他们给揪出来了。

见杨瑞退让,沈心抿嘴一笑,贴近杨瑞的耳朵悄声道:“你啊,还是那么害羞。”

杨瑞只有苦笑,沈心别的方面都还好,就是因为在夜总会待久了,对男女之事太随便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和沈心聊了一会儿过年之间的事后,其他人渐渐开始闹腾起来,开始互相拼酒起来。因为有着上回的表现,杨瑞这回更是成了主攻对象,几乎是一圈人都要争着向杨瑞敬酒。而杨瑞自然是来者不拒,反正有无敌的化酒大法在,再说的敌人都是可以无视了。

不知道多少圈下来后,虽然有化酒大法,但是在酒入腹中的过程中吸收的酒精依然让杨瑞有些头晕,偏偏这时沈心也端了一杯递给他。

“来,杨瑞,新年第一次见面,我敬你一杯。”

这个理由让杨瑞无法拒绝,和已经灌下去的无数杯酒一样,他接过来就是一仰脖。

※ ※ ※

余万雷家的客厅中,依照杨瑞吩咐留下来的方若凝本在安安静静地看着电视,突然猛地直起身。

“若凝,怎么了?”一旁的余震见状问道。

“杨瑞有危……”方若凝突然扫了余震和一旁的刘玉英一眼,停了下来。

“小瑞?小瑞怎么了?”余震更是奇怪。

方若凝停了停,摇摇头笑道:“没什么,我想出去走走。”

“坐在家里气闷了吧,哈哈,出去走走也好。”余震看看窗外。“不过很晚了,你就在院子里走走就行了,别走远。”

“嗯。”方若凝点头答应。不紧不慢地走到外面,随即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突然猛地跃起,三下两下便跳出围墙,很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 ※

让杨瑞感到乏味的酒会终究有结束的时候,当一批人留下满桌的酒瓶,各自领着一个小姐进房间的时候,杨瑞很自然地指了指沈心。而这个举动又招来了余正风的嘲弄。

“小瑞,看来你对她很满意嘛,是不是上次让你很舒服?”

杨瑞白他一眼,拉过沈心就走。

不知道为什么,喝完酒后,他便觉得肚子里似乎有一团火一样在燃烧。刚开始还不剧烈,等到现在,这团火早已经不仅仅停留在肚子里,而开始向全身蔓延开来。

“难道化酒大法也不好使了?”杨瑞回头看看桌子上,这次的酒瓶比上次多上很多。“可能是实在喝太多了吧。”

“好吧,老规矩,一人一边。”和沈心一进屋,杨瑞便道。有了上次和沈心一起的经验,这次倒不太尴尬了。

沈心却仍然不那么老实,反手关上房门,便一把抱住杨瑞,嘴里嘟囔道:“难道我就这么惹人厌吗?你都和我一起多少次了,还是不愿意要了我。”

“我说过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不想……”杨瑞的话突然顿住。

却是沈心两只在杨瑞身上不老实的手突然一下滑到了下面,一把捏住了他的重要部位。

杨瑞顿时口干舌燥起来,仍然还是处男的他,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接触。几乎实在第一时间,便已经有了反应。

“你的反应很强烈嘛。”沈心吃吃地笑道,手仍然不老实地在杨瑞身上不断摆弄着。

“不行……不……”杨瑞本来还保持着脑袋中的一丝清明,试图推开沈心。突然之间,只觉腹中那团被他勉强压下来的火猛地又窜了起来,瞬时间便已经吞噬掉他唯一的理智。他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地在沈心身上游动起来。

“啪——”一声轻响,日光灯熄灭,明亮的房间顿时只剩下床头一盏粉红色的台灯散发着暧昧的光芒,映衬得整个房间充满着别样的气氛。

杨瑞的呼吸渐渐浓重起来,在沈心熟练的动作下,两人慢慢向床边靠拢,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地掉落,等到了床上,便已经恢复了出生时的模样。

就在杨瑞哼哼哧哧地想要找准地方的时候,窗户突然一声轻响,随即一阵冷风直透进来。

被冷风一吹,杨瑞暂时恢复了一点儿清醒。下意识地向窗户看去,就见一条人影已经从窗户上跳了进来,先是在电视柜前停了一下,然后立刻又来到床边。

“谁?”杨瑞刚要警觉性地出手阻止的时候,身下的沈心已经一声嘤咛,昏了过去,随即一只手贴上了自己的额头。

“杨瑞,不要动。”

