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7章 谁是仇家(上)
章节列表
第27章 谁是仇家(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过完年也要去BJ了。”喝下一口饮料后,秦书圆轻描淡写地道。

“啊?咳咳……”可怜正也往嘴里灌饮料的杨瑞一愣之下差点儿呛死,猛咳了几下后讶道:“为什么?”

秦书圆微微一笑:“因为我要去中央电视台了焦点访谈栏目组了。”

“哦?那可是高升了啊,恭喜恭喜。”杨瑞一边恭喜着秦书圆,一边在心里有些奇怪,怎么最近自己认识的人都跑去BJ了,还真是有够巧合的。

“呵,谢谢。不过说起来也要谢谢你和若凝,就是因为去年我报道泥石流的那段被送上去后,才被选中的,所以有你们的功劳哦。”

“开玩笑。”杨瑞连连摆手。“那是书圆姐你自己厉害。”

秦书圆抿嘴一笑,摇摇头不再多说。

杨瑞却发现她脸上似乎还有几丝忧虑,并不像一个得到高升的人应有的情绪。

“难道是因为紧张?”按理说中央电视台和XF这个市级的地方电视台自然级别相差很远,秦书圆都没有经过省级电视台的魔炼就直接跳了过去,让杨瑞有这个揣测也不无道理。不过对于秦书圆的优秀,杨瑞这个XF人可是看在眼里,自然相信她能够处理好一切问题,也就不再担心。

转过头去看看一口一杯向着嘴里灌酒的柳传雄,杨瑞在赞赏着他有古代侠客们大碗喝酒豪气风范的同时,却真的有点儿担心了。暑期遇见他的时候,虽然他也称不上活跃,可至少一切算是正常。今天一看,却一直都是愁眉深锁,一副找不到女儿就一辈子不会开心的模样,倒真是有些问题了。

“有希望未必是好事呢。”杨瑞开始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冲动说出柳宁的事情来。

看看这两人都不太愿意说话的样子,杨瑞有些无聊起来。有心问方若凝关于薛品言“奇怪”的事情,却又不妥,想来想去,终于在看到柳传雄仰着脖子灌酒的时候想到个话题。

“柳大哥,你也是用内力化酒的么?”

柳传雄一愣:“什么内力化酒?”

杨瑞也是一愣:“内力化酒就是……就是……”想了想觉得不好说,便直接抓过柳传雄面前的一大杯酒,在秦书圆的惊呼声中灌了下去。

喝酒的次数多了,杨瑞也就对于这项功夫渐渐熟练,再不用像第一次那样通过出一身汗来排除酒精,而是真正学到了《天龙八部》里面段誉的功夫,能够逼得酒精从一个地方排出。他把右手中指伸出,一滴滴带着浓烈酒味的液体便滴进了杯里,不一会儿,便把刚喝下去的酒精大部分都排了出来。

柳传雄瞪大眼睛看了半天,还不相信地端起杯子仔细闻了闻,可是杯子里的液体明显是浓度更高的酒精,再加上杨瑞毫无喝下那么多酒应有的样子,也由不得他不信。

“这……这是什么功夫?”好一会儿,柳传雄才问道。

“咦?你不会?那你怎么能喝那么多酒,不是酒量真的好到这个地步吧。”杨瑞的惊奇可不比他少,从刚才一来,柳传雄就没停过,到现在起码也灌进去了两斤酒了。这可是标记度数为58°的白酒,只要没掺假,那可绝不是一般人能喝得了的。

“我从小就和师傅一起喝酒,十岁的时候就能喝两斤白酒了,现在这点儿根本不算什么。”

杨瑞不由吐吐舌头,相比起他的投机取巧,柳传雄才真的能称得上酒神了。

“不过杨瑞,你这个功夫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说给我听听么?”柳传雄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你要是觉得不方便说也没关系,武林规矩本就是不能随便问别人武功的,我只不过看你这功夫似乎只是用来解酒,顺口问问罢了。”

杨瑞连连摆手:“没的事,这又不是什么值得保存的秘密。其实是这样的……”杨瑞开始向柳传雄讲解自己运用内力化酒的流程。

“嗯,听起来似乎很容易,我试试看。”谁知道柳传雄闭眼憋了半天,汗倒是逼出不少,酒精却是半点儿也无。

“奇怪……”杨瑞自己又试了一次,完全正常,可是柳传雄却还是没办法。

柳传雄皱眉想了想,突然伸出手握住杨瑞的一只手,道:“来,杨小弟,我们比一下内力看看。”

“啊?好。不过我们怎么比?”杨瑞只图他别老是苦着脸,这才故意提起武功这方便的话题,果然柳传雄立即打开话匣,再顾不上烦恼。此刻柳传雄有这种要求,他自然不会拒绝。

“我数123,然后我们一起慢慢增加内力,直到一方被推回去为止。”柳传雄道。

“好。”

“那准备开始,1,2,3,发动!”

