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2章 考场风波(下)
章节列表
第22章 考场风波(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满堂哗然,无论是正在专心填写答案还是专心抄袭的人全部回过头向后看去,杨瑞和钱满溢反而因为发了一下愣而吃了一下才回头,就看到廖中兴站在后面的座位上,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手指正指着杨瑞和钱满溢的方向。

监考老师几乎在第一时间转过身来,只看了一眼廖中兴,立即反应过来,两步窜到杨瑞和钱满溢旁边,现在两人桌面上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样,但他毕竟经验丰富,马上低头探向桌内,自然看到了钱满溢还没来得及藏起的纸团。

把纸团拿出来打开一看,一切再无悬念,两个监考老师拿着杨瑞和钱满溢的卷子对照了一下,很快便确定了杨瑞协助钱满溢作弊的事实。

“你们两个,可以出去了。”监考老师冷冷地指着教室门,向两人道。

杨瑞和钱满溢无奈地对视一眼,只得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向外走去,临出门前看了一眼廖中兴,发现他兀自以极端挑衅的眼神看着两人,杨瑞不由冷哼一声,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小羊,是我不好,连累了你。”才一走出教室,钱满溢就连忙道歉。

杨瑞叹了一口气,摆摆手道:“不关你的事,既然我答应了帮你,就有这方面的准备。只不过没想到廖中兴那个家伙居然会这么小气,用这种方法来报复我。真要说起来,恐怕还是我连累了你。”

廖中兴因为方若凝而和杨瑞结仇,这件事情学校里大多数都是心知肚明,钱满溢自然也不例外,他愣了愣,摇摇头道:“说来说去,还是要怪廖中兴。”

两人发呆半晌,杨瑞突然用力在墙壁上拍了一下,恨恨地道:“既然他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钱满溢愕然道:“小羊,你准备怎么办?”

杨瑞嘴角咧出一个冷冷的笑容:“你看着就好了。”

下午的考试,因为上午两人被抓住作弊,座位便被调整开很远,本来钱满溢已经准备决定放弃,接受几科不及格的成绩,可是杨瑞仍然信誓旦旦地告诉他等着自己传给他的答案,也就只好将信将疑地等待着。

考试的前半段依旧平静无波,只不过因为上午的事件,监考老师对两人多为“照顾”了一些,让杨瑞很难找到机会射出纸团,但百密终究还有一疏,杨瑞还是逮住一次机会弹出纸团。

“老师,他们作弊。”

在后排一直盯着的廖中兴立即站起来大声举报。监考老师回头看了看杨瑞和钱满溢之间足足隔了4、5米的距离,很是怀疑两人之间作弊的可能性。不过终究是有人举报,便还是到钱满溢桌子前看了看。

“我看到他把一个纸团扔进钱满溢的书桌里。”见监考老师还在钱满溢的桌子上查看,廖中兴忍不住提醒道。按照学校的考试规则,被抓住作弊一次,则会取消本次考试成绩,被抓住作弊两次,则要取消全部考试成绩,并记大过一次,那可是非常严重的惩罚了,也难怪廖中兴这么急迫难耐。

“哦?”监考老师低头在书桌里看了一会儿,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哪里有什么纸团。

“什么都没有嘛,这位同学,不要乱举报,那样会影响考试秩序。”监考老师瞪了廖中兴一眼。

“怎么会没有?我明明看到……”廖中兴本想坚持,但看到监考老师面色不豫,只得住口。一眼扫到一旁的杨瑞,却见杨瑞一脸神秘的笑容,顿时心知里面有蹊跷,可自己却又没办法找出证据,只得愤愤地重新坐了下来。

原来杨瑞这次虽然确实是弹出了纸团,但在弹出之前,他就用手搓过纸团,弹出之后还留了一股内力在里面,等到纸团飞进钱满溢的课桌里后,两股力道相撞,本已经被搓得十分脆弱的纸团立即化成了点点纸屑,在不太明亮的书桌里面,根本就看不清楚。

