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6章 寻找爱女(下)
章节列表
第26章 寻找爱女(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又聊了一阵,方若凝却仍然没有回来,这下杨瑞终究也担心起来,终于,在秦书圆的催促下,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方若凝的电话。

“喂?”

幸好小夜山不是什么绵延大山,手机信号还算灵通。听到方若凝如常的声音,杨瑞放下心来。

“若凝,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我这里……你躺好别动……我回来的路上突然发现一个受伤的人,他似乎是不小心从山上掉下来的,我在帮他检查伤势。”

方若凝刚说完这句话,手机里就传来一个男人吃痛的声音,听起来真是受伤的样子。

杨瑞真有些哭笑不得,似乎每次来到小夜山,都会发生一些事情,上次救了秦书圆,这次不知道又会救到谁呢。

向秦书圆和柳传雄说明了一下方若凝的情况后,柳传雄站起来道:“我们一起过去吧,现在天这么黑,这深山老林的危险很多。而且对跌伤我有祖传的办法,比医院好得多。”

“嗯,赶紧去吧。”秦书圆催促道。

这两个人倒是比杨瑞还要紧张,当然,他们不如杨瑞这么了解方若凝就是了。

匆匆灭掉火堆后,杨瑞一边保持着和方若凝的手机联络一边带着两人向那个方向赶去。然而杨瑞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方若凝会为了救人而使出有可能暴露她身份的手段。可是柳传雄和秦书圆紧紧跟着,他又找不到机会叮嘱,心中更是焦急。

凭借着手机屏幕散发出的些微光芒,在繁星的映射下,三天一脚深一脚浅地越过一个山坡,终于在一棵老树边见到了方若凝。而在她身边,一个年轻男子正瘫坐在地上,后背靠着树干,嘴中传出断断续续的哼哼声。

“若凝,他怎么样?”杨瑞指指那人道。

“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掉下来的时候腿部撞到了石头上,现在右脚脱臼,大腿处有轻微骨裂。”对于伤情的了解,认真说起来,可能正规的大医院也未必能比方若凝判断得更为准确了。

“让我来看看。”柳传雄也不客气,蹲下身就在男子的腿上摸了起来。这几下摸索,自然又引起男子一阵哼哼。

见秦书圆也凑过去观察男子的情况,杨瑞趁机拉过方若凝低声问道:“若凝,你好像还没给他疗伤?”

“嗯。”方若凝点点头。“我刚才检查过了,他的伤势虽然不严重,可是如果想要治疗的话……”瞅了一眼柳传雄和秦书圆,声音又略微放低。“恐怕我必须用非正常的手段,你交代过的,任何情况下都不许暴露出我的真实身份,而如果想要治疗他,就非常有可能暴露。”

杨瑞忍不住笑道:“若凝,你变聪明了。”

方若凝微微一笑,刚想说什么,却听秦书圆一声惊呼:“咦,你不是薛品言吗?”

几人同时一愣,此时那男子似乎也像刚反应过来,叫道:“你……你是XF电视台的主持人秦小姐?”

“啊,是我,昨天晚上的宴会上我们还坐在一张桌子上的,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我正好今天晚上没安排,听说XF市附近这个小夜山景色不错,就来走走。谁知道……啊——”那人脸上的苦笑还没落下,突然就是一声惨叫。

众人愕然间,却见柳传雄拍拍手站起身来。

“好了,骨头已经接回去了,不过他这个样子,最好三天内不要下床走路。”原来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已经把薛品言脱臼的骨头给接了回去。

“咦?真的好了。”薛品言试着扭扭脚,发现完全没有疼痛,不由大喜。

“呵呵,这可是我祖传的手艺,岂能有假。”

秦书圆起身左右看了看,对柳传雄道:“柳大哥,在这个地方待着也不是办法,还麻烦你帮忙背下他,只要到上山的地方就好了,我的车停在那里,然后我们送他去医院。”

“好。”柳传雄显然不是个废话的人,俯身一搂一送,薛品言已经稳稳的停在他的背后,而且看样子丝毫没有费力的感觉。

“那好,赶紧走吧。”

走在路上,秦书圆开始向几个人互相介绍起来。这个薛品言,是最近出道的歌星,因为长相俊朗,嗓子又较为中性,非常适合最近的流行路线,加上唱片公司的力捧,给做了几首歌后,现在已经较为走红了。本来XF电视台有意邀请他来参加本地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但对方名气很大,并没有多少把握,谁知道却是一请就来,大出众人意外。

“呵,我外婆是XF人,说起来,这里也算是我的半个故乡,只是以前没机会来,这次好不容易抓到机会,自然要来见见了。”对此,薛品言做出了这个解释。

“以你这个知名度的歌星,应该会受到很多邀请吧,就算你个人想来这里,你的公司怎么会同意的?”秦书圆此刻自然没有放过发挥她记者的专长。

“嗯,本来没接到XF电视台的邀请前,我基本上已经定下来去HN电视台的晚会,不过后来知道XF电视台也想邀请我,我就坚决拒绝了其它的邀请。公司也对我很理解,大概……我刚才给的原因也可以帮助我塑造形象吧。”薛品言倒是直言不讳。

“有可能……不过算了,这是你们公司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是娱乐记者,不能去抢他们的饭碗。”秦书圆笑笑放弃了追问。

下山的过程一帆风顺,几人顺顺利利地找到秦书圆的车,而把薛品言送到医院的时候,他的经纪人也早已赶去,同时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一堆记者,当看到杨瑞等5人这么奇怪的组合从秦书圆的车里钻出来时,不由都是一愣。而同时薛品言还是一副连路都走不动的样子,就更是奇怪了。众位最擅长联想的娱乐记者们心里顿时有了五花八门的猜测,而明天的各大报纸上,各种稀奇古怪,耸人听闻的标题自然也不会少了。

见到这个阵势,秦书圆几人深知不能久留,就在医院门口把薛品言交给来接他的人,转身钻进车就重新离开。

“呼,真不明白小姨,要是出名了,成天这样岂不累死。”好不容易冲出了围堵的人群,杨瑞心有余悸地回头看看医院门口的人群,忍不住喃喃道。

“你小姨?哦,就是在北影上学的那个是吧。”秦书圆笑笑道。“这就是成名的代价了,所以我今天晚上宁愿一个人跑到小夜山去闲逛也不愿意留在家里。”

杨瑞理解地点点头,回头正好瞥见方若凝,发现她的目光仍然停留在身后医院的那对人身上,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由奇道:“若凝,怎么了?”

“刚才那个人……有点奇怪。”方若凝皱皱眉头道。

“你是说薛品言?怎么奇怪了?”

方若凝歪头想了想,指指自己的脑袋道:“这里,有些奇怪。”说罢还冲杨瑞眨眨眼睛。

杨瑞立即明白过来有些不方便说的原因,只好不再追问。

“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刚才的几个红薯根本不够吃饱的,而且柳大哥似乎也没吃晚饭。”秦书圆一边说着一边把车拐进驶往XF市最著名的小吃街的道路上。“你们两个今天居然都不来我家里坐坐,实在可恶,我还没好你们算帐呢,等会儿好好罚你们几杯。”

现在自己可是坐在别人的车上,还能说什么呢。杨瑞只得苦笑着摸摸鼻子,任凭车子在市区中迅速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