从手上传来阵阵凉意,透过杨瑞的额头迅速散发到他的全身,他这团无名火几乎实在一瞬间便被压了下去,不一会儿,杨瑞便恢复了清醒。

“若凝!你怎么会在这里?”一恢复清醒,杨瑞立即看清楚眼前这人。

“好了,已经脱离非正常状态。”方若凝放开贴在杨瑞额头的手,笑道:“我是感觉到你有异常,这才赶过来的。”

“异常?”杨瑞刚问出这句话,突然被一阵风一吹,不由打了个喷嚏。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是光着身子。而这一低头,顿时发现自己身下还躺着同样裸体的沈心,更让他心惊的是,他距离脱离自己的处男生涯,仅仅不过几厘米之遥……

“啊——”杨瑞一声惨叫,赶紧跳下床,手忙脚乱地在地上捡起衣服,以最快速度穿了起来。

好不容易穿戴完毕,杨瑞这才面红耳赤地转过头来。而又发现沈心仍然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连忙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同时示意方若凝关上窗户。

待一切妥当后,杨瑞观察了一下沈心,发现她应该是被方若凝用不知名的方法弄昏了过去,不由奇道:“若凝,为什么你要弄昏她?还有,你刚才说感觉到我有异常情况,是什么异常?”

“你服用了催情药物,身体处于极度亢奋状态,如果任由你继续下去,那么有可能导致各种疾病。”方若凝解释道。“至于为什么要弄昏她,来,看这里。”方若凝拉过杨瑞,走到电视机旁。

电视机旁边摆着一个小花盆,里面种着杨瑞叫不出名字的一丛绿草样的东西。在这个寒冬的季节,仍然郁郁葱葱,茂盛地遮住了整个花盆,煞是好看。

然而当方若凝拨开这从绿草后,杨瑞却不由一惊。

花盆中的泥土中,赫然埋着一个小小的摄像机,镜头的方向,恰恰对准了床的方位。

杨瑞愣愣地盯着这个摄像机,心里顿时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纷纷袭来。

“小瑞,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打回来。”

“小瑞,你要去XF了啊,那我们不能在一起玩了。”

“小瑞,好久不见,最近可好?”

“小瑞,你是经商专业么?”

“小瑞,外公有没有让你来公司帮忙?”

“小瑞……”

……

“若凝,你刚才说,我服用了催情药物,那么你能确定我什么时候服用的吗?”沉默了半晌,杨瑞终于开口。或许是因为药物的关系,声音已经有些嘶哑。

“不能确定准确时间,但是大概应该在1-2个小时之前。”方若凝答道。

“1-2个小时吗?”杨瑞回过头,看看还在床上躺着的沈心,轻轻叹一口气。

再次沉默良久,杨瑞又道:“若凝,我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杨瑞指了指沈心道:“从现在开始,跟踪她,后天开学的时候向我报告她这天的行踪,以及接触过什么人,能办得到吗?记住,你不能被发现。”

“没问题。”方若凝点点头。

“嗯。”杨瑞看看窗外,BJ市的夜空,仍然被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射得如同白昼。“那我现在先回外公家解释下,你过半个小时弄醒她,然后就准备开始任务吧。”顿了顿,又道:“这个摄像机……算了,不管它,应该还是什么都没拍到。”

“好。”

杨瑞点点头,来到窗边,一跃上了窗台。这里不过是5楼,以他的功夫,跳下去不会有任何危险。

刚准备起身跳下的时候,杨瑞突然想起一件事,回头问道:“对了若凝,我中了催情药物,也说不定是故意的,你为什么会着急赶来呢?”

“因为我不希望你做出任何违背本意的行为。”方若凝的表情很认真。“何况,是这种事情。”

“呵呵,好,你还真了解我。”杨瑞点点头。“那么还有个问题,你知道这里有摄像机我不奇怪,可是你怎么知道第一时间关掉它,而且同时弄昏沈心呢?”

方若凝突然眨眨眼,笑道:“你忘了?来BJ之前,我们一起看的一部电视剧?”

“《刑事录》?”杨瑞歪头一想,不由哈哈大笑。“对对,难怪我们的处理方式也是一样。”这个笑声,却更贴近干笑了。

“那好,你自己小心吧。”杨瑞摆摆手,身子一歪,纵身跃了下去。

看着杨瑞消失在巷角,方若凝回到床边,定神看了沈心一会儿,突然喃喃道:“其实,我不希望你和别的女孩子发生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