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20章 初见端倪(上)
章节列表
第20章 初见端倪(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若凝,那个女孩是谁?你认识吗?”柳宁蹲在一颗树的分叉处,向一旁的方若凝问道。

方若凝缓缓摇头:“不,从来没见过。”

“原来这个家伙当真瞒着你们在外面交往啊。”看着杨瑞和那个女孩相拥的样子,柳宁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忍不住一拳击在树干上。

“砰——”一声闷响在幽静的小巷中四散开来,杨瑞一惊,推开沈心向柳宁和方若凝在的地方望去。不过柳宁一听到声响就知道要坏,拉过方若凝躲在了树干后面,从杨瑞的角度看去,是发现不了什么。

瞄了几眼没看到什么异常,杨瑞也就没放到心里,回头冲沈心笑道:“好了,很晚了,我真的该回去了。”

沈心一脸幽怨,低声道:“有时间可要常来啊。”

“好。”杨瑞勉强点点头,一挥手立即向巷外走去,路过柳宁和方若凝所在的树下时,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不过仍然没有任何发现。

方若凝本来还想在杨瑞过来的时候出去和他打招呼,可是等到杨瑞走到树下的时候,一股奇怪的感觉突然涌了上来,竟然让她出现了命令冲突,身体无法动弹。

“若凝,我们去看看那个女……若凝,你怎么了?”看着沈心从小巷的另一头走了出去,柳宁本来想招呼方若凝一起追去看看,可是刚一回头,就看到方若凝抱着脑袋,身体颤抖,非常痛苦的样子。

“警告,核心占有率超过警戒范围。”

“重新划分命令运行行。”

“恢复正常。”

好一会儿,方若凝才恢复过来,迎上柳宁关切和疑惑的目光,她笑着指指自己的脑袋:“刚才这里有些问题。”

方若凝的意思是指自己的中枢控制系统出现问题,而柳宁……

“头疼了?该不会是发烧了吧。”柳宁把手贴在方若凝的额头,触手就是一阵灼热。“呀,真的发烧了,这么烫,都怪我,晚上这么冷还拉你出来。快,我们快回去。”说罢也不等方若凝有什么反应,一转身,非常利落地把方若凝背了起来,跳下树,快速奔出了小巷。

其实方若凝的额头之所以发烫,完全是因为刚才核心运算过度,内部的热度传到外表,就造成了发烧的假象。可是想起杨瑞的叮嘱,方若凝却并不能解释,只得任由柳宁背着自己上了出租车。

※ ※ ※

“什么?若凝病了?发烧?”杨瑞刚刚进校门就接到了柳宁打过来的电话,听说方若凝发烧,他自然不信。机器人也会发烧?开玩笑吧。不过既然柳宁说得那么严重,他自然也得去看看,于是掉头向柳宁说的地方走去。

※ ※ ※

“体温35点2度,很正常嘛,发什么烧。”王医师不满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个小姑娘。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骄气,不过发了一下热就要跑到医院来,还一副很严重的样子,想当初自己小时候发那么高烧,也不过是在床上躺了两天就好了。

“您没看错……”柳宁话说了半截,赶紧停住。

果然,王医师愤怒地瞪了柳宁一眼,身为XH医院的著名医师,自己今天心血来潮在这里值班,居然还会被人怀疑连看个温度计都会看错,实在是莫大的耻辱。要不是看在两个小姑娘确实漂亮,他早就拍桌子骂人了。

柳宁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兀自不相信地摸了一下方若凝的额头。果然,已经恢复正常了。

“奇怪……”柳宁不死心地又摸了一下,还是很正常。

方若凝笑笑道:“我刚才就说了没事的,刚刚只是一时脑热罢了,没关系的。”

“不行,任何小问题都不能忽视,要不你今天晚上就留在医院观察一下吧,这样万一有事情也没问题。”

“我什么病都没有啊,为什么要住院?”方若凝不好告诉柳宁真相,还真是有些无奈。

“我……酸了,反正一会儿杨瑞就要来了,让他来决定好了。”

杨瑞匆匆走进医院门诊部的时候,就看到方若凝和柳宁两人从里面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伸手在方若凝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发现没有异常,杨瑞不由奇怪地看看柳宁,却又不好质疑,只问道:“怎么样?”

柳宁耸耸肩:“刚刚检查体温,很正常。”

“不正常才奇怪了。”杨瑞嘟囔一句,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方若凝,却见她微微摇头。“看来是不方便給柳宁知道的原因了。”

“杨瑞,刚才若凝的额头确实烫得很,我建议让她留在医院观察一晚上,免得出事。”柳宁又道。

“好,我现在就去办手续。”杨瑞点点头。“柳宁,还得谢谢你送若凝到医院来。”

“谢什么,我和若凝可是室友。”柳宁摆摆手,满不在乎的道。

“嗯,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杨瑞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道:“已经这么晚了,你们宿舍要关门了吧,要不你先回去,我留下来就行了。”见柳宁似乎有拒绝的意思,连忙又道:“明天若凝可能不去上课了,还得麻烦你帮她请假。”

“这……好吧。”柳宁这才勉强同意。“那我就先走了。”突然又笑笑道:“杨瑞,若凝就交给你了,她可是你表妹,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哦。”说罢挥挥手离开医院。

“厚此薄彼?什么话。”杨瑞皱皱眉想不明白,回头向方若凝道:“若凝,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若凝把原因大致说明了一下,杨瑞这才明白原来是柳宁误会了,不过这也难怪,任谁在当时这种情况下,恐怕都会产生这种误会。

“我们回去吧。”方若凝提议道。

杨瑞摇摇头:“那可不行,我刚才可是答应了柳宁,今天就算不用住院,也不能回去了。”

“那我们去哪里?”

