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6章 寻找爱女(上)
章节列表
第26章 寻找爱女(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杨瑞心里一惊,第一反应是以为被巡山员发现,要糟!随即醒觉,如果是巡山员,那肯定不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这才放下心转头过来。

背后被篝火映射隐约可见的小树林中现出两条人影来,当先一人身材纤细,夜色下看去,居然有些熟悉。

“怎么,不过半年不见,就把我忘了?”

“书圆姐,怎么是你?”清脆爽朗的笑声,加上走近后更加清晰的面容,让杨瑞很快认了出来,来人,赫然便是暑假的时候在小夜山上救起来的秦书圆,而跟在她后面的……“咦?你……你是柳传雄,你怎么……”

“很奇怪吧,呵呵,等下再告诉你,我饿了,先在你这里讨点儿东西吃啊。”秦书圆也不客气,在杨瑞旁边拍了拍,一P股坐下来,随手抢过杨瑞手上刚掰好的红薯,一口咬了下去。“嗯,味道不错,看来你小时候一定很调皮。”

柳传雄却很沉默,和杨瑞打了个招呼后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并不多话。杨瑞见两人坐好,愣了好一会儿才呐呐道:“这个……这个和小时候很调皮有什么关系?虽然我小时候确实很调皮……”

秦书圆扬扬已经被吃得只剩下皮的红薯,笑道:“不是小时候调皮,怎么烤红薯的手艺会这么好?而且选的红薯也这么地道。”说罢看看左右,皱起眉头道:“若凝没和你在一起吗?”

杨瑞指指前方黑漆漆的山谷道:“她去找点儿野味,应该快回来了。”

“你没搞错吧?”秦书圆吃了一惊,声音猛地提高:“你让她一个女孩子现在跑出那么远?太危险了,她带手机没?赶紧叫她回来。”一边说着一边就掏出手机,开始寻找号码起来。

杨瑞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拉过忙乱的秦书圆,示意她坐下:“书圆姐,你好像忘了,若凝会武功的,去年泥石流的时候她救人起来你不还是在场的嘛。”

“嗯?”秦书圆愣了愣,这才定下神。“啊,我倒真是忘了,不过若凝看起来那么小巧的一个女孩子,没办法让人觉得她很强。”

杨瑞微微一笑,秦书圆说得倒也不错,或许是因为主要功用是作为家政女仆,方若凝的外表被设计得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力量感,会担心她也是很正常的。

“好了,不用担心她了,还是来说说你和柳大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杨瑞扫了一眼一直沉默的柳传雄,从刚才他就留意道,柳传雄的面上似乎总带着一丝忧虑,完全没有新年应有的喜庆样子。

秦书圆耸耸肩道:“我嘛……因为不耐烦在家应酬,就一个人跑出来了,没想到还会在这里碰到你们,至于他……你问他好了。”

见杨瑞的目光转过来,柳传雄皱了皱眉头,这才道:“也好,多一个人帮忙说不定就多一份希望。这件事,要从我失散多年的女儿说起了……”

“女儿?”杨瑞忍不住又是一愣,今晚的意外还真是多。

“嗯,在没有给刘建生做事之前,其实我也有一个很普通的家庭,有一个温柔善良的妻子,还有可爱的女儿……”说到这里,柳传雄的脸上终于泛起了幸福的神色,然而这个表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就猛地一抽搐,刚才还充满温情的脸上此刻就已经布满阴霭。“可是……算了不多说,总之我后来妻子去世,女儿失散,工作也丢掉,走投无路下才经人介绍跑来给刘建生做打手,本来想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算了,可是杨小弟你……”

“嘿嘿……”杨瑞只能笑笑,刘建生的事情,他可是毫无愧疚。“柳大哥,你的这个经历和武侠小说里经常会有的桥段真想像啊——啊,我没有亵渎大嫂的意思,不过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听你的口气,应该是被别人害的,怎么没有想过去报警?还有,现在的通讯手段这么发达,你要是想找失散的女儿也很容易啊,怎么会一直找不到?”

