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8章 似曾相识(下)
章节列表
第28章 似曾相识(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天晚上的一切,和平时并无不同,几人照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嘻嘻哈哈,林新月的脸上,完全没有任何不同以往的神色。只是已经敏感了许多的杨瑞,从她偶然表露出的神态中还是看到了一丝丝哀伤来。

这一丝丝的哀伤,让杨瑞再也无法如同已往一样安静的入睡。

于是,这一夜,他第一次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当杨瑞盯着红肿的眼睛推开房门的时候,却发现林家姐妹早已经在客厅内坐好,并且看样子早已经洗漱完毕。

“杨瑞,你个懒虫,居然这么晚才起来。”林新月指着杨瑞叫道。

杨瑞勉强一笑:“大小姐,你也不看看才几点,我平时可都是不到中午不起床的好不好。”

“哼,少废话,快去洗脸刷牙,我们去爬山。”

“得令。”

呼,不管怎么说,该高兴的时候还是高高兴兴的吧。

不得不说,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好处。清晨的XF市里空气格外清新,连续几天的晴朗使得冬季的早晨也并不显冷,走在路上,旁边一排排的树枝上还能排满不知哪里飞来的麻雀,唧唧喳喳的很是热闹。这一点,在BJ市的街头已经属于难得的景象,也让林家姐妹显得格外兴奋。

而跟着3个美女在路上慢跑,杨瑞承认自己吸引了不少目光。不过,他很享受就是了。

经过方若凝长期的治疗后,林霓裳的病早已经痊愈,而且看得出来,她确实坚持运动,从杨瑞家里跑出来已经有接近半个小时了,她的脸上也不过微微出汗,并没有太吃力的样子。在朝阳明亮的阳光照射下,这个以前总以为疾病而显得较弱的脸庞,此刻却是充满着青春的活力。

观察了林霓裳一阵,杨瑞的心情突然变得好多了。再看看旁边的林新月和方若凝,方若凝自不用说,别说只不过跑了几公里路,恐怕就算让她从这里跑到BJ去也不可能有疲劳的表现,而林新月也无愧于她健康活泼的形象,竟是越跑越精神,一边跑一边还向两边指指点点着和杨瑞聊天。

当然,几个人的晨跑并没有以小夜山为目标,毕竟那里距离市中心足有近十公里远。在公交车站附近的一个早点摊上匆匆解决顿早饭后,便坐上车直奔小夜山而去。

因为冬季,小夜山的山路左右没有了葱绿的草坪,只剩下枯黄的地表,而遍布全山的树木早已掉光树叶,从山上望出去,再不能被挡住视线,反而可以对远处一览无遗。

几人走走停停,终于在1个小时后登上了山顶。从这里看过去,远处的XF市正好可以被收入眼底,此时朝阳刚出,雾气未散,整个城市在一片云雾中若隐若现,竟有几分海市蜃楼的错觉。

在XF市住了这么多年,杨瑞自己也是第一次在这个时候跑到小夜山来观赏景色,见到这幅情形,却也忍不住惊叹。想不到自己一直住在其中近20年的城市,竟然也有这么美丽的一面。这还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了。

“哇,好美!”和杨瑞有着同样感叹的,自然是林新月了。她走到山巅,用力伸开双臂,深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太棒了,我是世界之王!”

杨瑞不由被她的耍宝逗乐了,笑道:“喂,小月,要不要我配合你一下,泰坦尼克我可也是看过的。”

林新月回头嘿嘿一笑,冲杨瑞招招手:“好啊好啊,来,学男主角那样托住我。”

“你还真来啊。”

“当然了,谁和你开玩笑,来,我们摆个POSE。”

见林新月坚持,杨瑞也只好摸摸鼻子走过去站在林新月伸手,双手虚托在她的双腋下。

“哎呀,手托住了,还有,靠近点儿,离那么远干什么?”林新月责备道。

“可是……”杨瑞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男孩,虽然已经是熟识的朋友,可从小的家教仍然让他不敢轻易去触碰林新月的身体,听到此言不由有些尴尬。

