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5章 大年初一(下)
章节列表
第25章 大年初一(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总算送走了几人,杨瑞忍不住吐出一口气,回头看看方若凝,她却开始整理几人带来的东西。

“行了若凝,先放那里吧,又不会坏,我们得快出门了,不然时间不够。”

“好。”

等两人总算出门时,已经是上午10点多,街道上的人比起早晨的时候已经少了很多。通常这个时候,第一时间应该去拜年的地方都已经走完,大家在一家歇下,一边娱乐一边准备午饭了。

所幸杨瑞需要去的地方并不多,杨向东是独生子,而杨瑞的爷爷奶奶过世得又早,在这个城市里,杨瑞压根就没有亲戚。他要去的,就是一些和父母来往密切的叔叔家,还有自己从小到大的老师家,当然,在这些人家里,时间不可能待得很长,也就是坐下来喝口茶,吃点儿东西,聊两句而已。

然而即使是这样,十多家走下来,却也是2个多小时过去了,杨瑞拒绝最后一家人邀请留下吃午饭时,冬日已经升上头顶,让仍在街头的杨瑞只感觉暖洋洋的。

“呼,要是能一直这样晒着太阳什么都不干该多舒服啊。”2个多小时里逛了十几家,虽然每家都坐了坐,但大多数时间却都是在赶路中度过,杨瑞着实累得够呛,在街边一个椅子上坐下后,杨瑞忍不住伸个懒腰大发感慨。

“紫外线浓度超出标准7%,如果一直这样晒的话,恐怕会引起……”方若凝却一本正经地道。

“停停……若凝你……”杨瑞连忙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大煞风景是吗?”谁知方若凝冲杨瑞眨眨眼睛,一脸调皮的笑容。

杨瑞禁不住一呆。冬日的阳光并不刺眼,照射在方若凝本就白皙的皮肤上,更显得她的肌肤多么娇嫩,而其中透出的几分红晕更让她充满一种健康的活力,配上现在调皮的笑容,实在是太过可爱。这一点,连和她相处日久的杨瑞也禁不住为之呼吸停止了几秒。

“怎么?看呆了?”方若凝伸出手在杨瑞面前晃晃。

“呃……”杨瑞回过神来,曲起手指在方若凝头上敲了一下,笑骂道:“敢开我的玩笑,哼哼。”说罢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若凝,你可是越来越像人了。”

“是吗?那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吗?为什么还要叹气?”方若凝不解地道。

“因为现在我也不确定那到底时好时坏了……”杨瑞仰躺在椅子上,抬起头眯眼盯着太阳,好一会儿,突然一拳击出,喝道:“去他妈的时好时坏,管那么多干吗,若凝,只要你自己觉得好就行。若凝,我问你,变得像人让你感觉到快乐了吗?或者说,你能够有快乐的感觉吗?”

方若凝歪头想了想,道:“我仍然不能确定什么样的感觉叫做快乐,可是我知道,你仍然是希望我变得更像人,而且我也知道你这个希望是为了我好。那么,为了你的希望,我努力去做了,并且做得不错,那就很好。”方若凝也学着杨瑞仰躺在椅子上,抬头望向太阳,她却并不用眯上双眼,瞪大的眼睛里,两团光亮不断地跳动。“而且,我现在真的似乎是有感觉,我不知道改怎么形容,如果用机器的语言来形容,那么就是我的系统正处于最优化的时期,所有运行都畅通无阻,并且甚至还能有超过最高速的运算出现,这种感觉,或许正如同人类的高兴了吧。”

“哈哈,那就好,我们祈祷在新的一年里能够一直让你的系统都在最优化的时期吧。”杨瑞兴奋的大叫惹来远处几人的目光,他忍不住吐吐舌头。幸好几人也听不明白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是什么意思,看了两人几眼后就各忙各的去了。

“在祈祷之前,我倒是希望你能够先去吃饭。超出最高速的运算告诉我,你现在的身体正处于饥饿状态,如果不再补充营养,将会发生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等现象,严重的话甚至会晕厥。”方若凝微微笑道。

杨瑞吓了一跳,低头看看方若凝,却发现她脸上带着一如刚才的笑容,立即醒悟过来,佯怒道:“好啊,若凝,又来吓我。不过算了,我确实饿了,走吧,打道回府。”

