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30章 冤家路窄(上)
章节列表
第30章 冤家路窄(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真的过的很快,真的。

似乎只是眨了眨眼,就到了需要出发的日子。和方若凝站在火车站等车的时候,杨瑞看着熟悉的候车大厅,联想起去年暑假出发的情景。当时也是4个人,其中自己、方若凝和候天成没有变,只有孙心莹换成了秦书圆。

孙心莹?杨瑞最近一次见到她还是圣诞节的时候无意间在学校的小路上碰到。关于她的消息大概就是她进了学生会,并且似乎还和学生会主席谈恋爱了,其它就完全不知道。

“不可能要求每个曾经认识的人都和自己一直保持良好关系的。”经历了和林家姐妹分开后又在网络上重见的事情,杨瑞对这方面要比以前看开了许多,想起自己还曾经因为孙心莹进入学生会后就不再和自己联系而生气,杨瑞不由自嘲地摇了摇头。

“怎么?又想起了什么?”坐在一旁的方若凝见杨瑞一会儿叹气一会儿摇头的,不由好奇地问道。

杨瑞笑笑道:“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很幼稚罢了。”

“哦?哪里幼稚了?说来听听。”方若凝露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幼稚有什么好听的……”杨瑞转开头,避开了方若凝的这个问题。

这一转头,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叔叔,行行好吧。”

这次看到的人,竟然是去年暑假从这里出发时看到的那个小乞丐女孩。不过这次她的运气似乎没那么差,一路过来除了几个装着睡着的人外,并没什么人为难她。

等她来到杨瑞面前伸出手,杨瑞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一枚一元硬币投进她的铁盒,同时忍不住问道:“小妹妹,还记得我吗?”

小女孩愣了一下,定睛看了杨瑞一会儿,突然啊了一声掉头就跑,居然就放弃了继续向别人乞讨的机会,直直地跑出了候车大厅,转瞬间消失不见。

杨瑞这下大出意料,看样子那个小女孩确实认出了自己,可是她为什么像见鬼了一样的跑掉?自己怎么说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啊。

“咦?杨瑞,你又干什么坏事了?怎么连小乞丐都被你吓跑了?”

杨瑞扭头一看,就见到秦书圆只背了一个小背包,一身轻松地站在那里。

“我怎么知道。”杨瑞摸着鼻子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和那个小女孩之间的事情。

“哦,这样啊。”秦书圆似乎并不意外,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才道:“其实道理很简单了,这些活动在火车站的乞丐,尤其是这种小孩子,背后都有人控制的,而且管理非常严格,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她们和外人多加接触,不听话的话肯定就是一顿毒打。照我猜想,你上次救了那个小女孩,可能她回去还挨了顿打,所以这次见到你就很怕了。”

杨瑞直听得目瞪口呆:“有没有搞错,你这么说反倒是我害了她?”

秦书圆看了一下仍然游荡在候车大厅里的其他几个小乞丐,摇摇头道:“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你也是好心。要怪的话,就去怪那些背后控制她们的人了。”

杨瑞愣了愣,反问道:“书圆姐,听你的口气好像你对这些很熟悉?”

“嗯,以前为了做一期关于这方面的节目,我曾经暗地调查过。”

“那怎么现在还是这个样子?”杨瑞的口气不免有些质问的意思。

秦书圆皱皱眉,猛地灌了一大口水进去,好半晌才道:“这个……实在不是我的能力能管得到的。”

看着秦书圆眉宇之间夹杂的些微怒气,杨瑞哪里还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呆了呆后,也只能叹口气放弃了这个话题。

“嘿,杨瑞,秦小姐,怎么都是一副愁眉苦脸地样子?”还能保持好心情的,自然是姗姗来迟的候天成。

杨瑞没好气地扫了候天成一眼,却见他一身精壮打扮,在这个仍然低于二十度的天气下,居然只穿了一件衬衣加一件外套,不由讶道:“我说,你来显壮的?”

候天成居然还得意地摆了个健美的POSE道:“你以为都和你一样瘦骨嶙峋,那么怕冷么?”

杨瑞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标准的冬季打扮,忍不住嗤了一声。其实以他现在的功力,这个天气就算穿着短袖也不会觉得冷,但是那样也太过惹眼,实在不可取。

见杨瑞不做反击,候天成更加得意了,就势在秦书圆身旁坐了下来,和她闲扯起来。

杨瑞看着候天成不断地和秦书圆谈天说地,不由有些怪异的猜想。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追书圆姐吧……”很可惜,对感情这东西太不敏感的杨瑞,完全无法确定自己的猜想。

由于几人选择的时间都是距离开车不远,所以也没坐多久就到了进站的时候。而因为还身在XF市,秦书圆便带了个帽子稍微进行了一下伪装,所幸也没有被人认出来,几人得以顺顺利利地进到了车厢。

因为是一起买的票,所以4个人的座位号连在一起,而且正好是靠窗的两排,运气很不错。

秦书圆虽然以前也不是没坐过火车,但是从小就家境不错的她却还是第一次来硬座车厢,坐在座位上似乎很是好奇,不停地转动身子看来看去。而杨瑞同时还注意到她的手上露出了一小截像是摄像头的东西,认真一看,却是她把一个小摄像机放进了随身的小包里,只把镜头露在了外面,因为她手遮挡的缘故,不是正好在她对面坐着的杨瑞,其他人还真难发现。

“像是在看电视剧。”杨瑞脑袋里涌起怪异的想法。

当然,电视剧也好,电影也罢,火车仍然如常地出发了。同时让秦书圆大失所望的一直到了半夜2点多,车厢内仍然一切如常,没有任何意外出现。

“搞什么,亏我还特地坐了一次硬座。”一直睁大眼睛等到现在的秦书圆不由有些抱怨。

杨瑞微微一笑道:“你还真以为硬座车厢就是车匪路霸们的集中地啊。”

秦书圆又看了一圈,即便以她敏锐的新闻触觉,也没看出有什么异象,只得点点头道:“算我运气不好吧,我困了,先趴一会儿,杨瑞,麻烦你先看着了。”

“嗯。”杨瑞点点头。

就在秦书圆趴在桌子上的同时,杨瑞无聊中扫向车厢的目光突然定住。

“这算什么,冤家路窄?”看着从另一节车厢走过来的几个人,杨瑞不由喃喃自语。

“嗯?杨瑞你说什么?”还没睡着的秦书圆耳朵倒是很灵,听到杨瑞的自言自语立即抬起头。

杨瑞竖起手指在嘴边,示意秦书圆悄声,然后冲前面扬了扬头,待秦书圆也看到那几个人后,道:“书圆姐,这下你的心愿要达成了。”

“你是说他们几个要闹事?你怎么知道?”秦书圆看来看去,也没看出这几个人有什么不同。

杨瑞嘿嘿一笑:“这叫缘分,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先装着睡觉吧。”

见秦书圆重新趴下,手下的包却已经对准了那几人的方向,杨瑞暗赞一声,靠上座椅,眯起双眼,摆出一副熟睡的模样。然而眼睛却仍然张开一条细缝,时刻注意着那几人的情况。

这几个一起过来的人中,其中一个赫然就是暑假时被杨瑞抓住的小偷。

“希望他们这回能演一场不同的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