“别可是了,我早就想找人来试试这个姿势,只不过现在就认识你,优待你好了。”林新月二话不说,反手把杨瑞的手抓住向上一提。“好了,靠近点儿,再靠近点儿,喂,你的头离那么远做什么,靠过来。”

在林新月的指挥下,杨瑞和她越来越近,身体几乎已经贴了上去,而脑袋则已经靠在了林新月的后脑勺上。从林新月头发上钻进鼻子的阵阵香气,让杨瑞的心里一阵阵跳动。

“行了,就这个姿势。”林新月终于满意地收手。她重新面向虚空,伸开双臂。这次却没有大喊,只是任凭着山风从脸上不断吹过。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惊醒了也不知道在陶醉着什么的杨瑞,定睛一看,林霓裳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个相机,而镜头正好对准着两人。

“你什么时候带相机来了?我怎么不知道?”杨瑞纳闷地问。

林霓裳却把相机收起来,微微一笑道:“早上出门的时候塞进来的,你那时候在洗脸。”

杨瑞本还想看看照出来的效果如何,可是林霓裳把相机塞进包里竟然没有了拿出来的意思,他也只好摸摸鼻子作罢。

在山顶转悠着聊天,时间过的飞快,很快,太阳从东方爬上了头顶,时间逼近了正午。杨瑞心中的疑问终于忍耐不住,从嘴中冒了出来。

“霓裳,小月,你们说要走,到底是什么?”

这句话一出,本来还在蹦蹦跳跳地林新月身子一震,停了下来,而刚才还满脸笑容的林霓裳也是一声叹息,沉默良久,这才摇摇头道:“杨瑞,你为什么这么急着问呢。”转向一边的林新月,点点头,续道:“小月,记得我昨晚给你说过的话吗?”

林新月咬着牙微微点头。

“那好,要做什么你自己决定吧。”林霓裳轻轻拉过方若凝。“若凝,我们去别处走走吧,小月有些话要单独和杨瑞说。”

待林霓裳和方若凝走远,林新月这才轻声道:“杨瑞,陪我走走吧。”

杨瑞自然点头同意,两人一路沉默,在山顶绕来绕去,终于来到一个山崖前。

看着前面已经没有了路,林新月停下来,背对着杨瑞道:“杨瑞,你一定想知道姐姐说的走是什么意思吧?”

杨瑞微微点头,旋即醒觉林新月看不到,正想开口的时候,林新月已经接道:“其实很简单,我们要移民到法国去了。”

“啊?”杨瑞终于忍不住出声。“移民?为什么?”

林新月轻轻叹一口气道:“我外婆一家早已经移民到法国定居了,她早就想让我和姐姐过去和他们一起,不过因为爸爸一直在国内工作,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成行。现在爸爸的退休工作马上就安排好,他就决定搬过去法国和外婆一起生活,我和姐姐自然也要跟着去。”

“可是……可是……可是你们完全可以继续留下来在国内上学生活啊,何必一定要去国外呢?”杨瑞竭力找着理由。

“外婆和舅舅是我们除去爸爸唯一的亲人了,爸爸也过去的话,我们不可能拒绝。何况外婆对我们很好,去陪着她老人家度过晚年也是应该的。”林新月低声而轻缓地叙说着,这个时候,她完全不见了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沉静的样子,竟然和林霓裳有着几分相像。“其实我和姐姐何尝不希望留下。你知道吗?因为妈妈早逝,爸爸又经常在外忙生意,而我们在国内根本没有别的亲戚,所以我和姐姐从小就没什么人一起玩,上学的时候也已经不太喜欢和人交往,没什么朋友。真是要是说起来,你和若凝该算是我和姐姐的头两个朋友了。而你,更是我们第一个接触的异性朋友。半年多下来,我们的关系早已经好得像亲人一样,你以为我和姐姐愿意和你们分开吗?”

“那……真的不能两全其美,必须要走吗?”杨瑞艰难地道。

林新月突然旋风般转过身来:“有一个方法可以让我和姐姐不离开,你想知道吗?”

杨瑞眼睛一亮,立即道:“当然想,什么方法?”