见廖中兴坐了下来,杨瑞微微一笑,转身又开始折起一个纸团。

5分钟过后,又一个纸团从杨瑞手中飞出,射进钱满溢的书桌内。

廖中兴虽然略有犹豫,但仍然忍不住喊了出来。然而这一次杨瑞的手法和上次一样,监考老师仍然什么都发现不了。

“这位同学,不要乱举报好不好?要是再有下次,我就以打扰考场秩序为由把你赶出去。”被耍了两次后,监考老师也有些火气,对廖中兴也就不那么客气起来。

“是。”廖中兴只得点点头,坐了下来。

杨瑞不紧不慢地又折了一个纸团,回头看一眼廖中兴,见他正瞪着自己,便冲他笑笑,还把纸团在手里抛了抛,再用力一弹,又飞进了钱满溢地书桌里。

廖中兴刚想张口,却又立即忍住,监考老师的警告刚刚过去,要是杨瑞再来一次假的,恐怕廖中兴真会被赶出去,他可不敢冒这个险。

看到廖中兴脸上的表情,杨瑞不由嘿嘿一笑,这次干脆连续折了好几个纸团,就在廖中兴的注视下,一一射进钱满溢的书桌。由于两次举报都没有抓住什么,监考老师虽然对杨瑞和钱满溢要比别人多注意些,但却没有以前那么严密,所以杨瑞获得的机会远比开始要多,这几个纸团自然毫无难度地飞进了钱满溢的书桌里。

廖中兴眼睁睁地看着杨瑞一个又一个纸团射进钱满溢的书桌,却苦于不知道杨瑞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根本不敢开口,看了一会儿,只得低下头干脆不看,不然他很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气死。

可惜他不看并不代表就没他的事,杨瑞可没这么简单就放过他。刚才那几次纸团中,真的答案早已经夹杂在里面,看到钱满溢打了个成功的手势,杨瑞放下心来。这下至少基本任务完成了,该是收拾廖中兴的时候。

依照着抄给钱满溢的答案,杨瑞略微做了一些修改,并故意改了一下字迹,待这一切做妥后,距离考试结束只剩15分钟。杨瑞回头看了看廖中兴,发现他低头盯着卷子,笔却丝毫不动。再看一眼监考老师,也都没有注意到这边来。杨瑞略一沉气,用力一弹,纸团便以比给钱满溢的纸团更高速地飞了过去。

“哎呀——”

廖中兴只觉得左臂一股大力袭来,强烈的刺痛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这一下顿时吸引了满堂的目光,监考老师看到又是他,不由怒道:“这位同学,你又怎么了?我刚才就警告过你……等等,地上是什么东西?”

监考老师说了两句后,突然发现廖中兴的课桌旁有个白花花的东西,职业的警惕让他三步并作两步急速走了过来,弯腰捡起一看,赫然发现竟是一份答案,再扫了一眼廖中兴的卷子,上面还是一片空白。这一下再无迟疑,喝道:“这位同学,请你立即出去。”

廖中兴顿时愕然:“我没作弊。”

“出去。”监考老师面无表情地道。

廖中兴本欲争辩,可此时杨瑞正好交卷起身,看着杨瑞离开教室,他抓起东西就跟了出去。

“小子,给我站住。”

在教学楼的下面,廖中兴终于追上了杨瑞。

“哦?”杨瑞施施然转过来来,好笑地看着显然已经有些气急败坏的廖中兴。“您可千万别说出什么‘小子,告诉你,今儿这事咱们没完’这种很没水准的话啊。”

廖中兴一句话正好被杨瑞堵住,不由呛了一下,猛地咳嗽两声,指着杨瑞好半天才丢下一句:“咱们走着瞧。”然后气冲冲地向校外走去。

“真是,还是没有任何新意嘛。”杨瑞耸耸肩向食堂进发,早交卷就是有这个好处,可以不用排队打饭,他今天可还有给不少人代打的任务。

至于廖中兴的威胁……让它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