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3章 何谓年饭(下)
章节列表
第23章 何谓年饭(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夜的火车让杨瑞带着满身的疲惫回到家中。这里和他离开的时候相比没有任何变化。虽然可以证明总算没有梁上君子前来光顾,但也证明了自从杨瑞去学校这半年来,杨向东和余华根本就没有回家过。

“去,反正现在有若凝陪我,不需要你们了。”杨瑞赌气地嘟囔一声,扑倒在床上,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待杨瑞从床上醒来,夜色早已经从窗外透入笼罩了整个卧室,杨瑞陡然心慌起来,爬起来几乎是用冲的跑到门边拉开。

客厅内的亮光让杨瑞忍不住眯起了眼,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入目的是一幕半年前异常熟悉的情形。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客厅中间,方若凝正把一碟碟香气四溢的小菜端上饭桌,在日光灯照射下的方若凝围上一条浅黄色围裙,动作熟练而又闲逸,脸上那淡淡的笑容更是衬托得她异常美丽。

“你起来了,肚子饿了吧,快来坐下吃吧。”看到杨瑞走出来,方若凝示意他坐下。

坐下好一会儿,并且吃掉一碗饭后,杨瑞才从浑浑噩噩中反应过来,指着桌子上几样各式小菜道:“若凝,家里应该没东西了吧,这些哪里来的?”

“我下午去市场买的啊。”

“哦……”杨瑞又低头吃了几口,突然一怔,道:“你自己去买的?”

“嗯。”

杨瑞顿时愣住,半年前暑假的时候,虽然方若凝会做饭,却因为不善于和人沟通,所以像买菜这种活还是由杨瑞自己去做,就算带她出去几次,杨瑞也是全程在旁边,想不到半年后她就可以自己出去做这些事情了,可见进步是多么的大。

杨瑞忍不住多看了方若凝几眼,和半年前记忆中的方若凝做了个比较。

相比于以前,她现在的笑容要自然得多,配合她轻松自如的神态,任何人看到恐怕都只会赞一声,而绝不会对她有一丝怀疑。

“或许我也应该不要老想着她是机器人了……”杨瑞忍不住心想。

回到家后,杨瑞的生活又恢复了暑假期间的轨道,每天睡觉吃饭玩游戏。所不同的是,因为有方若凝在,他的生活还算规律,而且一旦开始习练武功,就很难停得下来。每天早晨他依然会进行锻炼,身体状况自然好得不得了。

而且,现在玩游戏的时候甚至还有方若凝陪着,对于她玩网游,杨瑞不仅不予以阻止,还咬牙掏钱又买了一台电脑专门给她,这样两人可以在一起玩了。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杨瑞让方若凝和他来玩同一个游戏,结果就是杨瑞发现方若凝玩游戏的能力比他要强上不知道多少。绝对精确的操作、绝对准确的计算加上绝对完美的大局观,让方若凝很快就成为声名卓著的高手,反倒是杨瑞在她的衬托下变得黯然失色。

当然杨瑞对此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和方若凝一起游戏的时候,他更多的实在为方若凝解释者游戏里各种事情发生时人们的心态,好让她能够通过游戏更多地了解人类。一段时间下来,杨瑞甚至都有自己也可以去当心理医生的自信了。

日子就在这样一天一天的重复中慢慢度过,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春节也在一天天迫近。终于在一天清晨,正在晨跑的杨瑞被接连不断的鞭炮声惊醒。

“对了,今天二十七了,能吃年饭的日子呢。”杨瑞停下脚步,看着面前一户人家院内的鞭炮噼里啪啦地一路炸完,然后一群人哄闹着走进屋子关上门,随机一阵觥筹交错的声响传了出来,不由有些失神。“这个情形,我有多少年没有见到呢?”当回忆追溯到自己6岁的时候,杨瑞终于忍不住,一路跑了回去。

“若凝,我们明天吃年饭吧。”

“年饭?”正在准备早饭的方若凝听到这话,不由一愣。“那是什么?”

“是什么?”杨瑞也是一愣,打小以来,年饭的意义还真的没人和他解释过,身为中国人又有谁会不知道呢?“那个……年饭……就是一年要过去了,在新的一年来临之前,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吃一顿,慰劳一下一年内的辛苦,还有……总之很重要了。怎么样?我们也准备一下吧。”

方若凝微微点头,道:“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准备呢?”