“走吧,去宾馆开房间好了。”杨瑞话刚说话,突然联想到一男一女跑去宾馆开房间所代表的意义,不由嘿嘿一笑,转头看看方若凝,却发现她似乎有些莫名其妙。

“若凝还是太纯洁了啊。”

可惜的是,像方若凝这样纯洁的人实在不多,至少宾馆的服务员就绝对不属于这一类。尤其是当他告诉杨瑞现在只剩下一间标准间的时候,那眼神里的笑意,让杨瑞恨不得立即拿起一块板砖砸过去。

“一间就一间吧,开了。”在沈心那种妖精的诱惑下都能逃离的杨瑞,自然相信自己拥有足够的自制面对方若凝,不管怎么说,两人可是在XF的家中一起生活了那么久。

宾馆里的布置总是大同小异,杨瑞早就对这个没有什么新奇,一关上门就朝床上一趟。晚上跟着沈心转了几条街,在她家里也并没有坐多久就跑了出来,然后又急匆匆地跑往医院,最后再来宾馆,这样转了转去,早就累坏了。

见杨瑞趴在床上不动,方若凝俯身帮他脱下鞋子,准备帮他脱衣服的时候,被醒觉过来的杨瑞连忙制止了。

“好了,我自己来,若凝,你过去吧。”杨瑞指指另一张床,坐起来脱掉自己的袜子。

因为走路太多,杨瑞出了一脚的汗,袜子脱下来便是刺鼻的臭气。他摒住呼吸把袜子远远扔开,方若凝却起身捡了起来,然后进到卫生间去,不一会儿就把袜子洗干净拿了出来。

“若凝,我明天还要穿的。”见到袜子湿淋淋的样子,杨瑞禁不住一声惨叫。

方若凝笑笑把袜子平摊在手心上,双手合拢,微微的红光冒出,不一会儿就见腾腾的蒸气从她双手处散发开来,只过了几分钟,蒸气消失,袜子已经变得全干。

杨瑞目瞪口呆地看着方若凝做完这一切,直到她把袜子摆好,这才伸出大拇指表示赞赏。

“若凝,这一手可真厉害,以前怎么从来没见你用过?”以前在家的时候,方若凝每回洗完衣服仍然是按照老方法挂出去晒干,并没有像今天这样直接熨干。

“这种方法很容易损坏袜子中的纤维,会损耗袜子的使用寿命,不能常用。”

“哦。”杨瑞点点头,看着摆放平整的一双袜子,不由有些感慨。自己因为是天生汗脚,袜子从来都是特别臭,连自己都是很久才洗一次,而方若凝则毫不犹豫地那去洗干净,如果换做别的女孩子,不捏着鼻子骂杨瑞一顿恐怕都是好的。

看着方若凝恬静的面容,杨瑞只觉一股温馨之意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和刚才在沈心那里简直有天壤之别。

“若凝,我们有多久没有像这样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了?我指晚上。”

“如果从最后一次一起度过12点的话,距离现在为118天零3分钟。”

杨瑞一愣,想了想,笑道:“是啊,自从从家里离开,我们两个晚上就很少单独在一起了,想不到这个圣诞节到了最后却是和你一起度过,也算是种补偿吧。若凝,别坐得那么端正了,来,像我一样靠着,很舒服的。”

见方若凝模仿着他的样子靠在床头,却因为身高和杨瑞有差距总摆不好位置,杨瑞不由哈哈大笑:“若凝,不用非要和我一样,你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好了。”

“对于我来说,没有舒服的概念。我的身体无论是任何形态,我都不会有特别的感觉。”

“没有舒服的概念?”杨瑞愣住,心里不由为方若凝感到一丝悲哀。肉体的享受,也算是做人的一种乐趣,可是身为机器人的方若凝,却注定不会有着方面的乐趣,还真是可惜。

“算了,你就靠好就行了。“杨瑞摆摆手阻止了方若凝的努力。见她换好姿势在床头靠好,又道:“其实我们之所以会这么久没有单独在一起,我也有错。来大学的时候,我就想两个人尽量不要一直在一起,一来我不愿意养成依赖你的习惯,二来,我也想让你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和其他人接触,而学生宿舍,就是一个最好的接触人的地方。对于大学生来说,同一宿舍的关系比起同班要紧密得多,当然也更难处理更复杂,毕竟住在一起,什么事情都会发生。若凝,你在大学里也已经快半年了,学习的事情不说,你觉得自己对于人的了解多了一些吗?”

“嗯。”方若凝点点头。“我确实了解得比以前多多了,不过对于我来说,人类仍然是太过复杂的动物,同样的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反应,有时候同一个人甚至会对同一件事都有不同的反应,我有时候能够明白,很多时候却还是不明白。和其他人比起来,我更喜欢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呢?”

“因为……”方若凝竟然出现了一下迟疑。“在你面前不用隐瞒什么。”

“仅仅是因为这样?”杨瑞看着方若凝,也是少有的认真。“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原因?”

方若凝沉默了一会儿,才摇摇头:“我不知道。”

杨瑞微微一笑,对于这个答案,他很满意。最起码,方若凝没有直接说“是”或者“不是”,这已经代表着她已经开始自己思考了。这个,算不算是她拥有自我意识的表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