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机械女仆

宅男杨瑞意外拣了个漂亮女孩回家,不想她竟然是来未来的智能女仆机器人,还认定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17章 屡被调戏(下)
章节列表
第17章 屡被调戏(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这种地方的女孩自然毫无顾忌,可杨瑞却立即红了脸,支支吾吾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没关系了,男人的身体我看多了。”女孩顿了顿,道:“你也不用害羞了,只管脱衣服洗就是了。”也许感觉到杨瑞比较好说话,女孩的语气渐渐不是那么恭敬客气的样子了。

“你不害羞我害羞。”杨瑞没好气地道。让一个女孩看着自己洗澡?虽说对方是做那行的,可杨瑞怎么都不可能习惯。

“看来你还真是处男啊,少见。”女孩笑了笑,别过头面向木门。“这样好了吧?”

杨瑞实在无语。可是他既然已经答应女孩不让她出去,自然不能反悔。而如果自己不洗,这一身汗怎么也瞒不了人,照样是做了无用功。

想了想,杨瑞猛一咬牙,转过身面向墙壁,伸手拉下拉链。

衣服一件件减少,杨瑞却是越来越尴尬,终于到了最后一件,杨瑞看着光滑的墙壁,自嘲地想:“自己估计是在这里洗澡的人里最痛苦的一个吧。”一狠心,光了。

迈出了第一步后,后面的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偷看了几次女孩,发现她看着门一直没回过头,杨瑞的尴尬渐渐少了些。先痛痛快快地冲了一把,这才围上浴巾,开始蒸了起来。

“好了,你回过头来吧。”在座位上做好,确认自己被包裹严实后,杨瑞才招呼女孩。

“嗯。”女孩回头打量了一下杨瑞,笑道:“你挺帅的嘛,刚才一身酒气还没怎么注意,现在洗完澡才看出来。”

杨瑞嘿嘿一笑,全当这是对方的职业习惯。就如同买衣服的时候售货员必定要称赞你身材好一样。

“不仅帅,而且……”女孩的眼神突然向下挪了挪,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

杨瑞顺着女孩的眼光向下,入眼就是一个小帐篷。

“啊——”一声惨叫,杨瑞连忙双手捂住,尴尬的笑笑:“生理反应,嗯,生理反应。”和一个女孩子一起洗澡——虽然女孩没裸体,而且也没看他——的经历,对杨瑞来说还是太刺激了点儿。

“你也不用遮遮掩掩了,我还有什么没见过。”女孩叹了一口气,此刻她脸上的神情,哪里像是一个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倒像是有过无数经历的老年人一样。

杨瑞看了看女孩,欲言又止。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来干这一行的是吧?”女孩瞥了他一眼。“你这人连表情都不会说谎。”又叹口气,道:“其实谁又愿意来做这种事情呢,想当初我也是……”

热气腾腾的桑拿室里,围着浴巾仅能遮住下身的杨瑞,就这样听着同样只穿着单薄衣衫的女孩讲述起她的故事。

女孩叫沈心,名字很不错,可惜意义却和名字的意境完全相反。出生在某山区的她,因为是女孩子,按照山里的说法,总是要出嫁的,以后就不用管,所以也算“省心”。她的经历,和大多数杨瑞在各种小说杂志上面见过的没有太大区别。初中念完就因为家里没钱辍学了,她跟着一个号称能够在大城市帮她们找到“让家里过上好日子”的工作的人来到了BJ,一来就被卖到了这里,被迫开始了现在的生活。

“没想过逃走?”杨瑞压根就没提报警什么的事情,这个地方能够存在这么久,并且这种事情近乎明目张胆,自然有它存在的依据,报警?哼哼。

沈心瞥了杨瑞一眼:“和我一起的几个姐妹,现在就剩下了我一个。”

剩下的话,她不说杨瑞也猜得出来。

“什么东西做久了也就习惯了,再说在这里我确实能挣到钱,我小弟上高中的学费还是我出的呢。”说到这里,沈心还有几分自豪。“要是离开这里,凭我的文化水平,估计会饿死。”

杨瑞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也没办法说什么,不同环境成长起来的人,各种观念自然不同,既然沈心觉得这样不错,他也没理由去说什么。

聊了一会儿,杨瑞已经被蒸得全身是汗,站起身指指淋浴的方向。沈心笑笑,别过脸去。杨瑞这才重新冲洗了一遍。

等杨瑞冲洗完毕,沈心也起身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杨瑞骇然道:“你做什么?”