“好。”

拜年的活动却不仅仅如此而已,上午只不过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先去距离近的家里,而到了下午,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就也得准备去了。吃过午饭的街头,人又陆陆续续多了起来,仍在运营的公交车前,更是人满为患。而其中,也夹杂着杨瑞和方若凝两人。

两人下午的目的地就是候天成家,作为杨瑞最好的朋友,他家杨瑞每年都回去拜年,互相之间非常熟悉,这也是候天成甚至能够想到邀请杨瑞去吃年饭的原因。

不过候天成家是个大家族,如果不是因为多在一个村子里,恐怕几天都走不完,就在杨瑞给他电话告诉他下午要过去的时候,他还在一家家地走动。当然,在得知杨瑞马上要到,他立即取消了预定行程。

等杨瑞和方若凝来到候天成家时,他们家里却是空空荡荡的,只有候天成一人而已。

“今天晚上在我四叔家吃饭,我老爸老妈都在那里。”候天成向杨瑞解释道。

“哦,你四叔啊……那我不太好过去给叔叔阿姨拜年了吧。”杨瑞皱皱眉,候天成的四叔因为以前一件事情,对类似杨瑞这样的“有钱人家”异常讨厌,所以杨瑞每次来候天成家一般都要打听好他四叔在不在。

“没关系,我爸妈知道你过来了就行了。”候天成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对了,杨瑞,你今年怎么这么早?你都走完了?”

“我拜年历来就少,你又不是不知道。”杨瑞瞥他一眼。“你以为都像你一样一直到大年初七都要到处拜年吗?”

“倒也是……”候天成敲敲额头想了想。“下午准备做什么?来我这里恐怕只有打麻将了,要不要我再叫个人,加上你和若凝正好一桌。”

“嗤,你想带坏若凝么?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你四叔那里肯定有一桌等着你吧?”候天成尴尬的笑容证实了杨瑞的猜测。“好了你去吧,我一会儿带着若凝去附近转悠一圈也回去了。”

“那怎么行,至少也得留下来吃完晚饭吧。”

“得了,我们还用客套这个?快滚吧。”

在杨瑞的催促下,候天成面上遗憾实则心喜的“滚”去了四叔家,杨瑞却并没有带着方若凝到附近转悠,而是来到小夜山,却是杨瑞突发奇想,要在大年初一来此特别的烧烤晚餐。

躲躲藏藏之下,两人竟然还是来到了暑假和同学们郊游的地方,地面上曾经遗留的痕迹早已经被时间抹平,就连泥石流冲垮的地表此刻也恢复如新。只不过现在时值寒冬,地面却没有了那时的葱葱绿茵,更没有了那时喧闹的人群。

杨瑞呆站在山坡之上,回想着当时的情形,忍不住有些唏嘘。大学半年后,当时的同学过年回到XF的竟已不多,就算是回来了的,也早已经对大学同学更加的密切,之间的联系并不多,杨瑞今天去拜年的时候偶尔碰上一两个,也不过是寒暄两句而已。

“咕咕……”

如果不是肚子的叫声,杨瑞还不知道自己会傻站到什么时候去,醒觉过来,太阳早已经在远山落下,天空中早已经被漫天的繁星取代。

两人找了个阴暗被风的角落,这样不虞被巡山的人发现。在两人熟练的动作下,一团篝火很快亮起,待火势稳定后,方若凝离开去捕捉野味,留下杨瑞看着火堆保证它不会熄灭,当然也要保证它不会蔓延。

待方若凝远去,周围便只剩下干柴燃烧时的噼里啪啦之声,偶尔有夜风吹过,也只有轻微的呼呼声,在火堆的灼烧下,却并不显冷。

杨瑞等待了一会儿,拿个木棒把早已经丢进去的红薯扒拉出来,面皮此时已经考得焦黑发亮,杨瑞运气内力布在手上,这才敢伸手拿起来,用力一掰,一股浓香顿时扑鼻而来,里面已是全然熟透。

杨瑞早就饥肠难耐,吹了口气,拿起来就往嘴里塞。

就在此时,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杨瑞,你这样也不怕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