林新月紧紧盯着杨瑞的眼睛,缓缓地道:“那就是,我和姐姐的其中一个人能在国内找到自己愿意嫁的人。”

杨瑞陡然呼吸一窒,盯着林新月看了半响,这才确认她不是在开玩笑。好半晌,才异常艰难地道:“你……你的意思是……”

“爸爸说了,除非能找到他也能认可的人,他才会同意。”林新月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坚定自己的意志。“杨瑞,我……我喜欢你。”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让杨瑞先是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什么?你……你该不会是说,那个人选就是我吧。”

林新月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她用力点点头:“和姐姐谈过很多次了,我决定不在这个事情上拖泥带水。是的,我喜欢你,而且你也是唯一能够让爸爸入眼的男孩子,只有你,才能让我和姐姐继续留下来。而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不过……你需要做我的男朋友。”

在这一瞬间,杨瑞呆住了。从朋友到男朋友的转还,让杨瑞根本无法反应过来。而面对平时活泼得如同小孩子一样的林新月,此刻却是一副沉静坚定的模样,更是让他无法适应。

“我……你突然说喜欢我,我……”

“不用犹豫了,你只用说,你喜不喜欢我?”林新月打断了杨瑞的话。“如果是,那么我和姐姐可以马上去退掉下午的机票,我们想在这里玩多久就玩多久,如果不是……”林新月的脸色立即黯淡下来。“那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我和姐姐可能以后都不会回国。”

杨瑞沉默半响,脑袋里各种想法不断翻来翻去,可是到最后,终究没有翻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我不知道。”杨瑞沉声道。“虽然和你们在一起很开心,可是我不知道,这种开心是因为什么,我不知道那算不算男女之间的喜欢,我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之间的喜欢。所以小月……对不起,我无法欺骗自己,同样也无法欺骗你们。”

林新月沉默着背转身去望向虚空,好一会儿才轻轻叹气道:“其实,在你说出这个答案之前,我就知道这个结果。姐姐说得很对,你的表现绝对不是喜欢我的样子,我一定会失望。可是我仍然坚持着要知道答案,还要你亲口说出来。我……我是不是很蠢?”

杨瑞只有默然。

林新月又叹一口气道:“或许,我还是应该做一个无忧无虑,嘻嘻哈哈的林新月,那样,起码我会快乐些。可是……”她终于忍不住抽搐起来。“可是我终究无法控制自己,杨瑞,你真是一个害人精。”

林新月后退两步,转过身,正好迎面对着杨瑞,而此刻,她的脸上却仍然保持这笑容。

“杨瑞,看着我,好好地记住我的笑容,我希望自己在你心中永远是那个快乐的林新月。”

杨瑞呆呆着看着泪水满眼却又笑容满脸的林新月,呆呆地无法说出任何话来。

这算是造物弄人么?为什么身边的人总要一个个的离开?为什么自己就无法好好享受一个普通人应该有的快乐?

杨瑞紧紧捏着拳头,他不知道,这些问题,该拿去问谁。

“既然终究要离开,那么就在这里好了。”林新月又道。“一会儿我和姐姐跟着若凝回去你家收拾东西,然后我们就去机场坐飞机回BJ,然后……然后我们就要去国外,然后我们就无法见面了。可是,我不愿意你去送我们,我不愿意经受离别的痛苦,我想快快乐乐的,你理解吗?”

杨瑞换换点头。

“那好,就让我们在这里告别吧。我代姐姐向你告别,杨瑞,再见。”

林新月用力挥挥手,几乎是用冲的速度跑向了后面的小树丛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杨瑞盯着她消失的背影看了半晌,终于忍不住离别的伤感,转过身不想再看。

然而一回头,却不由全身一震。这个山崖,赫然便是去年徐雅和他告别时的地方。

同样的远离去国外,同样的离别前的告白,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心情,不同的只是当时月朗星稀,而现在暖阳高照。两个情形在杨瑞的心中转来转去,渐渐的竟开始重叠起来。

徐雅和林新月的面容在眼前不断交错着,杨瑞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眼前的山崖,顿时变得模糊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