杨瑞这一连串的反问让柳传雄愣了愣,他盯着杨瑞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笑道:“杨小弟,你和秦小姐还真是像,我向秦小姐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反问我的。”

杨瑞忍不住回头看看秦书圆,她此刻正在向第二块红薯发动攻击,看起来真的很饿。听到柳传雄提起她,这才点点头道:“没错,他今天找到我的时候我也是这么问他的。你猜他怎么说?”

杨瑞自然只能摇头。

“你刚才猜得没错。”柳传雄突然接过话头。“我确实是被仇家所害,至于为什么没报警,是因为仇家势力太大,报警没有效果,而且我们武林中人,要报仇自然要靠自己亲手来。”

杨瑞实在无语,想不到现代社会里,居然还存在像他这么古板的人。

“不过……”柳传雄突然话锋一转。“这些都是以前的想法了,从刘建生手下离开后,我在外地转了一圈,突然觉得这样下去,我也未免太过窝囊,虽然报仇不太可能,但我起码要找到女儿,她可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然后就来找书圆姐这个大名人帮忙?”杨瑞忍不住问道。

“呵呵,没错,秦小姐这么有名,认识的人又多,她要是肯帮忙的话,一定比我自己瞎猫逮死耗子强多了。”

“其实也没什么了,我只是去我的个人网站上发了消息,另外在几大BBS上发了帖子而已。”秦书圆摆摆手道。“先等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再说,不行的话我再想别的方法。”

杨瑞却来了兴趣:“那你是怎么说的?总不能说一名叫做柳传雄的男子要寻找他失散多年的女儿吧?”

“呵呵,不是的,其实我当时是把女儿托付给了一个老朋友,只不过后来失去了他的联络方式,而且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什么消息,这样快十多年了,想找到他不容易。但是只要找到他,就能找到我女儿。”柳传雄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铁牌。“这个是我那个朋友特有的标志,我请秦小姐帮我公布出去,只要我那朋友见到,就肯定会了解了。”

虽然今天大年初一,没有半丝月光,但是借助篝火的明亮,杨瑞还是看到铁牌上大大的三个字——藏剑派。

“柳大哥,这东西能给我看看吗?”

“好。”

接过铁牌一看,杨瑞确信了自己没有烟花,这个铁牌,无论样式还是质地,都和柳宁身上掉下来的那个铁牌很接近,而更直观的证据,则是上面都有“藏剑派”三个大字。

“不是这么巧吧。”杨瑞抓着铁牌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虽然心底已经确定了这个和柳宁那块一样,可是因为当时那块铁牌在手里没多久就又被柳宁“偷”了回去,他并没有仔细看过,所以还无法有百分百的把握。万一是自己搞错了,岂不是让柳传雄空欢喜一场。

“怎么?有什么不对么?”见杨瑞翻着铁牌一副思索的模样,柳传雄忍不住问道。

“哦,没什么,我专业病犯了而已。这块铁牌的质地我从来不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矿石才能提炼出来。”杨瑞连忙掩饰一句,把铁牌递了回去。

“哦,这是我那朋友门派的标志,传下来起码也有上千年吧,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见杨瑞没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柳传雄有些失望地收回了铁牌。

“嗯。对了,柳大哥,上次分手后你不是说要去找工作嘛,我还介绍你去我妈他们公司,可是后来没听到有你去的消息。”杨瑞考虑了一下,转移了话题。“如果你现在有希望的话,到北京去吧,我可以帮你安排下。”虽然这话似乎没太考虑柳传雄的自尊心,可是杨瑞为了能够让柳传雄去北京,好创造他和柳宁的见面机会,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柳传雄却只是微微摇头,勉强笑笑道:“多谢杨小弟的好意,我现在还过得去,就不用了。等哪天实在混不下去,少不得还有打扰的一天。”

“哈哈,随时欢迎。”杨瑞也不好表现得太过明显,只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