“我也一身汗,自然要洗洗。”沈心好笑地看看杨瑞。“如果就这样出去,他们异样会怀疑。”

说罢也不理杨瑞,三两下就脱去了全身的衣服。里面竟是连内衣都没有的,杨瑞一怔下就看到了一个白净的身体出现在眼前。两点嫣红和一块黑地赫然入目。

杨瑞旋风般转过身去,便听到身后沈心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

“妖精!”看着下面小帐篷再次支了起来,杨瑞恨恨地骂道。

待两人全部搞定出门,一个小姐迎上来向杨瑞道:“杨先生,余先生已经先去休息了,他吩咐过等您出来直接带您去休息,请随我这边走。”

随着小姐转了几转,杨瑞都快摸不清到底还在不在天上人间的时候,总算到了一个房间。进得房门,里面摆设倒是净值,各种家具一应俱全,不过正中一张圆形大床……杨瑞忍不住又红了红脸。

沈心老实不客气地爬了上去,冲杨瑞招招手道:“来吧,还等什么。”

杨瑞纳闷道:“来什么?”

沈心伸个懒腰,斜靠在床头,两条洁白修长的大腿横在床上,在灯光的照射下,诱惑力顿时大增。

“当然是让你告别处男生涯了。”

杨瑞飞快地扫了一眼沈心胸口露出来的一片雪白肌肤,吞了屯吐沫,艰难地道:“别……别开玩笑了,我没那意思。”心里却在想,假如若凝也像这样来诱惑自己,能坚持得住吗?旋即用力摇摇头。

沈心呵呵一笑,道:“行了,别装了,你们男人还不是都一样。”

被沈心这样一说,杨瑞不禁有些发怒,道:“什么都一样,我不想就是不想。”

“不想?”沈心斜着眼睛瞪了杨瑞一眼。“如果真的不想,你干嘛不早早告辞呢?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地方。”目光再次向下。“你看,你的小弟比你老实多了。”

杨瑞慌忙遮住,道:“想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我承认我也想,可是我不愿意做,这样没意思,真的。”

“伪君子。”沈心不屑地撇撇嘴。

“伪君子就伪君子。”杨瑞呼出一口气,看样子沈心放过自己了。

刚吐出这口气,房间猛然暗了下来。杨瑞猛地被人一拽,顿时滚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下面围着的浴巾已经离身而去,一具柔滑的身体缠了上来。

杨瑞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样接触到一个女子的身体,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顿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忍不住在对方身上乱摸了起来。

“真滑……恐怕直有若凝的皮肤比她还好了。”做着这个比较,脑袋里方若凝三个字掠过,一阵清凉猛地从脑门出散开,杨瑞猛地清醒过来。用力一咬舌头,手上使劲,把怀里的身体推开几分。

“呼……行了,别动。”杨瑞制止了还想要凑过来的沈心,拉过被子把她捂住,自己则在地上摸起浴巾围好。“呼……差点儿。我说你就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啊,处男也是有尊严的,哪能那么容易破掉。”

黑暗的房间里,只余下沈心的一双眼睛亮闪闪的满是笑意。

“你的反应不是挺激烈的嘛。”

“废话,我是正常的男人。喂,离我远点儿。”杨瑞再次制止住沈心。

“你没有被子了。虽说有空调,可也会冷的。”

“不用你管。阿嚏——”话音未落,一个喷嚏已经冒了出来。

“来嘛,我答应你不乱动就是了。”沈心扬了扬被子示意。

“呃……你先围上浴巾。”

“切。”沈心嗤了一声,还是捡起浴巾围好。杨瑞这才扯过被子盖住,不过还是距离沈心远远的。

“好了,就这样睡吧。”

“真的不想?”

“真的!”

“想了就说,别不好意思。”

“不想!别废话,睡觉。”

沈心嘻嘻一笑,翻过身去,不再说话。

杨瑞这才松了一口气。虽说有“解酒大法”,可究竟毕竟还是有残留,加上时间也很晚,一股疲惫涌了上来,不一会儿,便也睡了过去。

※ ※ ※

距离不远的另一个房间里,两个人看着眼前黑下来的电视屏幕,似乎陷入了沉思。

好一会儿,其中一人道:“大哥,看来他真不是那么好弄呢。”

“没关系,他今天坚持得住,不代表以后也能坚持。只要他还是男的,就总有沦陷的一天。”

“嘿嘿,那是,沈心的功夫……啧啧。”

“好了,赶紧去干你那边的活吧,下一批货马上就要到了,这快过年的时候查得紧,可别出了什么纰漏。”

“嗯,我这就去,你放心好了。”

待那人离开,这位“大哥”转头看向黑漆漆的屏幕,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小瑞啊小瑞,这可怪不了我,谁让老爷子那么狠心呢。不过你要是真有姑妈成天说得那么优秀,能够挡得住的话,那我还真是无话可说呢。”

“啪”,屋内的灯光熄灭,屏幕的黑暗顿时融入了更大的黑暗中,人影消失不见。