“准备……”这一下倒真把杨瑞给问倒了,且不说他吃过的年饭屈指可数,就算真的吃过,该准备什么东西一直也是由大人们来决定,哪里轮得到他来操心。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首先,要准备鞭炮,其次,要准备比往常更多的菜,再其次……啊,我们买了对联没有?”

方若凝微微摇头。

“糟了,过年不贴对联怎么行,走,我们赶紧出去,说什么要在今天把东西准备好,搞不好明天就没地方卖东西了。”杨瑞喊一声,拉住方若凝急匆匆地冲了出去。

“杨瑞,若凝。”没想到才一出门,竟然碰上了候天成。“你们这么急着去哪里?”

“咦?猴子,你怎么跑来了,你们家不是从昨天就该开始吃年饭了吗?”杨瑞也有些奇怪,候天成家住在乡下农村里,相比起城市,农村中更注重习俗,城市上一般也就是一家3口在一起吃一顿罢了,而农村中往往会有一大家族都要在一起聚聚,并且是挨家挨户地吃下来,所以通常要用上好几天。而候天成家的人着实不少,往年都是从腊月二十五就要开始,让杨瑞经常会很羡慕。也因为如此,过年前杨瑞一般都看不到候天成,而且他家距离市内也很远,今天居然这个时候跑过来就很奇怪了。

“呃……没什么事,只是快过年了,我来看看你在家做什么。”候天成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杨瑞耸耸肩道:“还能干什么?成天吃了睡,睡了玩,玩了再吃,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候天成皱皱眉道:“那你过年怎么办?”

“嗯?”杨瑞更是奇怪了,认真地打量候天成一番,道:“猴子你今天怎么了?我以前过年不都是一个人过的嘛,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个……杨瑞……你要不要……来我家吃年饭?”候天成迟疑着,终究还是说明了来意。

“什么?你没搞错吧。”杨瑞大吃一惊。“哪有吃年饭到别人家去的道理。”杨瑞的吃惊自然有其道理。按照本地的习俗,吃年饭是一家自己的事情,通常吃饭的时候都要关起门,即便这个时候有客人来访也得先避开,等对方吃完饭才能进,更不要说到别人家里去吃饭这么出格的事情了。

“呵呵,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不再是一大家在一起吃了,今天就是我们家几个人在,你应该都很熟悉,所以没什么关系,一起来吧。其实以前我就想邀请你来我们家了,只不过以前人太多不方便而已。”

看着候天成真诚的笑脸,杨瑞心底微微一动,好半晌,才缓慢而又坚定地摇头:“对不起,猴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也很感激,可是……到别人家去吃年饭,终究还是不行的。”

候天成叹了一口气,微微摇头:“唉,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会这么说,可还是忍不住要来试试。”又看看旁边一直好奇地看着两人的方若凝,笑道:“不过也好,今年你毕竟不是一个人过年了。”

“那是,过年的时候看到若凝总比看到你这张猴子脸要好得多吧?”提到方若凝,杨瑞的表情轻松起来。

“嘿,我也怕看着你的脸吃饭没胃口呢,这下正好。”候天成耸耸肩,摆手告别。“既然这样,那我告辞了,家里还等着开饭呢。”

“嗯,拜拜。”

看着候天成登上的班车渐渐远去,杨瑞缓缓吐出一口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形成一团白雾,又被风吹回到他的脸上,湿湿润润的却有几丝温暖。杨瑞突然心中一动,看了一眼方若凝,发现她的鼻前也是规律性地冒出两条白烟,不由暗赞了一声未来的科学家水平之高。

“若凝,走吧,我们继续采购。”

“嗯。”

刚走出没两步,突然觉得鼻尖一凉,伸手一摸,确是一团洁白的雪花。仰起头看,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白茫茫的一片。

“哈,瑞雪兆丰年啊,若凝,明年看来会不错哦。”

“瑞雪兆丰年?什么意思?”

“嗯,来,我们边走边说,所谓瑞雪兆丰年,最早是因为大学有助于第二年的粮食收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