杨瑞顿时感觉到一股暗力从柳传雄的手上传来,然而出乎杨瑞的意料,这股力道并不如想象得大,结果杨瑞开始运起的内力要大得多了,居然一下就冲垮了柳传雄的防线,一路顺畅地顺着柳传雄的胳膊冲了上去。

杨瑞心里一惊,连忙收回,然而仓促之间,哪能允许他这样收回内力。顿时便只觉得胸口如被一个大锤重重地敲了一下,喉咙一甜,“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喷到了桌子上。

“啊!杨瑞,你怎么样?”秦书圆大吃一惊,站起身就要过来看杨瑞的情况,却被一旁的方若凝拦住。

“不要动他。”几乎实在杨瑞喷出这口血的瞬间,方若凝已经一手贴上他的后背。

自然,在方若凝的辅助下,杨瑞轻松地抚平了混乱的内力,连受伤的经脉也一一恢复如初。

“呼……”经过内视后觉得一切正常了,杨瑞吐出一口气,睁开眼来,立即看到三双眼睛等着自己。他笑笑比出个V字手势。“我好了,不用担心。”

“那就好,吓我一跳,你们在搞什么?”见杨瑞脸色如常,秦书圆这才放下心来,一眼瞅到桌子上的鲜血,不由还是责备道。

“是我的错,不该贸然和杨小弟比拼内力,差点儿害了杨小弟。”柳传雄沉声道。

杨瑞摆摆手道:“没事,这也是我自己太好胜,没想到柳大哥开始只用了这么少功力,我一时收不住……”

“那也竟是我接近一半的功力。”柳传雄打断杨瑞的话。“从刚才的化酒我就知道,杨小弟的内力比我高出不止一筹,所以我才上来使出近一半功力。我对内力早已收放自如,倒也不担心会伤到你。不过却玩玩没想到杨小弟你内力实在高出我太多,结果最后却害了你。”顿了一下,柳传雄盯着杨瑞,认真地道:“杨小弟,实话告诉我,你刚才用了几成功力?”

“几成?”看着柳传雄认真的表情,杨瑞决定还是说实话。“大概……三成吧……”

“三成……三成……三成功力就能轻松击溃我近半内力,唉……”柳传雄突然一声长叹,举起一杯酒仰着脖子倒了进去。

杨瑞只能尴尬地笑笑,一旁的秦书圆也投来责备的目光,显然是怪他伤了柳传雄的自尊心。

喝下这杯酒后,柳传雄沉默了一会儿,又是叹一口气,这才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去年与你表妹一战,就已经让我一败涂地,输得心服口服。而那时候我看杨小弟你甚至还不会武功,想不到现在已经厉害到如此地步,真是让人惊叹。”柳传雄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目光在方若凝和杨瑞两人身上转了几个圈,又是举酒一杯灌了下去。

杨瑞忍不住苦笑,本来讨论武功是为了给他解愁,想不到现在倒让他更加失落了。

“那个……柳大哥,你过奖了,我哪有那么厉害。那次和云天生对了一掌就差点儿吐血丢了小命,真要是有……”

“什么?云天生?你说你和云天生对了一掌?”柳传雄突然全身一震,闪电般伸出双手紧紧抓住杨瑞的胳膊,等到眼睛急道。

杨瑞只觉得两道铁箍紧紧抓住自己的胳膊,骨头都是一阵阵刺痛,只得小心运气内力,这才觉得好受些。

“嗯,那次不小心惹到了他还有一个叫蔡屈的老家伙,要不是若凝护着,我说不定就挂了。”

“云天生……云天生……”柳传雄却像全然没有听到杨瑞别的话,对“蔡屈”两个字毫无反应,只是喃喃不停地重复着云天生三个字。

“柳大哥?你怎么了?”杨瑞稍微提高了声音。

“啊……”柳传雄这才放开杨瑞的胳膊,退开一点儿,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杨小弟你不是武林中人,不知道云天生是什么人,说出这话就不足为怪。其实云天生实际上是近代武林中少有的奇才,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公认的第一高手,我还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云家掌门人,威望至今丝毫不坠。你能和他对一掌而只是吐血了事,传出去绝对是轰动整个武林的大事。”

杨瑞嘿嘿一笑,心想我还没告诉你当时云天生什么情况呢,而且这件事虽然说知道的人不多,但起码云蔡两家的人多少都有些了解。如果柳传雄还知道方若凝一掌把云天生击飞,那会是什么反应?

柳传雄又倒进一杯酒后,猛地站起身来,想三人做了个揖,道:“今日天色已晚,我还有些事情,我们就此告辞吧。”

秦书圆和杨瑞同时讶道:“你要走?”

柳传雄点点头道:“这两天来打扰秦小姐了,不过以后为了寻找女儿,恐怕还会更多打扰,还望秦小姐多多包涵。”

秦书圆毕竟是圆润人物,见柳传雄脸上的神色便知道他去意已决,便不在阻拦,点点头道:“没问题。如果有你女儿的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嗯,我的联络方式你都有的,还得麻烦你了。”柳传雄又转向杨瑞道:“杨小弟,你虽然内力深厚,可是对敌经验明显不足,不到必要的时候,还是不要和别人为好,更不要再去招惹云家,他们的势力非常强大,甚至强大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这是我切身体会,还望谨记。”

杨瑞虽然心里不认为云家该有多强,但仍然点点头。

“嗯,我知道。”

“那就好。”柳传雄抬头看看天色,抱拳道:“那我们就后会有期了。”说罢转身,几步便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